Monday, 4 August 2008

奥运场外猫捉老鼠“赛外赛”


针对奥运盛会,举办国无不整暇以待,冀望风风光光地赢得面子和里子。今年中共更是利用北京奥运,对内高唱爱国,凝聚民众同仇敌忾地对待“政权假想敌”,好藉机大肆整肃异己,巩固其独裁的统治地位。然而正因为奥运能吸引全球的目光,许多受到打压的人士盼能藉此盛事,将冤屈摊在镁光灯下昭告世界。McClatchy报社华盛顿记者站发表一篇文章〈中共和抗议者在奥运间玩猫鼠捉迷藏〉(China, protesters may play cat-and-mouse during Olympics),报导了在运动竞赛上场前,一场赛外赛早已展开对决。

中共从最初高唱高规格奥运,其间经数度更弦易辙,最后降格到“平安奥运”,在彰显了不平安事件在国内外各地风起云涌,令当权者如坐针毡。在中共当政下,中国民众有着无数石沉大海的冤屈和愤怒之情。为了奥运场地的兴建,众多城市居民被当局强制搬迁,未获得妥善的安置或合理的补偿。外地劳工遭到贪婪商人拒付薪资,却无当政者愿助其讨回公道。面对腐败官员的欺凌,权益受损的市井小民在官官相护下无法伸张正义。近日明显的一例便是,四川地震中倒塌的豆腐渣工程学校令许多无辜稚子丧命,然而痛失爱子的父母遭到当权者要求封口,不得对外媒宣泄冤情。藉由煽动群众运动而掠夺政权的中共,对不受监管的群体有着高度的戒心和怕心,因此即使是单纯的信仰团体也受到无情的打压。不愿屈服于中共所扶植爱国教会的地下教会便是一例。基督教地下教会多年来为保有自己的信仰自由,一直遭到当局恐吓、逮捕和监禁。此外,法轮功也因当年一亿炼功人数,远胜于共产党党员人数,而被中共视为头号假想敌,多年来更是极尽所能地在国内进行连番诬衊上演,形成了全世界都可合法炼法轮功,唯独在中国却属不合法的奇特景象。要求自由信仰的西藏喇嘛同样受到打压并被冠以暴民,好让当局有个合理的镇压藉口。

不只是民间冤情,因股市陡降而套牢的投资者,他们所积压的愤怒同样透露不祥征兆。这些都令当权者深感如芒刺在背。

这篇报导尚且强调,计划在奥运会场进行的多数示威活动是和平请愿,只想将中共当政下暗藏的人权和自由问题,藉此难得机会展现给世人知晓。比如,澳洲的活动人士发给该国选手一袋袋写有“我支持人权”中英文字样的别针、纽扣、纹身贴纸和T恤运动衫。德国的运动员都获得T恤运动衫,上面绣有“公平竞赛”、“为人权而战”、“重视人道精神”和“让中国人自由”以及“自由西藏”。报导更进一步指出,中共这只黑手不只是在国内行恶,它同时输出海外。苏丹政府对达尔富人民的屠杀,缅甸政府对无辜和尚的虐杀、北韩以及津巴布韦等国发生的暴行与中共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联,因此引发国际正义人士对它的口诛笔伐。报导还表示,国际间有着数不尽的团体打算于奥运期间,将中共种种海内外恶行曝光于全球聚焦的镁光灯下。伦敦自由西藏运动(Free Tibet Campaign)发言人怀特凯丝(Matt Whitticase)说,他们计划于奥运进行一系列的活动,让中共隐藏的罪行无所遁形。

然而,在国外令人司空见惯的和平示威,却让中共动用了空前的财力、物力和人力过滤封杀。何以一个小小不言的活动就能挑动北京当局高度不安的神经? 报导分析说,中共视和平示威为对当局权威的挑战和对公安的威胁。它还引述分析家的评论说,中共藉反恐怖主义的说词压制国内的批评言论。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在最新报告中更指出,中共加强对国内异议人士的镇压,就为了对世人展现出在其主政下中国稳定和谐的形象。事实上,不少专家直陈,这些国内外示威尽管是理性的诉求,却让中共害怕诸多丑相败露,引爆一颗颗如定时炸弹般积压沸腾的民怨,因此而终日极度惶惶不安。换言之,与其说是为了办一场令国民风光的奥运,倒不如说其在挣扎誓死保卫自己的统治地位。

中共如何藉“平安奥运”口号实质进行政权保卫战?它祭出下列种种手法,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愿轻言松手:它对内和对外都采取严密措施,例如,将北京首都净空封锁,将境内“头痛份子”一一软禁于住所。为防范境外人士示威,中共收紧签证的核发,同时将许多外籍人士驱离出境。而其全面性多重安检不只是针对北京一处,还涵盖了其他合办的四个都市--上海、天津、沈阳和青岛,总计布署10万名的保安人员,并于饭店装置网络监控设备,以及在各地安装摄像机,通过闭路电视控管所有人的行径。

言论封锁方面,中共要求运动员噤口不谈政治主张。对外籍记者,则是一方面核发采访证,另一方面对实地采访进行阻挠和破坏,遭到搜捕、拘留、驱离、恫吓以及暴力相向的外籍记者时有所闻。中共于最近公布开放北京三处公园为合法示威场所,它们分别是远离奥运场地之西南丰台区的世界公园、西方海淀区的紫竹院、大使馆区的日坛公园。令人感到讽刺的是,所有示威者必须事先获得地方警察的核准,才可举起标语或告示,而且活动期间必须遵守严格的规定。

对于中共一再誓言的保证:各国媒体于奥运期间享有采访和报导自由,代表亚太57个广电组织的亚洲太平洋广播联盟(APBU)中负责体育项目的主管巴顿(John Barton)表示,假使突如其来出现示威,假如人民挥舞着旗帜标语抗议不公,媒体可是会跟进报导的。然而他发出质疑:媒体如果要忠实报导,丝毫不会受到北京当局的限制吗?“达尔富梦想”组织(Dream for Darfur)主管莎维特(Jill Savitt)做了这一番诠释:中共在奥运前对人民的种种镇压和欺凌正好说明了执政党的本质。她表示,抗议人士若于会场现身,或者只是穿着请愿字样运动衣的选手站在录像机面前,中共的应对策略如何?这些在镁光灯直接聚焦下的瞬间,是吸引着全球的目光和检验,这也正是世界要看它来不及粉饰的真实面貌。中共想要举办一场耀眼夺目的奥运,想要在此国际舞台展现其所营造的“天衣无缝”的进步改善之形象,莎维特说,他们是无法如愿以偿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