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5 August 2009

民主的源泉来自民间社会自身

针对今天非洲国家尼日尔就是否延长现任总统任期举行的全民公决,综观全球都可以找到例证的领导人想尽一切办法拒绝放弃政权的现象。

保罗-比亚自1982年起就担任喀麦隆总统,曾下令修改1996年的新宪法,删除其中限制总统任期的条款。伊德里斯-代比1991年成为乍得总统。2005年,他也修改宪法,取消限制总统任期的规定,在2006年再次连任。本-阿里自1987年起执掌突尼斯最高权力,此后几次修改宪法,连任第二次、第三次之后,索性于2002年取消了其中的任期限制和年龄限制,他将可以在2009年谋求第五次蝉联任期。俄罗斯总统普京虽然于2008年遵守宪法规定,没有谋求第三个任期,但他指定的接班人梅德韦杰夫修改宪法,将未来总统任期从目前的四年延长至六年,而且没有任何规定阻止普京在2012年再次参选。金正日1994年取代父亲金日成,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他目前染患癌症,但据传,他已经指定他的小儿子金正云接班。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1969年政变夺取政权,此后以“革命领导人”自居,从未组织过选举 。查韦斯1998年当选委内瑞拉总统,此后以全民公决修改宪法,得以在2006年连任,今年2月,他再次组织全民公决,以便在2012年第三次参选连任。

专职体制其实与文化根源无关。五十年代,人们曾尝试以拉丁文化解释拉美洲国家的独裁政权的事实。但是,后来,我们看到拉美国家如何走上了民主的道路。人们也曾试图以孔子文化解释东亚出现独裁政权的原因,也曾认为阿拉伯文化、或者伊斯兰信仰与多元政治不相容。中国虽然没有走向民主,但是,台湾实现了民主。土耳其曾在民主与仰仗军队的世俗专制政体间摇摆,但如今,恰恰是取源于伊斯兰信仰的政党保证着土尔其的民主进程。

那么哪些迹象表明一个政权正在走向独裁呢?第一个信号就是对选举自由的侵犯。在一个民主国家,领导人可以在选举中失败。选举结果的不确定性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但这还不够。反对派真正形成一种力量也是一个因素。政权应当尊重反对派,反对派也要自己尊重自己。另一个维系民主的因素是新闻自由和学术自由。司法独立则可以是对抗任何专制政权的依托。还有一个人们往往看不到的因素,那就是经济手段。本-阿里可以通过税收或银行贷款控制突尼斯社会,让反对派力量窒息。

无论是独裁,还是民主,真正的源泉都来自民间社会自身。外部世界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外国没有办法可以阻止独裁政权上台。但是,谨慎持重至少可以给那些在国内为自由而战的人以希望。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