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1 July 2009

当局坚称民族政策正确 学者斥为鸵鸟政策

新疆乌鲁木齐骚乱半个月后,中国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吴仕民周二向媒体表示,乌鲁木齐发生的暴力事件与政府的民族政策毫无关系,政府无意调整政策。他表示,过去六十年间,民族政策不断充实、完善,已经形成了适合国情的完备的民族政策体系。吴仕民再次将乌鲁木齐骚乱归咎于境外分裂势力。

中国的民族问题也恰好是正在香港举行的中欧社会论坛活动的一个主题。一名出席中欧论坛小组会的内地学者不无忧虑地说:“在新疆骚乱中,‘七七事件’比‘七五事件’更严重!”“七五事件”是指七月五日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因示威而转变成骚乱,并被当局镇压的事件,至今死亡人数已升至197人,伤者有1721人;“七七事件”是指镇压後两天,大批汉人一种报复性的示威行动,他们手持自制武器,包括斧头丶刀和棍,治途高唱义勇军进行曲,一名参加女子接受电视台访问时表明,要保卫家园,总不能老是给维吾尔族人欺负。

事件反映的,明显是民族冲突,但当局一直迥避用这个字眼,也拒绝承认这是民族问题,“七七事件”更是从不宣之於口,上海大学历史系教授朱学勤出席名为“认同与全球化:中国民族主义悖论”的中欧论坛小组会时形容,“这是我所知的最鸵鸟语言”,他指出,中国的民族政策未能与时俱进,将不能解决现时的民族问题,可惜当局在将来一段长时间还是会用这种鸵鸟语言面对民族问题。

朱学勤还披露了汉人示威中高叫的一个口号:“只要王震,不要王乐泉”。王震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出任新疆军区司令员,以铁腕平定当时的新疆骚乱,而王乐泉则是现任新疆党委书记。朱学勤把这种心态与伊朗七十年代末期,推翻白色统治的巴列维王朝的科米尼时代相比。他会後不愿再作解释,但有与会学者指出,事件反映汉人难以接纳外族人的非文明包容态度,而自视过高和非文明心态亦令他们不抗拒用高压手段解决问题。有汉族示威者在“七七事件”当天有所行动时,被香港传媒拍摄入镜头,示威者随即以刀威胁记者交出录像带,暴力不亚于被汉人指为悍猛的维尔吾族人。

出席同一会议的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萧功秦缕述中国百年来的民族主义不同类型,归结出两个贯穿不同类型的特点:一是高调的民族主义,是道德性的,例如不反对西藏和新疆独立,便是不爱国;二是大国心态,但与本身实力并不相符。筹组是次一连两天会议的中欧论坛基金会主席陈彦指出,在改革开放三十年中,中国的民族主义慢慢与外界互动而凸显,并产生抵抗情绪,到了政治层面,变成今天的民族主义。他期望透过会议,让大家交流探讨,增加了解。

会议将于二十一日结束,议题还包括海外华人的中国民族主义和各地民族主义比较,讨论成果将向日后举行的中欧论坛大会汇报。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