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9 January 2009

不再“中国制造”

尽管中共实施经济改革开放已有三十年,但它仍掌控金融制度,主要的商业银行大部份只贷款给国营企业,使私有企业难以取得正式资金。当前的全球经济衰退除了引发私有企业的倒闭潮之外,它也对政治稳定构成威胁,当局的合法性再次受到挑战。

《金融时报》Geoff Dyer十二月十六日报导,最近几周,中国各地发生了多起抗议事件,包括工人抗议工厂倒闭与计程车司机罢工等。这些抗议事件对于中共当局而言,是一种警讯──经济衰退对政治稳定构成威胁。毕竟,经济成长和繁荣是中共专制政权合法性的主要支柱。中国近几年来所发生的许多群众事件显示,中共缺乏解决冲突的机制。全球经济衰退是立即性的威胁,但是,疲弱不振的经济也引发争论:究竟当局对于经济的持续掌控,是否扼杀了中国经济成功的基础──企业家精神。在经过三十年的改革之后,金融制度仍受中共控制,这表示融资取决于政治关系,而非商业上的敏锐度。

位于上海南方二百五十公里处的温州,是中国最著名的创业型城市,据估计,该市拥有三十万家小型企业。温州的工厂已经成为全球轻工业的主力。温州制造的香烟打火机占全球产量百分之七十,同时它也生产大量的灯光开关、拉炼、铰链、插头、胸罩、袜子和领带等。温州这个传奇性城市所展现的是,资本主义如何从无到繁荣兴盛。然而,在当前经济衰退的冲击下,温州的工厂已经有百分之二十停产或关闭,而今年的出口额已经减少百分之十五。就短期而言,温州是全球经济体质与消费者需求强度的有效指标。在温州这样的出口中心,经济衰退就表示其他地方的消费者买气差。更重要的是,温州企业家的命运将可检验中国能否从低成本工业升级,并建立更成熟经济的能力。

温州的私人公司依赖当地的非正式银行网络。很多工厂向经营地下银行的亲友贷款,这些地下银行生存于灰色地带,中共当局对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种轻工业与亲友小额贷款的结合方式,通常被称为“温州模式”,它也存在于中国的其他地方,但规模较小。尽管温州模式对于刚成立的工厂有用,但其非正式的融资方式无法使公司有效地进一步发展。在非正式的金融市场,贷款额度通常很小,而且利息很高,年利率最高可达百分之四十至百分之五十。然而,建立品牌与投资技术需要资金,这就是温州制造业衰退,与关于中国未来经济改革的争论,有冲突的地方。

在中国,正式资金受中共当局支配。主要的商业银行提供大量的贷款,但是,大部份只借给国营企业。所以当私有企业成长并需要更多资金或土地时,有些人觉得有需要亲近党政部门。在温州,这导致过去十年来的奉承文化──公司巴结官员和共产党。根据中共媒体去年的报导,温州公司内部所成立的共产党基层组织达三千四百个。在任何国家,与政府建立紧密关系都是好事。但是,《中共特色的资本主义》(Capit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一书的作者、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黄亚声认为,这只是这个专制政权长期扼杀中国企业家本能的一部份。他说,问题不是与领导人照相,而是中国企业家如果想要获得政治上的保护,必须得从事黑箱交易。

自从九十年代起,中共一再重申要对刚起步的私有企业施行更多的控管,并更专注于官方的都市投资计划。黄亚声表示,中共因为不提供私有企业资金,正承担生产力降低的风险,这将危及未来的成长。他说,温州目前遭遇麻烦的原因之一是,公司没有足够的资金使其现代化。今日中国像是寡头政治版本的国营资本主义,它可能成为建立在制度性腐败,和不公正的政治权力上的“裙带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

备受争议的金融部门自由化的论点,受到部份担心更多竞争的国营银行的反对,也受到部份担心引发新的银行信贷风暴官员的反对。其对于中共让出更多金融控制权的倡议,在意识形态上也遭到反对。但是,支持者认为,它可以藉由提供经营良好的小型企业更多、更低廉的资金,在重要时刻刺激经济成长。如果想维持经济成长,中共就面临他们想持续控制多少经济制高点之类的棘手问题。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