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2 November 2008

中国民族独立的探讨

从近百年的世界当代史,可以明显看出,民族独立运动发展迅速,这是共产主义的功劳,苏联的解体,就促使了东欧北欧几十个民族成为新的独立国家。其他地区也有不少新的民族独立成为新生国家。相反只有东德西德重新恢复合并成为一个德国。分和合是人类历史的必然。但就当前的情况来论,分是大趋势。

中国古代有哲言“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中国的历史也是在分分合合中发展过来的,但就全世界而言,都是以分为主以分为多以分为上的。只有中国是以合为主,以合为上的汉民族为主为上的国家。当前的中国,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认为台湾和大陆应该统一为一个中国。都反对西藏,新疆,内蒙的民族独立。称之为分裂主义。

一个民族要求自由独立生存的愿望是很自然的,也是无可非议的,不能用强制的手段,暴力的手段对待。决定一个民族是否能和别的民族在同一地域上共处,是有许多因素决定的,历史的原因,宗教的原因很重要,政治经济条件和物质生活环境,也是重要的因素。加拿大的魁北克就是一个例子。虽然有少数人要求独立,加拿大政府也不强制强迫阻止少数人进行独立运动和工作。但大多数的魁北克人不赞成,就独立不了。完全不必用暴力手段去对待少数要求独立的人。如果一个少数民族中绝大多数的人都有独立的要求,另一个多数民族,用强制强迫的手段,阻止其独立,能够得逞只是暂时的,最终,这个少数民族的独立迟早会实现,除非是用暴力完全灭绝这个要求独立的少数民族。

中国自古以来,只要是统一了中国的皇帝,有强大的国力,周边的国家和民族就要四方称臣,八国进贡,对于中国的少数民族,自古就有“汉不欺夷,鸡不吃米”的俗语。封建皇朝到了衰败的末日,天下就会大乱,分裂重新开始,如此反反复复。所以才有分合之说。大汉民族是中国人的自我尊称,中华民族是汉民族的中国自称,中国汉人从来不承认蒙古族和满清人是中国的主权民族,而是称之为外部民族侵略,但当汉人夺回政权后,又把西藏,蒙古,新疆,满族等外族定为是中国的内部民族。这是历史形成的大汉民族主义,是历史的民族不平等主义,是和人类的平等背道而驰的。

全世界如果都以中国的统一,合并为民族发展主导方向,今天的世界只会有几十个独立国家,而不是一百九十二个联合国成员国,其中还不包括台湾等非联合国成员国。人类的进步将会极大的受阻。从这个意义而论,21世纪的世界,分是绝对的,合是相对的。只有在加拿大这样特殊的良好的条件和环境下才能不分。

中国的情况则相反,中共现在的民族政策,是共产党在造就和促进其他民族的独立进程,以台湾而言,如果大陆的中共独裁专制不变,贪污腐败和毒奶粉这样的丑恶增多,台湾人就会有更多的百姓倾向独立,这不是用导弹能解决得了的。西藏的藏族同胞中只有部份人有独立的要求。大多数人并没有独立的要求,藏民中的绝大部份,包括要求独立的西藏人都信任和崇敬达赖,愿意接受他的领导,民族自治的中间路线,在西藏是有希望和可能实现的。但是中共看不到,也不愿意承认这一现实,一意孤行的加大加强对西藏的统治强化和镇压措施。并且有消极等待达赖去世的错误打算,以为藏民无首,就会万事大吉,这是造成西藏人最反感最痛恨的政策,是把西藏推向独立的愚蠢错误方针。达赖最近以民主为理念,以中共不合作为理由,表示要放弃中间路线。这无疑是民族自治在西藏的主导力量会大大削弱,与此相反,会加剧和推进西藏人的独立要求。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中外有识之士,都很明确的,善意的劝告过中共,应该和达赖谈判合作,充分应用西藏人民对达赖的信任和崇敬,解决当前的危险。退一步说,让达赖回到西藏,让他平息当前的紧张局势,也不失是一个好的办法。总而言之,用强制强迫的武力和行政强化统治,只能平定当时一时之乱,解决不了长久的民族矛盾和民族独立意愿。只有尊重少数民族的平等互惠政策,才是解决民族独立问题的最有效政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