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8 May 2009

五四话全球民主大势

尽管民主以德先生之名成为五四时代最为响亮的口号而传至后世,但民主概念进入中国并不从五四运动始,中国于1911年辛亥革命就已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由中国民主先行者孙中山领导的以革命手段建立起来的共和国虽然持续不长,但民主从此成为中国无数仁人志士矢志不移的追求目标。

截至1919年的五四运动,被称为德先生的民主渐渐深入人心,民主从此成为中国政治尤其是舆论舞台上再也无法撇开的话语。蒋介石摆脱不了民主的愿景,因为孙中山曾以军政、训政、宪政的民主三阶段对中国人民给予了承诺;毛泽东也不能不讲民主。不仅在国共合作时期,共产党批评国民党独裁,向国民党要民主,即使是在1949年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后,仍然以新民主主义或社会主义民主号召向往民主的中国人。尽管民主至今难以真正进入中国政治的殿堂,但即使是在目前,中国官方媒体开动宣传机器大批普世价值之时,也不时有类似《民主是个好东西》的声音传来。

不过,全球视野下的民主同民主在中国的多舛的命运却形成对照。从世界民主发展史的角度看,起源于西欧与北美的民主制度在二十世纪下半叶获得了空前的进展。按照统计,1946年全世界仅有20个民主国家,而到了2008年,世界193个国家中已有89个民主国家。

从二战结束以来,世界先后经历了三次大的民主化浪潮:第一波发生于1970年代的南欧,葡萄牙、西班牙先后摆脱专制建立了民主;第二波发生于1980年代,南美各国次第实行转型汇入民主潮流;第三波则是以1989年柏林墙倒塌为标志的苏东波大潮,以苏联为中心的东欧共产主义世界的解体而使得东欧各国成功进行民主转型。正是因此,美籍日裔学者福山表示历史已经终结,自此的世界将是自由主义、民主制度独家凯旋的世界。

然而,1990年代的乐观的民主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首先打破这种乐观情绪的是2001年的九一一事件。东西冷战结束后失去了意识形态架构的世界为宗教原教旨主义开辟的空间。继九一一而来的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及其后果引发了对民主制度的严峻的质疑。近年来,法国政治思想界关于民主的讨论增多,不少著述对民主制度的运行、民主的功用,民主的能量、民主的先天缺失甚至民主的生命均提出了质疑。此方面的代表作包括巴黎政治学院教授埃尔迈的《民主的冬天》,沙尔文的《后民主》等等。

引起对民主体制质疑的大致有三方面的原因。第一,在西方老牌民主国家,民主体系运作出现了一些运作故障:由于长期的繁荣与和平,民主国家的社会保障体制渐渐难以支撑越来越大的福利开支,贫富差距出现积重难返之势。同时,定期民主选举已日渐不能满足选民对政治人物的要求。选举难以鼓动民众的热情,民主丧失了部分动员能力。

第二,由于九一一事件的冲击,布什治下的美国发动了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企图输出民主。但在阿富汗和伊拉克这种缺少公民社会传统的国家,外在强加的民主显然难以顺利移植。

第三,面对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退出历史舞台之后,各种变种的专制政体在特定时期和特定环境下显示出相对的效率。这类政体包括伊朗的神权政体、委内瑞拉的石油加左翼民粹政体,尤其是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在目前的世界上,这些制度模式也可能表面承认民主的普世性,但同时以文化和传统拒斥之。一些国家也可能同时表现出一定的进攻性,直接挑战民主制度。这类例子较为典型的就是所谓《北京共识》的存在。

不过,尽管起源于欧洲的民主社会模式目前遇到困难,但从历史上看,目前对民主制度的质疑并非意味着此乃民主体制第一次遭遇挑战。从历史的长程看,民主制度经历过凯歌行进的高潮,也曾渡过徘徊观望的低谷。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共产主义阵营一度兴盛,但柏林墙倒塌带来的却是民主的空前推进。对民主持乐观态度的学者认为,民主有着持续发展的能量,原因无别,正是由民主的特性所规定。因为民主是一个开放的系统,有着不断自我完善的机制。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