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1 September 2008

“中国经济制度是最好的吗?”

香港的华人经济学家张五常日前在北京召开的“市场三十年”论坛上,以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为依据,断言过去三十年来的中国经济经过摸索,已经通过“高增长”而成为“中国历史上,甚至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制度”。

但是张五常的观点并没有得到与会经济学者的响应。与会的经济学家都认为,目前的经济形势相当严峻,过去几年的高速经济增长未必能够持续。真正令人担心的是,其根源不完全是周期性因素,还有更深层次的结构性与制度性因素 。参加这个研讨会的经济学家、法学家和政治学家都承认,过去三十年,中国人在各个领域的自由都有所扩张,但是相对于经济领域,政治、社会领域的变革还不够完整。

秦晖教授指出:由权力介入经济过程形成的中国的“低人权优势”在经济社会中造成严重的贫富分化。北京师范大学李实教授通过数据表明,过去十几年间,中国的基尼系数呈现持续扩大的趋势。许多专家认为:“惟有致力于完善法治、民主制度,方能有效地解决当下所面临的种种经济、社会、政治、乃至精神问题”。

没有参与上述研讨会的北京政治学者刘军宁说,他对于报道中提到的张五常关于中国已经形成人类历史上最好制度的断言相当不以为然。现实情况是,即便是中国的执政者也不愿意宣称中国的经济改革已经结束了,中国经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的经济体制实际上还是一个以计划经济和公有制为主导的体制。实际上中国的经济改革没有走多远。前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给它最高的评价也只是一个初步的混合经济。而混合经济在人类历史上出现很多。怎么能说这种混合经济是最好的?它不是空前的,也不是绝后的。”此外,刘军宁说,改革需要有权力的人执行,而这又会触及这些当权者在旧有体制下的既得利益,这也将是改革面临的一个主要阻力。

据报道,张五常在同一场合,在攻击了一番《劳动合同法》和表扬中国经济制度天下第一之后,还对中国政府现在要搞一些福利政策、试图保护民工权益的做法非常不以为然。在说到中国民工每周加班超过36个小时就违反劳动合同法时,对中国经济界和社会舆论都相当参与和有影响的经济学家张五常竟然问道:“民工有那么金贵吗?难道比我儿子还金贵,比我张五常还金贵?我儿子在美国常常加班,我张五常每天都超时工作!”

杨恒均在网上发表评论说:“当看到中国迅速发展了三十年,全世界都在目瞪口呆,西方经济学家们突然发现理论不够用时,张五常出来说话了,说白了就是存在的一切都是合理的。既然中国经济在过去三十年如此迅猛发展了,那么现在的制度不就是最好的?如果我们不用保障那些农村来的民工的权益,我们的GDP一样上升,又没有人造反,那为什么要去搞保障、搞福利?”杨恒均批评说:“这位来自异乡的高手在高呼他终于看到了最好的制度的时候,忘记了多少流落他乡的农民工至今没有任何保障,一旦没有办法打工或者回到乡下,就得听天由命;他自然也看不到珠江三角洲那些打工仔、打工妹在工伤中失去的手指头连起来的话足足比他张五常走过的路还要远,他当然也看不到中国还有绝大部分地区的GDP远远跟不上国家GDP的发展……”

杨恒均文章还指出:张五常是第一个无意中喊出了“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孩子,他用来解释我们经济发展的理论正好让我们看到:哦,原来我们的GDP的高速增长是建立在这些廉价的劳动力上,建立在生态破坏之上,建立在那些断掉的指头上的,建立对人权的损害上……。但张五常令人讨厌之处是,他在说出了皇帝没有穿衣服后,不是感到羞耻和愤怒,而是继续喊道:啊,那个没有穿衣服的皇帝是天下第一好看的!

1 comment:

  1. 有些人是受愚民教育的影响说出这种没良心的话,张五常则既受愚民教育又有个人品质问题!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