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1 August 2008

抗议圈形同虚设,申请者被拒或拘留


8月8日上午,英国星期日电讯报记者走访北京批准的三个抗议区之一的日坛公园,没有看到任何迹象显示有抗议正在进行,或有任何抗议平台或发言的设备,只看到一些奥运会志愿者在入口,检查记者的新闻特许证。图为日坛公园中悬挂的一幅宣传奥运的横幅。(JEWEL SAMAD/AFP/Getty Images)

屈于国际压力,北京在远离奥运主要场馆的公园设立三个“抗议圈”,但迄今为止,没有任何抗议申请得到批准,甚至有申请人被拘留。外电评论说,公民的任何申请都可能被冠以“危及公众安全”的违法名誉被拒绝,中共在奥运期间摆出开放更多自由的姿态,却没有任何实质的内容。据华尔街日报周六(8月9日)报导,北京奥运会,这个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国际事件,已成为人权活动家们、从宗教自由到西藏和达尔富尔所有活动的焦点。甚至在中国出席开幕式的美国总统布什,据美联社报导,也在敦促中国“让人民说他们想说的事情”。

北京屈于国际压力,在远离奥运主要场馆的公园设立了三个抗议区。计划示威的人必须申请许可,可是到目前为止似乎没有人,即便他们已提出要求,获得许可。周五上午,开幕式的那一天,36岁的单春再次到警察局登记。她说,她被军队解雇是不公平的,并且当她拒绝上级的示爱后,她的个人档案被改变。这次,警方告诉她,他们会通知她是否批准。但到周五下午,三个公园的官员都表示,尚不知道有任何人得到许可。在日坛公园,人们在打太极拳,玩排球和在一个池塘垂钓。两名妇女在走着佛来明哥舞步。一面旗帜上写着: “热烈欢迎奥运会 构建和谐社会”。

负责安全事务的官员没有回应华尔街日报记者采访的要求。在公园的警察很多。 迄今为止,中共摆出允许开放更多自由的姿态,但没有实质的内容,它一直极力封锁异议人士的活动,并大力实施镇压政策,而不是给予新的自由。 不像外国团体抗议各种涉嫌侵犯人权的行动,大部份中国人有的是个人的冤屈。他们到中央政府上访,这种做法可追溯到中国古代。但在这个上访体系中,他们经常被骚扰并失去信心。现在,在奥运会的聚光灯下,政府承诺市民可以抗议,访民们正在申请。单女士已与另一上访人陈大山一道申请,陈是她在申请处等候期间遇见的。

两年前,陈先生20岁的女儿在军队的一场音乐会中晕倒。当53岁的陈先生到达时,女儿已死在救护车后面。陈先生怀疑这是一场黑幕。他以前曾到北京催促审案。现在,他又回来了。他说:“只有现在对政府的压力才是最大的。在奥运会之后,将不再会受到关注”。 而对于单女士来说,她担心申请将再次被拒绝,但她说,继续尝试非常重要。她说:“我只有这样做,他们才能被重视,我不会放弃我的基本权利”。

据金融时报8月8日报导,一位访民已被警方拘留。在此之前,她申请在北京专门指定的奥运抗议区内示威。这位被拘留者名叫张伟,她的住宅为让路给北京前门地区发展市场,两年前被拆毁,显示中共政府在今天的奥运开幕前还在打击访民。张女士的家人昨天说,警察认为她涉嫌“扰乱社会秩序”,上周三拘留了她。她的家人得知,张将被转移到北京的一个拘留中心。张女士和一些前门居民向警方申请,希望在北京公园三个指定抗议区中的一个举行示威活动。但警方拒绝了这项申请。几天后她被拘留。张被拘留说明这些挑战国家地方政府的公民所冒的风险。这将会引起人权团体的批评,既北京设立抗议区是作为公共关系运动,而不是真正试图指定地方允许公民发出反对声音。

英国星期日电讯报(Sunday Telegraph)8月9日报导,对于更多坚定的政治示威者而言,大量警卫和媒体包围着的鸟巢是唯一能够让抗议信息传向世界的地方。但对于那些不想承担被逮捕和递解出境风险的人,还有另外一个完全合法的途径:中国当局在首都周围已预留三个“指定抗议区”。 自2000年悉尼奥运会以来,这种地区已是每届奥运会的一个特点,中国也是在回应奥运期间言论自由被限制的批评而设立这样的专区。然而,它们与伦敦海德公园角落允许自由演说大不相同。例如,这些地区被设置在难以到达的郊区,离主要奥林匹克体育场七英里之远。此外,这些允许示威的规则如同中国任何官僚主义那样的严格和复杂。人权活动家已指责这些毫无价值的“抗议圈” ,并预测在运动会期间可能不会有人愿意到那里去抗议。

中国公民申请许可证的第一关是北京公安局,他们负责处理一切,从日常警务工作到长期监测被认为是威胁国家的人。 计划示威的人必须在至少五天前申请,并填写申请表,说明抗议目的和时间,这期间做什么事,在横幅和海报上的口号标语,估计有多少示威者,以及是否使用扩音器或任何其他形式的扩增音响设备。外国人要经过同样的程序,并确保他们的申请是用中文书写。但是,这冗长的文书工作,还仅仅是第一道障碍。北京奥组委网站上声明,“集会游行是公民的权利,但必须强调的是,公民不得损害国家、社会和集体的利益”。这个抗议,换句话说,必须满足中国现有的公众示威法律,因此在这种框架下,示威几乎不可能举行。

在中国,威胁领土统一的抗议是非法的,这意味着人们不能集会主张西藏有更大的自治或独立。在北京,没有永久或长期居住权的人也被禁止从事抗议活动,这也排除了许多来自各省到北京最高法院上访的人们,他们指控土地被非法没收和当局的腐败事件。任何申请都可能以‘危及公众安全’的名义被拒绝。 公安管理部门拒绝了星期日电讯报记者就该部门的程序、已收到或核准的申请抗议许可证数目等进行采访。周五上午,在北京批准的三个抗议区之一的日坛公园,一些奥运会志愿者在入口处阻止星期日电讯报记者,并坚持审核新闻特许证。不过,那里没有迹象显示任何抗议正在进行,或有任何抗议平台或发言的设备。奥运会志愿者郭龙说:“如果人们要抗议,他们需要得到市公安局的许可,一旦得到同意,他们就会打电话来,我们会为他们安排一个地方”。但“迄今为止,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示威者,无论是官方或非官方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