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6 June 2009

中国网友的“5月35日”

微软5月底暂停了古巴,朝鲜等五个“敌国”的MSN服务后,但没人预料到,“报复”会来自不相干的中国。

6月2日下午,中国大陆网民发现包括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博客网blogspot,社交网路及微博客服务网站Twitter,相册分享网站flickr等十几个网站已经被屏蔽。此外,中国的GFW还屏蔽了微软的HOTMAIL,BING,LIVE三个网站,涵盖了信箱,搜索和社区三项服务。这些被屏蔽的网站大多在世界范围内广收欢迎,因此,著名博客作者连岳说,“中国政府今日下午颁布全球优秀网络公司名单。

受害最深的当属全球首富比尔盖茨所创办的微软公司。5月29日,微软宣布,全球同步推出搜索品牌“Bing”,中文名称定为“必应”,与GOOGLE等进行竞争。6月2日上午,微软MSN副总裁刘振宇还在对中国媒体强调,微软也将根据中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屏蔽非法信息,但当天下午,“BING”就惨遭屏蔽。一般认为,上述网站遭屏蔽的原因是即将到来的六四二十周年。

而国内的微博客“饭否”、P2P网站VeryCD等知名网站都在3日起暂停服务,进入“维护”状态。网民3日开始在网上进行的“中国互联网集体维护名单”统计,截至4日凌晨,已经有超过200个各类型大小网站、论坛、博客等,进入维护、关闭部分功能、或者使用方面增加限制,而这些网站称将在几日之后恢复服务。有消息说,在中国使用最广泛的即时通讯软件(IM)QQ的所有者腾讯公司收到相关“上级通知”,即日起,超级管理员权限上交,交由有关部门专人负责。

是的,二十年了,但在中文互联网上,六四却仍是绝对的禁忌。很多网友都在博客上纪念这个日子,但公开的文章往往很快被删除。博客王小山说,“是不是太敏感了?连我这种怂蛋,没任何计划和作为的人都享受24小时多个保镖服务了。”

昨天,博客徐星来到了戒备森严的广场,他说,“我观察了一下周围,以我几年可怜的行伍经验看来,突发奇想,要是我冷不丁高喊一句“三排长!”估计得有几百人立正,高声答“到!”不回答的,准是被组织起来的街道老头老太体们。”

网友们只能采用更隐晦的办法去称呼“六月四日”这个已经更为“敏感词”的日子,比如,“五月35日”。

金融时报的报道说,“今天是5月35日——至少对于想要谈论天安门事件的中国博主来说,是这个日期。这个日期是互联网用户本周发明的,它是通过把5月份延长,使其包括6月份的头四天而得出的——到目前为止,这逃过了审查。另一种常见的称呼是“8平方”,即64,用以指代6月4日。这尤其在记录关键词的BBS和QQ群中经常见到。

最近在博客上批评了中宣部的北大教授夏业良写道。“这几天很特别,我的电脑也跟着特别起来,不用我自己费事,用得好好的,突然它会自动关机,然后又自动开机。”他说,这几天博客发文基本上是每帖必删,如果有幸存者,感觉如同中了大奖。而其他网友的博客,有些被封,有些则挂了长长一排隐藏黑旗,好像鬼子刚刚扫荡过的景象。由于刚发表过敏感言论,他也感受到了压力。“出门看到不少陌生人,我看他们,他们看我。”他说,“领导很关怀,昨天打了几次电话,态度很亲切。许多境外媒体想采访,我病了,不舒服,没有时间,心情不好,不方便,日期不对。”夏业良把自己的博客网页背景色彩改成了黑色,以表达哀悼,对此,“老大哥”发话了,他的博客的网络服务商——门户网站搜狐(Sohu)——关闭了允许博主重设背景色彩的功能。

从6月2日起,任何人如果想要更换色彩,都会收到一条信息,表示由于“技术原因”,这一功能已被停用,但会在三天内修复,届时将是周五,六月五日。

夏业良说,而在北大校园里,气氛也非常的微妙。他说,“昨天在(北大)校园,我穿白衣,看到不少学生也穿白衣、白裙,我们没有联系,相互之间也不认识,只是巧合而已。”

昨天,博客赵牧写道,“恐惧的一个常见原因是自知罪孽深重”。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