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8 August 2009

扒掉中国愤青那条三角裤

有人讲了一个讽刺独裁时期的阿根廷的笑话,在此援引:

两个大学教授去看服装表演,演到精彩处,姑娘们幻化着五颜六色的泳装,像蝴蝶一样在台上款飞。“我们的政府就像挂在姑娘臀部的三角裤,”A教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啤酒,有点醺然地说。“老兄何出此言?”B教授舔了一下有点干燥的嘴唇茫然问道。A教授哑着嗓子笑了:“这还不明白吗?人人都希望它掉下来,只有她自己想把它坚持住。”

这话笑话极具杀伤力,深入骨头。从人性来讲,如果人人可以自由选择,谁都希望独裁者下台,而不是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从象征来讲,把那块掩羞的布扯下来,她们就不敢招摇撞骗了。如若扒光了还能在台上自信地摆POSE,那是百毒不浸,我无话可说。愤青还没有到那个地步,愤青还是要点面子的,他们要用一条“爱国”的三角裤把自己的丑陋遮蔽起来,期望走上星光大道,然后说,你们看,我们爱国是不是很性感啊?我们爱国是不是很出位啊?我们爱国是不是很风光啊?

我就不给愤青这个面子,我就要把愤青那条三角裤扒下来,让他们赤条条地,让天下人看得清清楚楚,哦,原来爱国的下面是那玩艺啊,呵呵。愤青会不会觉得被扒下三角裤是一件很丢丑的事啊?依我看,这不是什么丢丑的事,被扒下来了,反倒可以证明自己也还是一个正常人啊。

最可怕的是,一个人被别人裁成三角裤穿起来还自鸣得意,甚或是自己争着要做别人的三角裤。此时,人人都希望它掉下来,三角裤反倒不乐意了,要誓死捍卫,而且还叫嚷着说,不能扒,扒了我们,“中国不高兴”。那我就点一把火把三角裤给烧了,你信不信?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2 comments:

  1. 送给愤青三个字 草泥马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