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6 August 2009

杨恒均:我的朋友许志永

许志永是我的朋友,不是因为我们见面多,而是我们的每一次见面都能够很谈得来,很多观点相近。记得有一次在北京和一帮朋友吃饭,满桌子都很激烈,要打要杀的激情笼罩了饭桌,唯独我和志永兄“据理力争”,我们两人都认为社会变革要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扎扎实实地推进,最重要的是,我们都相信,只要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一起努力,“政治”总会有好起来的一天。

我们的观点无疑受到和我们有相同信念却更激进的朋友们的“围攻”,他们说我们太温和,“把希望寄托在体制内”,很显然,我们两人是少数派。饭桌上的朋友几乎都认为这个体制已经烂了,无药可救了,即便你不去加速它的溃烂,也不要奢望通过努力去改进它。我和志永兄只能沉默,记得那次吃完饭后,我们两人送走了其他人,又在一起聊了很久。

志永的内心和外表一样,给我一种扎实和可信的印象。我对他的思路和作为非常赞同。在这样一个积重难返的国家里,他创立的公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民众维权,培养公民意识,建设公民社会,以微薄的力量试图把走入邪路的社会推回到法制的轨道上,那作用是让我汗颜的。而我最欣赏的是他面对“不可能的任务”时的依然平和与理性。和我一样,志永从不讳言“政治”,他的目的就是要让中国的政治更和谐,更适合民众,不那么肮脏,变得美好。

志永是有抱负和理想的,但身为维权和社会活动人士,我能够感觉到,他始终把他帮助的那些弱势群体放在第一位,绝对不会为了自己的理想而让那些他想帮助的弱势群体和个人受损。在我们那天的交谈中我感觉到了,在这次公盟被整肃时,他在处境艰难时却仍然为那些想帮助他为他出头的普通民众着想,让我更深地感觉到他的这一品质。

志永是我的好朋友,六月初在一个研讨会上见到他时,才是我们第四次见面,但我已经感觉到这是我的老朋友了。他把一顶旅游帽斜戴在头上,有点调皮的打扮,引得我想笑。他仍然是理性、平和、与人为善。更重要的是,我始终认为,他和我一样,相信这个体制里好人还有很多,相信只要经过大家的努力,中国是有前途的。在上上次我们单独聊天后分别的时候,我们互相握手,互相鼓励。

但这次从国外回来就听说公盟被查抄了,不过,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也算是和志永一样吧——“与人为善”。我希望通过听证会等弄清楚,按照法律程序来,如果真有什么困难,或者真是因为经济问题,我愿意尽我所能,加入为公盟捐款的行列。

也就是抱着这样善良的愿望,我一直没有联系他。直到星期三中午我从机场回到市区的大巴上,接到北京的一个电话,电话里的朋友告诉我,早上五点钟,五个警察开着两部车把许志永博士从家里带走了,他被拘留了。

北京,天还没有亮的五点钟,志永家有人敲门,等他打开门时,一个武装警察和四名便衣蜂拥而上,围住他……我已经好久没有写间谍小说了,没有写克格勃和中央情报局了,而且,即便写,我也想不到那场景会在北京,2009年的北京,刚刚举办奥运会,中国金牌世界第一的北京……

志永是我的好朋友,可我并不为他担心,要就是搞错了吧,或者不如你们快快审判他,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当场释放他的,而他也会一如既往地包容和原谅你们的错误。

前两天读张博树兄赠送的书时,看到了一句十年前就读过,可已经渐渐遗忘的句子,于是准备抄下来,没想到还没有抄写完,眼睛就有些发酸……你们怎么连许志永这样温和理性的年轻人也抓进去呢?想一想目前还被拘留的刘晓波,还有在监狱中的黄金秋,还有我知道已经被抓起来,却因为家属还抱有希望而不愿意透露案情的无名的朋友们……

是谁失去了理智?我的理智还在告诉我,虽然许志永是我的好朋友,但我并不为他担心,我倒是担心那些在五点钟敲响了他的家门,好像克格勃一样的人,因此,我把抄下来的那句话修改一下送给他们。要知道,这句话曾经在欧洲、亚洲、非洲,以及在风雨如晦的台湾都被人传诵,并且,都被证实过是颠覆不破的真理,那句话是这样说的——当你们在法庭上审判他的时候,全国人民都在审判你们!而我们所有的人,总有一天都会被历史审判!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