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4 November 2008

抵毁台湾民主政治不是摆脱自己困境的好办法

《北京晚报》10月22号发表的一篇署名“文峰”的文章,题目就很吓人,叫做《拳头里的“民主”》!文章以大陆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在台南孔庙遭到民进党人士的殴打为由头,借题发挥,说这件事儿“给台湾自我标榜的所谓‘民主’制度以致命一击,暴露出其虚伪和丑陋的面目”。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对此,中选网上专栏作者于成玉的文章说,众所周知,台湾自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蒋经国开放党禁报禁以来,就开始用“一人一票”的选举来决定台湾的最高领导人;不仅允许公民结社组党,民众也可以自办报刊以及电台和电视台;司法独立,新闻自由,人们可以在媒体上公开质疑和批评最高领导人等等……尽管在建设民主政治的过程中,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和不足,但台湾已经义无反顾地走上了一条民主化的道路,并被全世界所公认,也早已是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难道这还需要台湾来自我标榜吗?文章又说,其实,这一次张铭清在台南遭遇暴力袭击,与台湾的民主制度并无必然的因果关系,而文峰之流却抓住此事大做文章,这充分暴露了以其为代表的一批御用文人仇视民主、呵护专制的阴暗心理。

究其原因,评论员高人写道,站在孙中山的角度来说,从老蒋1927年屠杀共产党人上台开始,到1987年小蒋解除台湾的戒严和党禁报禁,先后用了整整六十年的时间,总算全面落实了“国父”的“三民主义”,走上了宪政之路。而同样尊奉孙中山为“伟大革命先行者”的新中国,到明年也同样已经走过了六十载光阴,但是,国内政界和学界的精英们,至今竟还仍然在“民主究竟是个好东西还是坏东西”,以及“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普世价值”这些问题上争论不休。回首当年,中共曾经打出民主的大旗许诺国人、号召天下,并以反对国民党“一个政党,一个政府,一个主义”的独裁统治为己任,想不到如今却在制度变革的竞赛中,远远落在了台湾的后面,不管怎么说,这终究有些“自食其言”的难堪和被动之感。不仅如此,更要命的是,有这样一个台湾式的民主榜样摆在海峡那边现身说法,无疑使得大陆方面种种所谓“中国特色”的国情说、民主不适宜中国说,以及中国人口低素质说等等,不攻自破。有观察人士注意到,凡此种种,对于那些以揣摩“主子”的心理为谋生手段的御用文人们来说,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于是,如“文峰”之流不失时机地跳出来,借题发挥上纲上线,给台湾民主泼脏水,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些人很有可能是在帮倒忙,其拙劣的文革“遗风”背后所折射出的,恰恰正是大陆当局的不自信。

谈到两岸关系现状,专栏作者林明理在中选网的文章中写道,说起来,大陆与台湾都各自拥有着足够引以自信的资本。一方面,大陆作为国际上普遍承认的代表中国的中央政府,不仅地域辽阔,人口众多,更拥有广阔的市场和巨额的经济总量,本来是没有理由不自信的。另一方面,台湾虽然土地狭小,人口不多,但却拥有着就连很多大陆民众都心驰神往的民主宪政制度,以及自由的空气和富裕文明的生活,再加上先进的科技与开放多元的文化,可以说,台湾现有制度的兼容性和社会包容力都远远胜过中国大陆。

但尽管如此,在我们这里,对台湾民主政治的批判和嘲讽却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此,学者张雪忠指出,虽然没有人会天真地认为,仅凭着几篇微不足道的评论文章就可以结束这场无休止的争论,但是,对于那些真正关心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的人们来说,也许可以认真思考一下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中国有记载的几千年历史中,有哪一个朝代的政权给民众造成的苦难,会比今天台湾不过短短二十年的这一段年轻的民主制度更少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