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3 January 2009

中国人刚听说:以色列"不坏",巴勒斯坦也"不穷"

这次以色列和哈马斯的武装冲突爆发以来,一篇根据著名社会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周孝正教授的授课内容整理而成的题为《以色列绝对是个好国家》的文章,就开始在网上广为流传,谷歌一下竟有150万个结果出来,不少网站也把它专门推荐到重要位置。与此同时,眼看着哈马斯组织遭到重创,国内的那些愤青们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跳起来嚎丧,相反,倒有许多网友纷纷致电和写信给以色列外交部和大使馆,表达自己的同情与支持。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这篇署名周孝正的文章写道,有一次我在校园网上看到同学们发布的图片,其中一张标题叫做“英雄” 的图片上,是一个赤手空拳的巴勒斯坦青年,站在长长的一列以色列坦克面前,硬是把这列坦克车给拦住了。同学们,这名巴勒斯坦青年确实是一位英雄,敢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和全副武装的坥克相抗衡,但是大家想过没有,在处于敌我对峙的情况下,有几个国家的坦克会停下来呢?当年日本侵略中国的坦克不会停,不久前入侵格鲁吉亚的俄罗斯坦克也不会停,但以色列的坦克却停下来了。这样的士兵,这样的国度,我个人认为,才是真正的、当之无愧的英堆。

文章接着说,有一年我到福建作调查,省政府的高官曾给我讲过这么一个故事:几年前,耶路撒冷发生了一起公交车爆炸的恐怖袭击事件,炸死的十来个人当中包括两名来自中国福建的打工仔。以色列政府当即与中国方面联系协商赔偿事宜,但经过中国领事馆的核实,他们两人都是非法入境的偷渡客,于是使馆方面就不再配合了。后来,以色列政府专门开了一个会认为,在以色列国土上无辜死亡的任何一个人,政府都有责任对其负责,至于这个人是否偷渡客,那是另外一回事。会议最后决定,对这两名死难的中国人一视同仁地按照以色列的国民待遇进行善后。会后,以色列政府专门派人到福建找到这两位农民工的家人,为他们提供的抚恤金标准是:对于死者健在的父母按照每月1100美元的标准发放,直到老人去世;对其未成年子女也按每月1100美元的标准发放,直到成年;对其配偶则按照每月1700美元发放,直到去世。当死者家属要求一次性支付时,以色列方面也同意了,最后实际支付的金额是每位死者赔偿70万美元。这条消息一经传出,就在福建掀起了一场去以色列打工的狂潮,用福建省政府官员的话来形容,就是“怎么挡也挡不住”。

另一方面,谈到海内外华文媒体长期以来一边倒地偏袒哈马斯和巴勒斯坦,对读者造成有害误导的问题,有评论写道,近期的巴以冲突发生以来,不用去细读这些华文媒体的相关报道和评论,全都是什么以色列的错,可怜的巴勒斯坦人又被以色列欺负了等等。专栏作者袁晓明的文章接着说,这类评论文章不仅根本就不提本次冲突的真正起因是哈马斯一直在向以色列发射火箭进行挑衅,更不会提到哈马斯拒绝与以色列和平谈判,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承认以色列这个国家的存在,他们要让以色列从地球上消失。其实,哈马斯并非只是对以色列造成危害,他们给普通的巴勒斯坦人带来了更大的危害。哈马斯需要不断地向以色列挑起冲突,才能塑造他们自己的 “英雄形象”,而普通巴人则经常充当他们的“人质”和牺牲品。

此外,随着巴以冲突的日趋激烈,巴勒斯坦民众的境遇和生活状况也越来越为外界所关注。官方媒体常常将巴人的生活描述的极其悲惨:住在拥挤不堪的狭窄房屋内,没有卫生条件,没有学校,没有医院,挨饿的孩子们只有去捡以色列人的生活垃圾来填饱肚子。对此,有网友在比较了中国和巴勒斯坦民众的真实生活水平后,发出感慨说,其实,“悲惨”的巴勒斯坦人一直就比所谓沐浴在“幸福阳光”之下的中国人民生活得更好。然而令人困惑的是,几十年来,中国人总会勒紧裤腰带,隔三差五地捐钱捐物去关怀那些并不贫困的巴勒斯坦人民。文章作者注意到,联合国近东难民救济处日前曾警告说,有将近半数的巴人妇女儿童每天的生活费支出尚不足2美元,按照这样的贫困线标准则人均年生活费支出就不应低于720美元。那么中国的情况又是如何呢?考虑到北京市区职工的平均年薪也只有2000美元,即使按照上述标准,一个三口之家的年生活费支出也需要2160美元,仍然在人家的这个贫困线之下呢。据此推算,则中国就将有11亿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另有近8亿人口更是处于极度贫困状态。此外,文章提供的数据还显示,只有300万人口的巴勒斯坦地区,竟然拥有10座博物馆,80座社会公共图书馆,以及341个体育俱乐部和30个青年中心。而巴人受教育的程度按照世界人类发展署的标准,在2000年的世界排名为第69位,属于中上水平,而同期的中国仅排名世界第142位。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2 comments:

  1. 其中一张标题叫做“英雄” 的图片上,是一个赤手空拳的巴勒斯坦青年,站在长长的一列以色列坦克面前,硬是把这列坦克车给拦住了。

    以上這段話,讓我想起了1989年六月四日早上隻身阻擋中共坦克群的無名英雄。

    ReplyDelete
  2. 60年来,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的恩怨情仇及复杂的历史纠葛,不是这篇短文所能诠释的。但人们必须搞清楚,就本次以巴冲突而言,最初的挑衅者依然是哈马斯而不是以色列。此前半个月内,哈马斯利用加沙的有利地形,向以色列境内连续发射火箭弹数百枚,造成以国平民20多人伤亡。请问,假如这样的袭击没完没了,假如瞅着本国平民无端遭受杀伤,对一个民选的以色列政府意味着什么?

      尽管以色列向哈马斯开战与以国内部复杂的政治博弈包括今年2月的以色列大选关联,也与以国给奥巴马一个下马威的考虑有关,但这些均够不成开战的最终决心。识者所知,民选政府施政必须以人为本,人之本乃生命安全为“大本”,假如以色列政府坐视本国平民遭哈马斯无端伤害而无动于衷,那还叫政府么?!

    怨有头、债有主。就以色列而言,以牙还牙、怨怨相报当然不是明智选择,但对于像哈马斯那样的极端政治势力,长期动用人肉炸弹,到处制造恐怖和血腥,连累甚至“绑架”以巴两国平民,用他们的鲜血和肉体为本组织的极端政治诉求“垫背”之恶行,以色列还能有别的选择么?在强大的以空军面前,惯用人肉炸弹的哈马斯如此不堪一击。惟一可怜的是,加沙平民为剪不断理还乱的中东战火一次次遭遇生灵涂炭。唉,中东战火为何没有终点?!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