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6 August 2008

外媒记者提高对中共批评声浪



不同体制及不同价值的东西总是会表现出对立,这一点在近日北京奥运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现的尤其明显。近些天,西方媒体记者咄咄逼人的味道在新闻发布会上越来越浓烈,终于在周四爆发出来,其导火线既是英国记者在北京采访支持西藏示威活动遭到北京警察施暴和拘捕。

北京奥委会14日的记者会上,一开始就显得山雨欲来风满楼。英国第四频道记者汤姆森,咬紧国际奥委会对中共当局没能信守诺言改善人权、提升新闻自由等,穷追猛打,追问国际奥委会是否觉得丢脸。吉斯尔答覆时强调奥运进行极为顺利,运动精彩,场地美观。但是记者强调自己并不是要问场馆好不好,而是奥委会是否因中共没有履行新闻自由和改善人权的承诺而感到丢脸。英国记者责问吉斯尔抓不到重点,但吉斯尔说应该让其他记者发问,而另一位记者立刻大声说,我也想听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何况刚才我的问题也没有得到回答。吉斯尔只落得一脸尴尬。

处在这场争论风口浪尖的还有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王伟,这位受过西方教育的中共官员。但显然这位中共培养出来的官员谙熟中共对外的一贯套路,当有人提到示威区无人示威时,王伟把“球”踢给了公安部门,后者至今拒绝披露具体的申请及被拒人数。王伟还反唇相讥,指责持批评意见的记者“少数人来了后专门挑毛病,批评个不停,鸡蛋里挑骨头”。是不是真有人鸡蛋里挑骨头?大家心知肚明。此次言语交锋是中共与外媒就如何评判本届奥运会的问题而展开的一场越来越激烈的较量。奥运开赛以来,中共当局把镜头对准了奥运会的华彩篇章,从令人目眩的开幕式表演、到摘金夺银的中国运动员,以及各国奋力拼争的赛场英雄,例如誓夺八金的迈克尔·菲尔普斯(Michael Phelps)等。

华尔街日报报导称,往届奥运会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时有争论,但问题大多都针对组织工作不力或饮食欠佳。可对北京而言,围绕奥运的种种争执却反映出人们对于中国政治体系以及中国在世界上扮演何种角色的问题上分歧日益加深。不只如此,中共当局此前为了展示一个好的形象,高调宣布设立三处专门示威区,但如今一些递交了示威申请的中国上访者遭到拘押,三处示威区依然空空荡荡。据上访者和人权组织称,示威区空空如也的原因之一是政府对有意申请示威的中国维权人士和上访者采取了打压和威胁行动。许多人被责令离开北京,其他人则处于严密监控下。

而中共在奥运开幕式上的一系列造假举动也被许多西方人认为是缺乏诚信,并拉大了双方的距离,比如开幕式上的小女孩“假唱事件”。之所以上演这出“双簧”,是因为主办方认为真正演唱这首歌的女孩外貌不够可爱,并拿出了国家利益,国家利益用到这种场合,大多数西方人可能是闻所未闻。 不只如此,中国女子体操队员年龄造假也引起了一系列质疑,这些年龄尚小的孩子们的生活,未来也引起西方媒体的关注。众所周知,中国体操队的孩子们很少回家,中国女子体操运动员江钰源母亲日前接受浙江媒体采访透露,自己的女儿已经6年没有回家。这在国内一些人看来的奉献精神在海外实难理解,一个西方媒体人表示,这如果是在海外,家长早就告上法庭了。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运动员首先是一个人,然后再是一个运动员,不是一个国家利用来的机器。

美国NBC电视台昨天采访到一位曾经的中国女子滑雪冠军赵永华,现在同母亲住在一间陋室中,每个月的补助只有200多元。1997年,赵永华代表八一队在全国高山滑雪冠军赛上一举夺得4枚金牌,但随后被查出糖尿病,须停止大运动量训练和比赛,但并没有得到教练重视。赵永华带病参赛,1998年,赵永华失去了继续参赛的能力。家里为了给赵永华治病,借遍亲戚朋友,花掉了10多万,背上了7万多元的债。当中国青年报去年采访她时,严重的糖尿病使她的双目近乎完全失明。身心备受伤害的她在NBC采访中,形容自己浪费了青春,毁掉了健康,人生对于她是一个失败,而不是成功。如果那些正在享受金牌辉煌的体操队女子听听她的故事,不知会是怎样一个感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