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6 March 2009

透过兽首与人首看财产与生命的份量

近来有两件事颇为牵动国人的眼球,一为俄罗斯击沉中资商船新星号事件,一为法国佳士得公司拍卖圆明园流失文物鼠兔首事件。新星号事件闹了一阵子,尽管有部分网民表示了极大的愤怒,但很快就从国人的视线里渐渐走远了,各大网站低调报道,新星号事件正在逐渐淡出媒体的关注。鼠兔首事件可谓掀起的浪潮不小,先是一个叫刘洋的律师牵头搞了个百人律师团要去法国打官司,后又有一个叫爱新觉罗什么的清朝皇室后裔出面要充当原告,接着就是某地产商出资四十万赞助,再有国家文物局正式出面坚决反对并谴责佳士得的拍卖行为。尽管拍卖当天当地部分华人和留学生在拍卖场外举行了示威抗议,遗憾的是这两个铜兽首还是如期拍卖了,并且超出了起拍价数百万欧元,不知这里面有没有中国方面抗议的因素在内,总之兽首的持有人可算是大大地赚了一笔,事后外交部发言人照例发表了“极大的伤害了中国人民感情”之类的言论。至今,关于兽首事件的报道还仍在各大网站的头条高挂着。

两个事件,不一样的内容,不一样的浪潮,不一样的声音。新星号事件被击沉的那条船价值几何还在其次,七条中国公民的生命却是永远的留在了异国它乡,在兽首与人首之间,我们的同胞们表达了怎样的情感?

国家是由人组成的,没有人的土地,永远都称不上国家。可见人才是国家的根本,保证这片土地上所有人的幸福和安全才是国家之所以存在的基本前提。鼠兔首是圆明园流出的财产没错,但150年前的是是非非用很难用今天的游戏规则来判定清楚,毕竟,当时世界的文明程度远非今日可比。这兽首无论价值有多高,无论包含了多少历史的见证,都绝不可以与活着的生命相比,再宝贵的财产,在生命面前,永远都只能退居其后。我们不妨想象一下,如果有一天这个星球上没有了生命,那么所有的财产还有它存在的价值吗?

圆明园的毁灭,将之称为英法联军的暴行毫不过分,放在现代,无疑是野蛮的强盗行径。但翻出150年前那段历史,又不得不承认当时人类的文明程度远非今日可比,如果没有清政府扣押39名英法谈判使团人员并杀死其中二十人的无知举动,或许也就没有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野蛮报复行为。鸦片战争起因错综复杂,看似西方列强恃强凌弱、辱我中华,实则与清政府闭关锁国、愚昧无知、妄自尊大的一系列错误做法有着莫大干系,准确地说应该是因文明程度差异而引发的一场错误战争。圆明园被毁,无论英法联军的真实意图是什么,二十条谈判使团人员的生命就搁在那儿,这个理由或借口我们谁也无法回避,当时英军指挥官额尔金在北京城内贴出布告称:“宇宙之中,任何人物,无论其贵如帝王,既犯虚伪欺诈之罪,即不能逃脱其应有之责任与刑罚。兹为责罚清帝不守前约及违反和约起见,决于九月初五日焚烧圆明园。所有种种违约行动,人民未参与其间,决不加以伤害,惟于清室政府,不能不惩罚之也。”虽然英军的做法在今天来看属于以暴制暴,但在当时,不难看出他们视本国公民生命至上的理念?

新星号的沉没,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无论俄罗斯方面如何辩解,都掩盖不了其违反国际法的实质。按船方说法新星号是在公海被俄罗斯边防巡逻艇追上的,这时俄方已失去了紧追权,更谈不上动用武力。即使按俄方说法新星号当时仍在俄罗斯二百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内,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11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对于在专属经济区内或在大陆架上,包括大陆架上设施周围的安全地带内,违反沿海国按照本公约适用于专属经济区或大陆架包括这种安全地带的法律和规章的行为,应比照适用紧追权。”新星号显然并没有违反俄罗斯关于专属经济区内的法律和规章,违反的是擅自离港出境的规定,俄方的紧追权只能从其领海开始,所以俄方即使在其专属经济区内也没有紧追权。再者,公约第225条规定“在根据本公约对外国船只行使执行权力时,各国不应危害航行的安全或造成对船只的任何危险,或将船只带至不安全的港口或停泊地,或使海洋环境面临不合理的危险。”对于新星号这样的民用商船,俄罗斯即使想要强行扣押,最多强行登临该船,控制其返航,万万没有开炮攻击的理由,何况一开就是五百发炮弹。索马里海盗抢劫时尚且是用小艇靠近强行登船,一个大国的军舰居然是直接就用炮轰,这样的军舰,不是流氓是什么?

一件150年前说不清的旧案,爱国人士们义愤填膺,从民间到官方,律师团、赞助商、民间协会、文物局、外交部,甚至还出来个爱新觉罗宗亲会,大张旗鼓地对佳士得、对法国口诛笔伐,又是威胁又是抗议,甚至不远万里跑到法国去打一场毫无由来的官司,结果兽首还是拍卖了,气急之下国家文物局居然紧急下文“认真审核佳士得拍卖行及其委托机构、个人在我国申报进出境的文物。”真不嫌害臊,还怕脸没丢尽,居然使出个小孩子打架的招数来。文物出入境自有法律规定,文物局的文件算个屁?难道你的文件比法大吗?是不是此前佳士得出入境的文物就没有“认真检查”过?

七个中国公民的生命没了,没有律师援助,没有赞助商,法国也有俄罗斯使馆啊,爱国华人和留学生们可以为了两个兽首跑到拍卖场外示威抗议,难道为了七个同胞的人首你们就不能到俄使馆外喊上两嗓子?就算找不着俄国使馆的门,再笨也会用谷哥地图搜一搜吧?哪怕做做样子也行啊?我看了看网上关于兽首事件的留言,抵制法货、抵制家乐福、封杀佳士得、没收佳士得在华财产、对法开战、血债血偿等各种言论无奇不有。圆明园当时属于大清国的皇家园林,爱新觉罗家的私人财产,150年前英国人就说了,这是和大清国皇帝的事,与老百姓无干。150年后却冒出了这么多受害者,莫非都自认是爱新觉罗家的后裔或臣子?大清国早已玩完快一百年了,人家爱新觉罗家还没有和国民党算帐,一大群愤青倒和法国人叫上劲了。俄罗斯侵占中国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算是旧帐,咱不提了,眼前七条同胞的生命没了,怎么就没人站出来抗个议?难道七个同胞的生命真的就没有鼠兔首那两个铜玩意儿珍贵?

在生命与财产之间,我的同胞们,哪个份量更重?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2 comments:

  1. 外交部发言人照例发表了“极大的伤害了中国人民感情”之类的言论。

    搞笑,共产党就爱说官话.
    不过我不算,至少我没被伤害

    ReplyDelete
  2. Tim Johnson是美国《麦克拉奇报》(McClatchy Newspapers)的北京办公室主任,负责中国和台湾新闻。他于去年七月份在自己的博客“中国崛起”(China Rises)发表文章〈感情被伤害的中国人〉(The hurt feelings of the Chinese),文章以讽刺、幽默的手法暗喻中共当局惯用这句陈腔滥调,以获取同情,进而批评他人。

    在中国经常听到的一句遁辞是,某事 “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这意味着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中国上上下下都有统一的看法和反应,也倾向于有相同的情绪反应。我们都知道这是概括的说法。所以这种说法被人们──经常是中共当局──用以陈述某种观点以获得支持。这使我想起《中国日报》的一篇关于伦敦城市大学(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的报导(网址: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08- 07/08/content_6826398.htm),这篇报导显然是说,伦敦城市大学在五月因达赖喇嘛在“促进全球和平”的角色授与他名誉博士学位,该校为此而道歉。《中国日报》说:“此举激怒和冒犯了中国学生和网民,他们呼吁抵制该校,因其授与达赖喇嘛名誉学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我猜大多数的中国人甚至不知道这件事。我当然不知道,尽管我只是看报纸。我猜人们的感情可能被伤害,却不知道到底什么伤害了他们的感情。事实上,用“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透过Nexis数据库快速查询,可以找到过去三个月中的八十八个搜寻结果。有很多感情被伤害了。就算奥运火炬事件使中国人有很多可以生气的地方,但是在我看来,似乎每个星期都有人因为这件事或那件事而被伤害了感情。以下是部分例子:

    四月十三日──新华社社论将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称为“令人恶心的人物”,该社论表示,她将西藏问题和奥运混为一谈,“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四月十五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美国众议院通过支持西藏的决议案后表示:“我们要求那些少数议员尊重现实,放弃偏见,立即停止会伤害中国人民感情和中美关系的不当评论与行为。”

    四月十六日──中共驻渥太华大使馆发言人田玉振,警告加拿大国会议员“避免做出伤害中国人民感情和破坏双边关系的事。”

    四月二十五日──胡锦涛告诉法国外交使节,火炬传递的纷争“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它们已经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五月二十四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痛批达赖喇嘛访问英国,声称此举“不但干涉了中国内政,也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六月四日──在戛纳电影节(Cannes film festival)上替达赖喇嘛说话的影星莎朗·史东(Sharon Stone),被上海电影节列为不受欢迎的人物,一名发言人说:“她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