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6 August 2009

法律学者范亚峰谈公盟被取缔事件

以下内容是法国国际广播电台8月5日《当今世界》节目

问:范亚峰先生您好,请问您怎么看待最近的公盟被查封并取缔这一事件?对许志永的前景怎么预测?他会被很快释放还是要过一段时间,甚至到国庆之后?

答:公盟事件实际上是维权运动遭受大规模、高层次打压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从总体上说,这一事件是对中国共产党的法治理念的一个重要检验。从2000年到现在,将近十年时间里,中国民间的依法维权运动非常重要的一个体现,就是法律人和普通公民合作、依照法律维护自身权利的公民行动。在这个基础之上,公民个人以及律师和民间组织不断汇聚形成社会运动,即我们通常所讲的维权运动。

今年以来,我们看到维权运动受到大规模的打压,比如几十名维权律师年检没有通过,而最新的结果是,从7月14日到29日,公盟从四个方面受到了打压:一是巨额罚款,经济上让它破产;二是法律上取缔,让公盟处于非法地位;三是房屋上赶走,让公盟办公室和许志永租住的地方都无法继续租用;最后一招就是人身自由上的抓捕,7月29日,许志永失去自由。从这四个方面来看,毫无疑问,对公盟的打压是精心策划、一气呵成的。我的判断是来自非常高的层次,而且是统一的意志。

这一事件之所以发生,我想是因为09年重大的社会危机,尤其是7月5日的新疆骚乱出现之后,以及此前的石首、邓玉娇案、最近的通钢事件,中国政府有一种巨大的不安全感,这这种情况之下,展开了针对公盟、益仁平、微博客和天益网等一系列的打压行动。

我个人的看法是,这一系列的打压行动是非常愚蠢的,是自己把中国社会体制内的改良派和温和派推向更加激进、对现政党和政府更加失去信心的状态。从某种意义上说,就像我前几年所讲的那样,中国共产党迅速形成政权危机的话,一定是因为自己错误的战略。这种错误战略,三年前我就说过大概是三个,一是大规模镇压家庭教会,二是大规模镇压维权运动,三是攻打台湾。现在看来,与台湾的关系有一定改善,09年对家庭教会的打压从全局上来说也不是很严重,但是对维权运动的打压,毫无疑问,是执政党在自我酿造政权危机,使更多的公民对中国的法制和司法彻底丧失信心。对公盟以及即将展开的一系列针对民间组织的打压,是非常愚蠢的。在这一点说,我认为胡、温两位开明的领导人对这样一个事情,应该有政治家的担当,对于中国的民主法治的进步,承担应有的历史责任。

问:当代中国公民社会的主要力量,尤其是律师、记者、维权人士和体制内开明力量的互动会不会因为公盟事件受到影响?或者说公盟事件是不是宣告这条路基本上被堵死了?

答:那倒未必,09年中国的形势是非常难以理解的。从08年到09年,在全球金融危机的背景之下,中国三十年来的发展模式,即经济自由和政治威权的结合,在表面上似乎在世界各国中受危机影响最浅,但事实上,社会矛盾的程度,比西方国家更加深远。应该说,中国正处在一个必须进行大的变革,开启真正的民主法治建设的关键历史时期,这当中,总体来看应该说中国政府面对民间的力量、面对公民社会的变革诉求,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强硬路线,一条是相对温和开明的路线,这两条路线有非常复杂的交织,但总体上,我们应当看到,旧体制是在不断地后撤,所以说,单个就公盟事件来说,无法影响整个中国社会走向民主法治、寻求更多公民权利保护的历史大趋势,这个大趋势是谁都无法改变的。所以说,从短期看,公盟等一些民间组织可能会遭到一些打压,但是从整个中国民间社会的全局来看,现在的威权统治已经很难对民间社会彻底绞杀,尤其是互联网、多媒体、家庭教会,包括庞大的法律人群体,以及体制内深受市场经济和民主法治影响的社会主流开明人群,这些力量,都是无法从根本上剿灭的。对公盟的打压充满了试探性,这一轮打压的结果也很难预料。如果有更多的人指出,中国法制和民主无论对于民间还是官方、包括既得利益集团自身,都是一个切实的保障。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反对这样一种倒退,推进在政治上的进步,还是有可能的。

问:公盟本身对一些政治上敏感的事情,比如新疆西藏和一些群体性事件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为什么离国庆还有两个月的时间,高层当局就对公盟下手?这种时间上的考虑,您觉得是出自什么样的策略?

答:我个人认为公盟被打压和十一没有什么关系,应该是新疆骚乱之后,以及中部和东北的几个群体性事件发生之后,现政权有更强的不安全感。所以说,未来这种从紧的基调很可能要延续到十一之后,目前对公盟的打压已经不能被视为是为国庆所作的安保,而是一轮新的调整。

问:您刚才提到说,目前对公盟的打压可能是当局的一个试探性行动,那是不是说,如果中国的公民社会对公盟事件的反应非常强烈的话,有可能会遏制当局对其他非政府组织的进一步压制?

答:这里面很重要的一点是需要恰当的应对,而不是一种激烈的姿态。恰当的应对,需要去寻求现代社会的法制、民主、专家、技术等规则生成的模式,寻求民间力量的稳健的、温和的、理性的恰当表达。就此而言,应该说过去一二十天来所形成的目前的反应,应该说还是不够的。

问:最近笑蜀发表评论,提到公盟本身的性质就是一个法律人的组织,他们本身承担着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救济的角色,现在他们自己也受到当局打压,那么谁来为他们扮演救济者的角色?

从整体上来讲,中国民间社会逐渐在这个过程当中会形成一个态度。目前而言,这一事件还处于演进和生成的过程当中。举例而言,益仁平对于这种“选择性执法”的态度,就更为成熟、恰当、稳健和理性,而且也收到了不错的效果。现在为止还没发现第三起“选择性执法”。因此依法维权、中道维权的原则,仍然是我们应当采取的态度。也就是说,要意识到在当下的中国,真正具有保守、僵硬思维的人毕竟是少数。

好的,再次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再见!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