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0 August 2009

微博在中国的倒下


所谓“twitter”,是一种微博客的形式。可以用网络、或者手机,随时将所见、所闻、所感,用很短的语句,发表到互联网上。

二零零九年,中国的网络上有很多大事。上“twitter”这种微博客,在中国的网上有了很多的使用者,也有了很多的类似媒体。比如说“饭否”、“做啥”、“叽歪”,这种微博客的公司。在"twitter"这种多对多的传播形式下,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家独立的媒体,而且同时可以跟随很多人,也可以被很多人所跟随。这样的多对多形式,营造了一个讨论的平台。但是这种高度自由度、有效率的微博平台,不出所料,在中国目前的信息管制和封锁条件下,无法真正存在。

随着新疆乌鲁木齐骚乱以后、网络上的全面整治,一连串国内的几家“twitter”的翻版,象“饭否”、“骚乱”,也都被关闭了。而国际上的“twitter”,这个网站本身也被防火长城挡在了外边。尽管如此,即使是在墙外的“twitter”,还是集合了很多中国大陆的对技术、对媒体、还有对时政感兴趣的超级“推友”。这些“推友”,都知道怎么翻过防火墙。他们在彼此之间,交流很多技术信息,翻墙继续在“推特”上发表言论。而且,他们很自豪地说,‘twitter'封得住,武术会上树”,对中国政府精心设计的防火墙,无疑是一种嘲弄。

也正因为此,政论性的“推友”在“twitter”上,就格外地集中。那些短小精悍的政论语句,还经常被反覆地所谓"类推",就是在不同的“推友”之间,转载并且流传开去。

我们来看一个最近的例子。就在成都法院以“颠覆国家罪”审判追究学校“豆腐渣”工程在四川地震中倒塌的谭作人,这一案件引起了网民们的愤怒。北京的艺术家艾未未和一些网友,专程到成都去为谭作人作证。尽管成都法院和公安部门使出各种手段,阻挠、打压这些民间的抗议,但是有关谭作人的审判、议论,还是在“推友”之间,广泛地传播。中间流行得相当广的一句话就是“我们都知道今天真正被审判的是谁”。而很多网民,从“twitter”上开始,进行给“良心犯”郭宝峰寄明信片的活动。有的“推友”半是调侃、半是辛酸地说,“阿甘说,生活就像明信片,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张寄给谁。”

更有的“推友”,就谭作人的案子,问出了发人深省的问题。他说除了中国,有哪些国家会在数年间有数十次的‘意图推翻政府”?为什么在共产党宣称的百年难见的盛世中,会有这么多人,赤手空拳地想推翻一个政府?共产党的确欠我们一个解释。也还有的“推友”,富有创造性,用对联的形式,说出了他们对政治的批判。上联是“必须有证件”,下联是“不许有政见”,横批“和谐社会”。

在诸多的有关谭作人一案的推文中,最最动人的还是在推友们中广泛流传的、摘自谭作人给他的妻女信中写的一句话,这个推文是这样说的:谭作人在狱中写给妻女的信中说,‘你们是我的眼泪”。

看到这些锋利的、愤怒的、调侃的、或者是动情的短句,在“twitter”上继续流传,更使我相信中国的网民,对于自由和民主的追求,是不会被网络管制所长久压制住的。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