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8 October 2008

哈尔滨警察杀人案,死者父否认谣言

哈尔滨警察打死一名大学毕业生案出现戏剧化一幕,随着现场监控录像的出现,及被打死青年是房地产大老板的儿子的身份被“披露”,网上舆论迅速出现戏剧化的变化,不再一边倒的支持死者,反而警方的支持言论倍感强势,但其中的舆论导向性尤为明显。今天,死者家人接受采访,否认了自己是高官的网上传言。死者父亲称自己只是哈尔滨道里区透笼街批发市场一个做丝织品生意的个体户。

6名哈尔滨警察打死一名体院毕业生消息出来后,由于对警察的一贯负面印象,网上对警察的谴责和责骂呈现一边倒。然而这一现象随着现场监控录像的出台发生了一些变化。现场监控录像中显示,双方先是在酒吧内发生肢体冲突,之后在酒吧门口展开斗殴,并显示死者一方主动动手,攻击一名叫齐新的警察。此后,网上开始出现不同的声音,认为死者林松岭过于叫嚣,也有责任。随着网上的争论,双方都不断有支持者大量张帖对各自有利的消息引导社会舆论,在网易论坛,竟然一半的帖子都是关于这个案件的讨论,其中以警方立场的帖子尤为繁多,主帖多是给人感觉有组织的长篇大论,后面不少“人”跟风力顶,大有“死者活该”之势头。

开帖的诸如“恶少林松岭“之死,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被打死的林松领的强大社会背景”/ 【从警察的角度谈】警察殴打学生致死案/林松岭瘁死,完全是意外!/看体育学院的学生素质 … …也有贴子找到一位肇事警察的过去的同学,“【哈案中李鑫宇同学现身】你怎么成了打死人的警察”一文从肇事警察的人品等为其开脱。但对网民意向影响最深的是一个披露死者林松岭的“林衙内”身份的帖子,消息称岭父亲林吉利是哈尔滨的大房地产商,其亲舅舅是原哈尔滨市委副书记,现哈尔滨政协主席邹新生,其继母鹿庆红的哥哥是国土资源部副部长、国家测绘局局长鹿心社,同车某人父亲为黑龙江省反贪局局长。由于网民总是站在弱者一方,这个帖子释放出来的信息果然使得舆论继续转向。

纷纷扰扰,真真假假之中,来自肇事警方的支持声音尤为强势,死者一方的声音则明显弱化,让人感到事情整个急转弯,但是仔细看来,却让人有不少蹊跷,这些帖子普遍攻击死者是恶少,衙内,曾被警方传唤,认为其死有余辜,称哈尔滨警察是被逼无奈,甚至被称为“勇士”呼吁对警察从轻发落。

但由于来自警方的所谓评论过于铺天盖地和强势,尤其是对警察的过度颂扬明显偏离一贯事实,再次引起不少网民的警觉和反弹:

“楼主用这种下三滥的文章来为六警察挣分,拙劣!”

“自己顶自己啊, 当我们网民都是傻瓜啊,,,,,, 去你M的吧!”

一些帖子紧咬“打死人就得偿命”的观点,立刻被警方的托儿攻击成死者家属一方的托儿。

双方声音激烈争辩之下,不少网民倒是冷眼旁观,冷却了对所谓的“林衙内”方的支持的同时,对警察一方照样鄙视,认为权贵和警察都非好人,双方打起来是“狗咬狗”;“黑打黑”。

“双方谁都不同情,这类的人越少越好都是!”

“都不是啥好鸟!一个街头混混被打死,混混警察被枪毙!很圆满,两全其美,天下太平! 都是为民除害,好!”

“有钱人对当权者-----好戏在后头。”
但就在网上论战,警方声音强势的时候,东方早报18日出了一篇文章,采访了死者一方的家长,都否定了网络的传言,使得事件再现戏剧性。文章中,死者林松岭的父亲林吉利称自己只是哈尔滨道里区透笼街批发市场一个做丝织品生意的个体户,网络上把他说成是房地产大老板,太过离谱。而对于死者继母鹿庆红的传言,其本人也进行了否认。另一位“哈尔滨6名警察打死人事件”当事者之一车亮的父亲被网上传言说成是黑龙江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车亮的父亲车德滨指着身份证给东方早报的记者看,“我只是铁路局的一名职工。”对于网上的传言,车德滨显得很无奈,“这些网友太不理智了,缺乏自己的判断。”林吉利还说:“如果有关部门不把整个事件的录像全程播一遍,让全社会知道整个殴斗过程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家属是绝对不会尸检的。”林吉利表示,目前关于如何尸检正在与警方协商。他同时也否定网上关于林松岭已经尸检,并检查出毒品的传言,“我儿子从来没有被哪个公安机关处理过,你们可以调查核实。”

随着这个消息的最新出现,不同的声音再次出现:“看来我们都被警托误导了,现在开始我同情死者林松岭及其家属,祝愿丧净天良的警托早死早托生”并指责警托儿没有人性:“把人打死还造谣抹黑死者及死者家属,这样的警托还是人吗?”“祝所有警托不的好死!”此外,一张死者林松岭继续请愿的照片也让网友对网上铺天盖地的警方说法产生质疑:家里不是有人吗?怎么采取这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