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3 December 2008

《零八宪章》是二十一世纪的《七七宪章》

中国在政治上似乎又进入了严冬,但正在这个艰难时刻,中国大地上响起了一声春雷,这声春雷就是中国的《零八宪章》。

自然,任何比喻都不会是十分恰当的。但从历史传承上看,在世界人权宣言发表六十周年的前夕,中国党外人士和党内人士共同发起联署的《零八宪章》无疑就是二十一世纪的捷克《七七宪章》,当代的英国《大宪章》、法国的《人权宣言》和美国的《独立宣言》,历史必定证明这一点。在《零八宪章》尚未公布的前夜,中共政府就超前地迫害它的联署人刘晓波博士和张祖桦先生,更证明了这一点。

《零八宪章》正气凛然,立意高远,言简意赅,论史精道。《零八宪章》必将流芳百世。

特别在目前,全世界因为美国金融危机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中共政府特别标榜自己“一支独秀”,个别人断言“民主制度在这里触礁了”的特殊时刻,《零八宪章》依然坚持自由、民主、宪政的普适价值,更凸显了发起者和联署者的勇气和睿智。人类社会自工业革命进入现代文明以来,也曾在那些最发达的西方国家,多次发生过严重的经济危机和人道危机。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以“普遍真理”的面目应运而生,全世界左倾知识分子为之倾倒,以至酿成长达百年的世界性祸乱,遗毒至今未散。

中国1919年的“五四运动”功不可没,但因左倾思想引领潮流,几乎中断了中国向自由、民主、宪政的普适价值进步的方向,中国的学习方向从向西转而向了东,向苏俄学习,实行了无产阶级专政和共产主义,其间,却无辜地夺去了中国近一亿人的生命。中国人痛定思痛,基本上不再信赖共产主义虚幻的理想主义和绝对的平均主义;人们逐步地认识到:人生而平等,人又生而有差异,人又生而不完美。自由、民主、宪政的政治制度尽管不是十全十美,也不会包治百病,但它却是迄今为止人类可能创造的最好的政治制度,因为它恰恰暗合了上述的人类所固有的三大特点。人类现在所面临的全球的经济衰退,是在近几十年从未有过的高速发展后的退潮。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近二、三十年来,人类社会恰恰是由于重大科技进步,才带来经济的高速发展;这二、三十年来的科技进步超过了人类社会发展的任何时期。人类社会的经济,这几十年的高速发展,物美价廉产品的制造,特别在中国,虽然大部分的财富被极少数的权贵垄断集团所攫取,中国人权依然饱受践踏,但是全体中国人的生活水准还是有不同程度的提高;中国人的人权意识进一步觉醒,非公共场合言论自由度的扩大,却是事实。在高速经济发展当中,中国最贫困的工人和农民也比过去穿得好了一点,吃得饱了一点,这也是事实。虽然,全世界不断地受到中国制造出来的有毒食品、有害物品、廉价商品的伤害,但与此同时,全世界人也享用了中国物美价廉的商品,确保了全世界物价的相对低廉和稳定。中国民运不能不承认这些包括我们自身的牺牲带来的进步成果,中国民运不能不顾大多数中国人的感受和要求。

人类社会从未出现过无政府主义的绝对平均主义,今后恐怕也不可能。马克思和他的信徒们趁世界经济危机,将新生儿和污水一起泼掉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以西方为主流的自由、民主、宪政的政治制度在经济危机中,一定会更加趋于完善;各种政治、经济力量进行正常博弈的国会,一定会更加趋于平衡;现代社会第三产业的规模并非越大越好,一定会调整到恰当的比例;制造业的恢复,一定会保护民主国家的核心利益;金融衍生物在英特网高速发展中的飞速流转,一定会在愈加成熟的自由经济中得到有效的监督和抑制。在中国,正如《零八宪章》所指出的:“祛除依赖‘明君’、‘清官’的臣民意识,张扬权利为本、参与为责的公民意识,实践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才是中国的根本出路。”

虽然说,现在中国即便实行了不完全市场经济,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制”的政权已无法在现有的政治架构内解决危机四伏的社会冲突,也无力阻止中国社会必将走向自由、民主、宪政的未来。但是,这一天不会自动到来,正是需要《零八宪章》的引领和全体中国公民坚持不懈的努力和奋斗,中华联邦共和国才有可能在中国大地光荣诞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