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6 August 2008

八名京奥抗议者谈狱中经历

8月25日,八位奥运期间在北京表达争取西藏自由的“自由西藏学生组织”(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 成员在被关押几天后刚被释放回美。他们在由视觉艺术家协会 (The Visual Artists Guild) 于市政厅前举办的记者会上讲述了他们的经历。

作家 Michael Liss 形容他的遭遇是自己所预料不到的。在没有审讯的情况下,他被拘留监禁和遣返。他形容审讯过程非常折磨人。对比中国囚犯,他认为公安对他已很宽松。他形容监禁情况非常恶劣,10至12人一整天被监禁在20英尺至40英尺的小监狱,在很薄的垫上一个个挨着睡觉。他说一般睡觉不超过4个小时。公安也很在意他们如何看待公安对他们的处置。公安一再要求他们回去后要说公安对他们很好。最令他感动的经历是他碰到一个模样大约19至20岁的青年法轮功学员。虽然仅仅是短暂的接触,他感觉到这男孩的善良。他回忆说,本以为自己将被送往飞机场,怎知半夜却被关押在拘留所,但男孩的善心和安慰深深地打动了他。当这位青年法轮功学员被带走去劳改三年时,他禁不住流泪,他想不到如此善良的人竟会因为他的信仰和打坐被判劳教。约有53至55名欧洲和美国人前往北京声援西藏。他说,虽然法轮功学员遭受到同样的磨难,但是没有人前去声援他们。他表示之前曾知道法轮功被迫害,但与大陆法轮功学员接触的亲身经历,让他想要更多地了解法轮功。

30岁的音乐家 John Waterberg 叙述被监禁了4天,期间不准许睡觉长达36至40多个小时,还有不停的审讯。虽然很艰苦,但他觉得比起西藏同胞,他们所遭受的折磨相对而言,不算什么。他们最终还是获得自由了,可是许多西藏人士仍在受苦。这次经历将让他更加坚定为争取西藏自由继续努力。

38岁的 Jeremy Wells 说,公安到饭店将他的电脑笔记本和记忆卡没收了,并把其他的行李在飞机场归还给他。他很惊奇公安怎样知道那是他的行李。他形容审讯过程相当吓人。他还说自己与关押在同一牢房的各国囚犯成了朋友。

自北京奥运会举行期间,"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在北京组织了几次示威活动,但每次参与示威的人数不到5人,时间不过几分钟,参与示威的外国人后来相继被中国当局驱逐,并在五年之内禁止他们再次入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