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0 August 2009

漫谈“爱国青年”

这些年,“爱国主义”教育成效斐然,有目共睹。其直接证据就是一大批“爱国青年”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脸上贴了“爱国”的标签后,自然可以占据道德的制高点,手中挥舞“爱国者”牌大棒,配合与生殖器有关的叫骂,一路排头杀将过去,大棒过处,寸草不生,尸骨累累。仔细一瞧,这尸骨之上,无不例外地被爱国青年们刻上“汉奸”、“网特”等大字.对于真正的“爱国青年”,我除了避之不及外,其实还能理解他们热血澎湃,青春激昂的劲头儿。想当年,自己何尝没有这种“指点江山,粪土美日”的激情,只不过年岁稍长,才慢慢悟出,这“爱国”两字,玄机甚多,其深藏背后的秘密,不是轻易能拿上台面,供人议论的。自那以后,“爱国”两字渐渐变得虚无飘渺起来,时至今日,竟走到了“爱国青年”们“非我族类,其心可诛”的对立面了。也难怪,在信息不对称的今天,在主流媒体日复一日的轰炸后,成长为“爱国青年”的机率自然很高。这可以归功于某种洗脑教育。关于洗脑,我曾经暗访过一传销训练班,发现所接触的传销人员,一个个五迷三道,好象被喂了迷幻药,嘴里不停念叼“我要发大财,我要发大财”。经过调查便知道了秘密:他们日夜被强行灌输快速致富的秘诀,时间一长都以为自己就是“商业奇才”,金钱、美女说有就有。据我所知,这种教育方法,也是一些邪教组织所擅长的。人是环境的产物,我不能想象,一个在民主、开放社会长大的人,会哭着喊着要去类似朝鲜那样的极权国度里生活,同样,整天受主体思想教育的北韩民众,也会认为西方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就象我们在几十年前被教育要解救天下三分之二受苦受难的人一样——普通的人毕竟不能摆脱环境的影响呀。这似乎是一个很浅的道理,但有时也会出现些例外,比如广大在国外留学的爱国青年们。

我认为,一个人要出去留学,一般会选择那些西方发达国家,去古巴、朝鲜等国留学的,也许我孤陋寡闻,好象还没有听说过。去发达国家留学,现在是一种时尚,趋之若鹜,数量如过江之鲫。按照人是环境的产物这一说法:去西方国家留学,总能接触到那里完美的三权分立制约体系、高度的言论自由、成熟的人权理念、严密的保障体制以及浸淫于人脑海里的民主观点。至少能明白这些道理:民主比专制好、清廉比腐败好、有人权比没有人权好。但时常让我感到意外的是,这些留学生中的爱国青年真要爱起国来,真要抨击美式民主来,真要维护主权大于人权来,丝毫不逊色于国内那些吃了上顿不知下顿在哪里的爱国青年。这是有许多佐证的。前些时候,一位学者在加拿大多伦多开讲座,引用了一首在国内颇为流行的打油诗:干部不怕喝酒难,千盏万杯只等闲。鸳鸯火锅腾细浪,乌龟王八走鱼丸。以此说明大陆官员腐败的一个侧面。这首诗要搁在国内,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却引发了加国爱国留学生的激愤,被指认为一件“反华”事件。在他们慷慨激昂的斗争下,那位“汉奸”“卖国贼”的专家课没讲完,就在爱国者们“义正严辞”的叫骂声中,灰溜溜拍屁股走人了。这颇让我们的“爱国青年”们扬眉吐气,反“反华”事业中又涂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并不是孤证,在互联网上,经常会有一些声称自己留学后更加热爱祖国的人饱含深情的发言。让人觉得:怎么爱国青年们都出国了吗?在外国留学的“爱国青年”们的爱国行动,也鼓励了国内爱国青年们的斗志,使他们有了一个重要论点:你们这些汉奸,口口声声美国好、西方强,但你们瞧瞧,那些已在西方国家的中国人,为什么还会这样爱国呢?

之前在加拿大被黑帮枪杀的两位留学生,就是铁杆的“爱国者”。他们在车里挂红旗,在日记中抒发对祖国无限的热爱之情(其实在国外,有些人是心虚或是要打着中国人的牌子来撑腰的)。爱国者都出了国或者出国了就成为爱国者,这种情形表面上看在意料之外,不过细究起来,却还在情理之中。分析这两位加国留学生的身份很有趣:一位的老子是富商,一位的老子是中石油的中层干部。他们都是既得利益者,需要一提的是这两位既得利益者家庭经济条件自然都相当优渥,足以支撑两位纨裤子弟在西方国家开宝马、溜奔驰、泡酒吧、玩小妞、喝洋酒、吃大餐。另外,从国内近年流行的词语“留学垃圾”,也可以看出来,象这样在国外留学的人花天酒地、骄奢淫逸的绝不在少数。我们还知道,国内手中有一定权势的,送子女留学的极为普遍。他们何以能支付动辄几十万元的留学费用,别跟我说都是劳动所得,真正靠真才实学出国留学的人,在整个留学生队伍中所占的比例究竟有多少呢?能有10%?对此我不抱乐观立场。

话说到这里,有些道理就不言自明了。圣人曰:人之初,性本恶。维护自身利益是人的天然本性,无可厚非。留学生中的既得利益者,他们的情操,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这些道德明星的。他们所要维护的,不过是自己的物质利益与政治利益而已,而如何保证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呢?如何维护自己的家庭的权势,从而让财富源源不绝,永不枯竭呢?一句话:他们必须维护这个已有的、“稳定压倒一切”的现行体系。当然,过于直接把自己的内心想法说出来,未免有些惊世骇俗,于是“爱国”便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

爱国,绝不是“爱国青年”们嘴里念念不休的“核平台湾”、“攻占东京”。也不是既得利益者嘴中的“儿不嫌娘丑”、“狗不嫌家贫”。而是热爱这片山河壮丽的热土,热爱生长在这片土地上每一位黄皮肤、黑眼睛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铲除祖国肌体上的有害病菌,痛斥每一种丑恶现象,让自己的国家政治清明,体制民主,人民富足,文化昌盛。舍此,我并不把它们纳入到“爱国”范畴。这年头,一说对“爱国青年”们不利的话,总能引来一阵与生殖器有关的叫骂。对于这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叫骂,大家已经厌烦,所以长时间来一直想怡情山水。不过,这些“贪官子女也爱国”的黑色幽默见得多了,心里总想发笑,于是便有了这些文字。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2 comments:

  1. 今日在腾讯网上看到《中国谁在不高兴》又在做广告了,文章连载还觉得不过瘾,这不又把文章放在腾讯首页继续推销那本破书,无论是博客还是博客圈都忘不了把那个完全自我吹嘘的、审美价值极差的封面搬上来。这几个人很是奇怪,有时说自己是汉奸的后代,有时又会赋予自己很伟大的历史使命,这不又把爱国主义精神与他们所谓的狭隘的大汉民族主义等同起来,将爱国主义精神贴上愤青的标签,然后诬蔑愤青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危险,进而否定爱国主义精神,最终写出了一篇《我们都是汉奸的后代》的“杰”作。


    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在中国的内涵基本上是一致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里的中华民族指的就是中国的全部民族,而不是单纯的某一个或是某几个民族,他们竟然会故意连这么简单的常识也装作不知道,以此来忽悠中国人民。他们将民族主义诬蔑为狭隘的大汉族主义,进而将爱国主义精神与狭隘民族主义甚至极端民族主义等同起来,他们不但否定了民族主义,同时也否定了爱国主义,然后把这些罪名全部扣在愤青的头上。


    他们借此荒谬的逻辑,诬蔑愤青要挑起民族争端,真是岂有此理。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只有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的“藏独”“疆独”“台独”才具备极端民族主义的能力和资格,他们才是中华民族最大的危险,而那些毫无组织、毫无预谋、毫无资助的愤青怎么会成为中国最大的危险呢?


    愤青不过是表达愤怒的一群青年而已,他们心系中华民族与整个国家,抵制外来压迫与欺骗,反对国外势力干涉中国内政,仇视权贵贪赃枉法、欺压百姓。可在这些另类人眼睛里,心系民族与国家竟然被说成是挑起民族纷争,抵制外来压迫与欺骗竟然被说成是义和团行径,反对国外干涉中国内政竟然被说成是抵制世界主流文明,仇视权贵贪赃枉法、欺压百姓竟然被说成是想成为权贵的一份子,中国人睁大眼镜看看这帮人的真面目吧!


    这几个二愣子,写文章总喜欢断章取义、咬文嚼字、不讲逻辑、不讲证据,仅凭主观臆断,《我们都是汉奸的后代》就是他们的代表作,这样的垃圾文章估计流氓听了也会骂流氓的。他们唯利是图、颠倒黑白,不遗余力地到处推销那本破书,为了几个臭钱,连自己的祖宗都敢骂,连爱国主义都敢侮辱,连汪精卫、秦桧之流都敢给予平反,这到底是一群什么什么样的人呢?


    愤青只要一开口,这些二楞子就利用美国主子为他们提供的各种宣传机器进行疯狂撕咬甚至封杀,《08宣言》和《中国谁在不高兴》就是他们疯狂撕咬的代表作,这些反宪法、反社会主义的愚作通过各种手段在网上大肆流传而不受半点限制,而《09建言》和《中国不高兴》则成了他们极力*的目标,只有在极个别非主流媒体才能上看到。


    他们使劲各种招数诋毁、侮辱甚至加罪于愤青,凡是和他们主子意见不一致的言论不是以“人权、民主、自由”等遮羞布进行“说服”教育,就是以“愚民”“*”等字眼进行“文革式”侮辱,再不就是动用黑客工具删贴、封博,也有干脆把“言论自由”这块遮羞布撕掉,扛着红旗打红旗,利用小纸条以“言论和党中央决议不一致”进行威胁、恐吓,这个时候“和党中央保持一致”竟然成了他们打击异己的工具,事实上他们从来都是奉行“凡是反对党中央,凡是和党中央对抗即真理”的原则。好个贼喊抓贼,当贼都那么理直气壮、气壮山河,这就是他们一贯使用的卑鄙伎俩。


    愤青为什么让他们这么害怕呢?我想是愤青挡了他们财路了吧,其实愤青们并没有挡他们的财路,而是他们挡了愤青门的言路,却又借打击愤青向他们的西方主子以及媒体讨要一笔可观的财富,他们打心底里是欣赏和佩服愤青的,只不过碍于主子和媒体的脸面不得不咬上几口,以换取几口剩菜残羹而已。


    说到底,愤青和这几个二楞子都不是中国目前最危险的敌人,只不过愤青是对抗国内外敌对势力最具潜力的力量,而这几个二楞子是国内外敌对势力的“第五纵队”而已。愤青们大可不必因为这几个二楞子诬陷你们挑起民族纷争、抵制世界主流文明,诬蔑你们是义和团行径而放弃伟大的历史使命,你们是中华民族最坚强的钢铁长城,你们中华民族最伟大的守护神。

    ReplyDelete
  2. 留学生“爱国”,往往是需要用表演“爱国”来保护自己在外族的地位,是一套护身拳法罢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