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5 August 2008

记者无疆界严厉批评奥委会主席及法总统

北京奥运在8月24日星期天结束,记者无疆界秘书长罗贝尔·梅纳尔(Robert Menard)在22日周五其总部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措辞强硬地批评奥委会主席雅克·罗格,称他是“懦夫”,从来不敢跟中国政府谈人权问题,称法国总统萨科奇是“摇摆不定的人”,“在众人面前失去信誉”。 他认为中国的人权问题在此次奥运期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聚焦,但是镇压仍然继续,没有任何因言获罪人士被释放,反而有更多的人由于奥运的召开被监控和被抓捕,奥运后还会加重镇压,他对此表示担忧。同时他提请西方国家首脑及外交官对递交的要求释放的异议人士的名单要落实和跟踪。

梅纳尔在会上讲到“新闻自由、示威的权利只是一个圈套,从七年前授予北京奥运主办权的时候,记者无疆界就和多个组织一起提出,我们不能相信一个在人权问题上故意撒谎的政权,不幸的是,被我们言中!中共当局如此的做法并不让我们吃惊,因为这样的政权做出这样的事情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国际奥委会在这件事上从来都没有做出过谴责,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举例说:“比如在北京封锁某些网站的事上,国际奥委会在事发时表示为了国家安全考虑关闭一些网站是可以理解的。”针对雅克·罗格,他说:“怎么能再选这样的人做奥委会的主席,他在这七年中表现出无以伦比的怯懦,而且七年来一直在欺骗,他曾经说一旦有人权被侵犯的事件发生,他就会向中国政府干预,但是七年来他没有向中国政府提过一次人权问题。他从来没有向中国政府转交过任何的释放异议人士的名单。而在奥运章程中却讲道“尊重人的尊严”,说明雅克·罗格缺乏对奥运精神的尊重。”他希望奥运组委会没有人推选他连任奥委会主席,否则“真是莫大的耻辱”。他还说“没有比他更懦夫的人,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

他请法国总统萨科奇、美国总统布什和日本首相真正的跟踪他们交给中国政府的要求释放的异议人士的名单,不要让这些名单石沉大海。因为镇压在奥运期间仍然继续,而且记者无疆界和其他的人权组织都认为情况在未来会更糟。“如果没有人通过外交途径去干预的话,对于萨科奇提交的名单上的异议人士没有一个追踪落实的话,我敢保证没有一个会被释放。”萨科奇在去年当选总统后,第一次去中国之前曾经接见了梅纳尔,梅纳尔说:“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跟我说,他不会像他的前任一样,‘您看着吧,我会把人权问题作为中国的主要的问题。’但是他欺骗了所有的人。 ”同时他也对法国总统在达赖喇嘛访问法国期间没有亲自出面接见,而是派他的妻子做非官方的单独会面一事表示了不满,他认为这是萨科奇又一次在中共面前表示出的懦弱和讨好。“萨科奇先生难道以为通过又一次的退缩、又一次的怯懦、又一次的屈辱能多赚一个空中客车和一个核电站的合同吗?他错了!他只能使法国失去信誉,愧对他的职务。”

梅纳尔讲到记者无疆界一向把中国当局和中国人民分的很清楚,“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有伟大的人民,优秀的历史,但是今天中国却被这个政权所统治,这些人从来都没有被中国人民选举过,却定期的对中国人民强掠豪夺。”梅纳尔说:“当我们讲不公正的体制,当我们讲独裁体制,当我们讲中国当局骗人,当我们说中国当局说一套做一套,当我们说中国当局不遵守诺言,这一切都跟中国人民没有关系。是中共当局在被批评的时候总是说:‘啊,你们说中国人民不好!’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我们从来不混淆。我们尊重中国人民,我们看不起中共政权。”当有记者问到是否觉得他们的行动并没有什么实际效果,梅纳尔说,他们实际效果就是成为这个国家宣传机器眼中的一粒沙子,让它不舒服。让人看穿“波将金村庄”(Jeux Potemkin)式的骗人的把戏。他说,通过大家的努力,人们看到了“强大的中国”的形象背后并不是强大的道德力量。“中国的真实情况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为人所知,今天全世界都知道中国的经济奇迹,但是也知道在那里发生着人权的灾难,那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监狱。这就是我们的成功。”

3 comments:

  1. 我看西藏 :
    中國是由很多不同種族所組成,自古主要包含漢、滿、蒙、回、藏五個種族的人。我們國力日漸強大,令不少其他國家甚為不安,其中更以歐美等國最為明顯,終其原因是我們人口眾多、資源豐富,一旦崛起對他們構成極大的威脅。於是美國用分化政策,拉攏其他亞洲的國家,如日本、南韓、印度、菲律賓、泰國等地從軍事上和外交上把中國包圍著,更希望重施故技 - 打著民主的旗號把頭號大敵前蘇聯分裂了,現在又輪到我們了。試想中國各省市經濟收入和市民生活的極大差異,若只談民主、要求平等,中國只會亂成一團,很快便會步前蘇聯的後塵了。我讚同民主和平等的理念,但那個過程對中國來說是慢長的,若操之過急只會國家大亂、人民生活得更苦而已。
    試想西藏只有約三百萬人口,若要改變這個自治區的政治和文化環境,實在是太容易了。只雖大量鼓勵漢人移居、通商、通婚,不出多年便再沒有所謂的藏族問題了,不過為什麼中央沒有這樣做,我想這是對藏人和他們文化的一種尊重。
    請勿誤會我是什麼共產黨員,其實我只是一個極平凡的中國人,有感這些年來多國希望從經濟上在中國得到龐大的利益,但又處處在政治上、軍事上不停地打壓我們,可是中國無論在歷史和現實上都是個和平和包容的國家,希望大家多些從民族觀念上考慮自己的身份,好好地團結起來,為中國人爭一口氣,努力、加油!!

    ReplyDelete
  2. 不論是五族好,五十六族好,來來去去都是自我實現中國的帝國主義範圍。民族與種族混淆,禍害百年。

    這個普通到不得再普通的意見,由學校至小灌輸入腦,小學生是最沒有批判能力的,什麼五族五十六族的本質,搞不清便入腦了。然後又是標準的圍睹論,又係不是什麼罕見的想法,日本與韓國聯手了,泰國印度菲律賓又圍堵中國,背後的大老闆是英美,如此的中國自我中心,與「反華勢力」這個 hate speech 同出一處。因此,我們還可是順理成章地推行中國帝國主義,以帝國(正名為「愛國」)之名民主不是國家首要利益,首要利益是穩定、穩定、穩定,這個地球太危險了,差點未說「快點返回火星啦」。

    我們讀書,就是唔讀蘇聯的帝國主義。列寧係國際主義者,但總留有一手,立憲時指明所有加盟共和國可以隨時脫離 (要不滿就怪這條憲法條文,事實上蘇聯根本不是民族);到史太林,蘇聯實行與納粹瓜分波蘭,波蘭至今仍失去華沙以西大片領土,芬蘭被割讓之地未還。其實如果要以中國帝國主義的思路,俄國欠下中國的土地大於整個法國,割得最狼的是俄國,為了功利,這樣大的土地又可以一筆勾消,只要是英美之地,卻必須寸寸追究。雙重標準也。

    不是人類邪惡,而是邪惡是如此的平凡,打藏獨台獨好像隨街打小狗一樣鍾意就操。

    ReplyDelete
  3. 尤其在自以為「國際大都會」的香港,文明水平及人民素質急降,直逼文革時期的中國大陸。

    自回歸以來,
    每當香港的核心價值備受衝擊,如人大釋法,廿三條

    香港人都總會說中央干預一國兩制

    現在呢?

    香港人自己都在質變了,

    事實是〔中國化〕令香港人連僅有的原則都棄掉,

    擦鞋就是愛國,不敢異議自我和諧化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