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1 October 2008

“阶级敌人”,“不法分子”与“国内外敌对势力”

“井岗山上红旗飘,阶级敌人在磨刀”,这句顺口溜也许会让人们有一种时空倒错的感觉。但话说回来,虽然张口闭口“阶级敌人”的时代早已过去,不过,它的幽灵却并未彻底走开,且近年来还大有卷土重来之势,只是它又被换了个新的名字,改叫“不法分子”了。我们今天就从这里说起。

在目前震惊中外的三鹿毒奶粉事件中,就有“不法分子”被官方推上了被告席。从早先的三鹿集团和当地政府,直到近日的中央政府大员、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都异口同声地提出指控说,是不法分子在原料奶中投毒,直接坑害了广大消费者。其实,在更早的安徽阜阳“大头娃娃”事件中,人们也能听到“不法分子”的说法,当时的安徽省长就曾作出批示,要“严厉打击那些图财害命、丧尽天良的不法分子”。当然,在不久前贵州瓮安和云南孟连的警民冲突事件中,也都有“不法分子”的黑手。

对此,有评论写道,尽管这些年来几乎每一次重大的公共危机事件,官方都认定有“不法分子”的存在,但是,只要稍加分析就能看出,这种说法根本经不起推敲。首先,“不法分子”这个概念就缺乏起码的法治意识 。据《新华字典》的解释,不法即违反法律之意,显然,不法分子就是那些“违法乱纪的人”。但法律常识告诉我们,在法院没有判定一位公民违法犯罪之前,任何人也无权宣布他为“不法分子”。同样的道理,在没有哪家法院作出具体裁决之前,谁都没有权力认定三鹿事件中的那些“奶农”就是不法分子。

中选网网友孟波的文章接着说,此外,“不法分子”这个概念本身就具有强烈的感情倾向。在汉语中,除了“积极分子”、“知识分子”等个别正面或是中性的用语之外,“XX分子”的说法,在多数情况下都是贬义词,什么恐怖分子、腐败分子、犯罪分子、黑帮分子等等,无一例外,都带有明显的负面和贬低的意味。因此,“不法分子”一词作为正式的媒体和官方话语,不仅缺乏理性,而且不够中立。文章又说,“不法分子”这个词之所以为历来的权势者所偏爱,似乎也由于其刑不上大夫的等级观念,很少被用在政府官员的身上,相反,它却几乎成了那些社会底层的贩夫走卒、闲杂人等的专用语。而那位已被执行死刑的大贪官、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即便是罪行累累,也从来没有被称作过什么“不法分子”。 另一方面,这个“不法分子”的概念一旦延伸到意识形态斗争或者是外交领域,它就又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国内外敌对势力”,或者是“对立面”。

对此,中选网上专栏作者光头老刘的文章说,在一个多党制的国家,执政党的对立面就是反对党;在一个分权制的国家,政府的对立面就是议会。这种对立面的存在,不仅是正常的,健康的,也是非常必要的。在中国,只有一个党,一个政府,在习惯上历来都把对立面看作是病毒,不仅不允许它的存在,还要消灭它。纵观过去几十年的历史,我们社会上的那些“反对派”和“异见人士”早都被当成“反动派”和“反革命”打倒了。不仅如此,直到今天,党和政府仍然把社会上一切具有反对意见的个人和群体一概看作是“国内外敌对势力”,对待他们的方法不是“打”就是“压”,这些都和中国几千年来的集权专制传统没有任何区别。文章又说,中国政府对那些所谓的国外敌对势力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他们“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但是,三鹿奶粉这一发生在中国国内的丑闻事件,却正是在新西兰政府不断向北京施加压力的情况下,才得以浮出水面的。尽管如此,我们已经损失了至少一个月的宝贵时间,究其原因,为了不“干扰”北京奥运会的喜庆气氛,我们竟然能够听任毒奶粉继续在全国各地残害那些无辜的婴儿。因此,许多网友都感慨说,我们感谢新西兰的克拉克总理还来不及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