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0 August 2008

北京奥运是个错误吗?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北京奥运的标语,然而二零零一年奥委会决定由中共主办第廿九届奥运时,就已注定与这个标语逆向发展的命运。七年间发生了很多奥委会料想不到的事情,例如中共在今年春季镇压西藏、中共支持苏丹暴政、空气污染使多位运动员望之却步、中共限制京奥采访媒体上网、中共指责美国批评它的人权记录等等。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揭开北京奥运的序幕后,一连串华而不实的画面陆续透过媒体呈现在全球观众面前。中共倾尽全力规划充满欢愉氛围的开幕式,以掩盖其违反人权、空气污染、监视制度及中共政权残暴本质等黑暗的一面。然而,这一切无法遮掩来自全球各地媒体记者的敏锐观察,分析京奥的正当性及其带给全球的影响。

德国明镜八月十二日以“北京奥运是个错误吗?”(Was Beijing 2008 a Mistake?)为题探讨京奥的对与错,指出有许多西方国家相信二零零一年奥委会同意北京办理二零零八年奥运的决定是错误的。文章提出数项问题,带领读者思考,包括同意由中共主办奥运是错误的决定吗?是否可容许一个镇压少数民族、采行劳教制度以及压制表达自由的国家也享有主办奥运的荣耀?奥委会是否可确保其当初同意中共主办奥运的赌注——即中国会开放——的实现?很多西方国家的领导人由于存在这些疑虑而不出席京奥,包括德国、英国、比利时、希腊、意大利及西班牙。文章说,在京奥期间全球各地观众看到由北京传出来的画面,并不是在展现中国的开放,而是共产党惯有的陈腔滥调的宣传手法,运用现代科技表现华丽场面,内容不脱刻意包装的自我形象宣传,或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专制威权形象。其中尤以中央电视台播放八月八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欢迎各国贵宾的广角镜头画面,看到的是天安门广场上空空荡荡,不禁让人想到京奥是否为一九三六年柏林奥运的翻版。当年的奥运让国际奥委会成为纳粹独裁政权的帮凶,间接协助希特勒提升德国的民族主义,并且以假和平粉饰其残杀犹太人的卑劣企图。

由于主办京奥,中共核发签证给二万名以上的记者、来自西方民主国家成千上万的运动员、官员、游客以及一些不怕死想在北京拉起“西藏自由”横幅的抗议人士,一时之间,中共成为全球媒体的热门标题。文章的作者认为,原本媒体零零碎碎的报导,可以拚凑出来真实的一面,但读者看到的一部份却是老掉牙的内容,例如西方媒体经常播出中国凉亭的画面,即便现在已很难在中国高楼矗立的城市看到这种凉亭。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不会急着想要回应各国的期盼进行开放,而各国也会因此自绝于窥探真实的中国。文章特别提醒读者注意在多样的报导中的一个特殊现象──被严格管制的天安门广场。在自由的国家,如果适逢奥运这样的盛事,毫无疑问的,类似的广场必是群众聚集狂欢的场地,广场上会充满各式的摊位,满足群众欢聚畅饮及谈论赛事的需求。然而,这些日子,天安门广场却反常的安静。从这个现象我们可以思考中共的真实一面。

七年前在决定是否由中共主办奥运前,应先区分中国人民与中共政权的不同。中国充满动力的社会足以享有此项荣耀,但中共的领导阶层则绝不可等同对待,它们只是想利用奥运遂其目的──透过其国营媒体向全球输出共产意识形态,即使是中国选手获得大多数的奖牌,中共也会充分利用作为自我炫耀的工具。文章说,奥委会对于中共政权的包藏祸心,不是低估就是默许。对于这类批评,奥委会在八月初又重复为自己辩护,指出一九六四年东京奥运及一九八八年首尔奥运对日本及南韩所带来的改变,因此京奥也会改变中国社会。然而中共可以与日本及南韩相比吗?

京奥是廿一世纪第一个政治奥运,且从历史轨迹来看,其重要性胜于运动。一九八零年,阿富汗战争使得许多西方国家联合抵制莫斯科奥运、苏联因此抵制一九八四年洛杉矶奥运而中共并未应苏联要求参与抵制。文章说,原本德国的运动员在京奥前数个月已筹划可能的抗议形式,抗议中共镇压西藏及支持苏丹,但在奥委会公布禁止运动员参与的事项后,在京奥结束前很难看到运动员参与政治活动了。

《国际先驱论坛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报导,奥委会二零零一年在决定二零零八年奥运主办国时,深知其可能承担的风险,但他们相信奥运传统的内在力量,使全球聚焦中国,并进而带来中国的改变,就如同一九八八年的首尔奥运所创造的南韩迈向民主的变化。然而七年来,中共仍然严格限制集会自由及言论自由、镇压少数民族、控制中国的政治及经济、以及中国人民的人权。因此奥委会在京奥前就开始遭到内外夹击的批评,被指责过于依赖运气,而不是充分影响中共领导人遵守诺言。现任奥委会主席被批评态度捉摸不定,不愿面对中共是否履行承诺的问题,而奥委会内部也出现不同的声音。委员之一的迪克庞德(Dick Pound)即批评奥委会并无充分运用影响力设定评估中共是否履行承诺某些议题的标准,如京奥期间维护新闻自由的承诺。

研究奥运历史,着有《奥林匹克全书》的学者大卫·瓦勒秦斯基(David Wallechinsky)则认为,奥运从一开始就被各主办国的领导阶层利用,奥委会的代表们实则是支持国家主义的,不论其为共产主义国家或资本主义国家。

1 comment:

  1. 其实我觉得奥运本来就很政治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