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August 2008

奥运会比赛观众席为何空荡荡

本届奥运会上一直困扰国际奥委会和很多国际旅游者的一个问题是,观众买不到奥运会比赛的票,但很多场次比赛的观众席空荡荡,许多甚至不到一半。英国泰晤士报(Times)的一篇题为“中国奥运铁幕开始裂开”(China's iron Olympic grip starts to slip)的报导揭开了这个谜底:中国政府为了防止大规模人群聚集,紧收票源。

泰晤士报报导称,中国互联网网友宣称,中国政府出售给公众的票被暗中管制了。大量的奥运票被分给党政部门和国营公司,结果这些部门遵从组织规定,没将票发出去。透过大量网友的揭露,官方的解释更显软弱无力,而特为奥运营造的和谐和完美形象,在开幕式结束后就慢慢地瓦解,一个个谎言被网友戳破。在沈阳举行的一些足球赛,观众人数不到三分之一。甚至一贯被认为最受欢迎的体操决赛票,也没有卖完。但似乎没有人向极度困扰的国际奥委会或失望的奥运赞助商解释原因。中国的这项政策剥夺了外国奥运迷观看比赛的权利。甚至连运动员的家属都不得其门而入,例如:英国女子游泳金牌得主阿德灵顿(Rebecca Adlington)的父母就抱怨,他们不能买到票,看女儿比赛。

一些低层官员在仓促间用雇来的“自愿者”填充空下的观众席,但是负责公共秩序的安全官员对座位是否填满丝毫不关心也不作任何解释。安全问题从一开始就十分严格,使得不少媒体置疑:中国政府真的希望吸引观光客吗?

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曹长青,在大量阅读了在中国的网站后,指责张艺谋扮演了1936年在德国奥运期间为希特勒拍摄史诗记录片的雷芬斯塔尔(Leni Riefenstahl)相同的角色。虽然,张对人们的批判不屑一顾,但承认,中央领导人命他修改开幕式。他告诉《南方周末》说,“我没有机会拒绝他的意见。”分析人士认为他是指中国副主席习近平。

中国政府将数以千计的民工驱逐出北京。而正是那些人修建了国家体育馆,至少10个民工并为此丧失了生命。北京警方逮捕了数百名各省上访群众,至少58人被送进劳改营,进行“再教育”。当中国政府在兴奋地计算着得到多少块金牌时,持不同政见者提出质问,每块金牌后面到底花费中国人民多少金钱。中国尽管是出口大国,仍然是一个贫穷的农业国,还有7亿农民和1.5亿民工。虽然经济规模巨大,但是按人头计算,世界排名第109,与非洲的斯威士兰或摩洛哥类似。由于残酷的计划生育政策,中国面临着严重的老年社会危机。而老年人缺乏养老金,并必须支付医疗保健费。一半以上的人口没有干净的饮用水,16个城市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地方。香港《开放》杂志记者提出这样一个问题:那么,为什么中国还要为奥运比赛花费400亿美元?这比中国政府今年在教育上的总投资,或公共健康或四川地震救灾还要多。

中国领导人对自己能够接待各国政要和一万多名运动员引以为傲,但拒绝接受任何对其达尔富尔、缅甸和津巴布韦政策的批评,并将支持西藏的外国示威者驱逐出境。不过,他们仍然担心本国人民的不同声音,因为那可能出人意料。对到北京的运动员和体育爱好者来说似乎遥远,但是民族自豪感一直是中共向年轻人鼓吹的奥运讯息的中心内容。

虽然没有几个外国人去国家军事博物馆——斯大林宫参观,但仅上周,就有数以千计的学校儿童访问了那里。他们看到了使得中国贫穷和混乱的一个版本,那就是1840年代鸦片战争。展览提醒观众说,帝国主义列强象蜜蜂一样侵略中国,掠夺我们的财富和杀害我们的人民。但是展览没有提到毛泽东的“大跃进”时代夺去三千万中国人民生命的饥荒、杀害了100万以上中国人的十年文革,或在1989年导致天安门大屠杀的民主运动。

虽然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个完美开幕式上,但是有些人看来记起了在共产党还没有诞生的1919年的那场学生运动时出现在一张学生报纸上的头条内容,“民主——一个由人民选举产生的为了人民的人民政府——我们的理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