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0 September 2009

从信用失灵到暴力失灵

新疆七五事件两个月之后,乌鲁木齐再次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同上一次汉维冲突不同的是,此次游行的矛头直指中国新疆自治区政府,甚至新疆共产党主要领导人王乐泉。新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维汉冲突会发展到如此局面?中国官方多年来一直声称领导工作的重中之重是维持社会稳定,为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大庆之际,最需稳定的时候却无法控制事态的发展,甚至使得冲突进一步升级呢?

按照报道,乌鲁木齐以汉人为主的市民游行并冲击政府机关的行动是从9月3日开始的。在此之前,各方媒体对于新疆汉维冲突的新一轮发展没有任何报道。导致这种信息黑洞的原因十分简单,那就是官方的新闻封锁。乌鲁木齐市政府在9月五日市民连续上街两天之后表示,乌鲁木齐市自8月20日以来,陆续有民众被针刺伤。也就是说,即使按照官方的说法,针刺事件从8月20日发生到市民上街的两周时间里,官方没有发布任何有关消息,通知市民防范不测。而同时,由于七五事件的原因,新疆处于封网状态,手机短信也无法正常收发。中国国内著名网络作家杨恒均敏锐指出,正是由于封锁信息,才导致了乌鲁木齐民众上街。

钳制言论,封锁信息,改写历史,虚构记忆是一切专制政权的惯用之道,甚至经常极富效益,屡试不爽。不过,对于统治者来说,封锁信息也存在着不利的一面。一是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禁止报道的事实,并不等于不存在。封锁与谎言也许可以拖延时间,但却可能导致事态的扩大和恶化,而终至不可收拾。封锁信息者也会被自己的封锁所欺骗,而成为谎言的牺牲品。

二是所谓与时俱进。在互联网、手机大大普及的今天,在明智已开、在所谓“上愚下智”的时代,以封网和钳制言论为主干的新闻检查和新闻垄断制度虽然还未成为昔日黄花,但已呈强弩之末之势。2008年以来对西藏危机、对四川地震、对新疆七五事件等等的新闻封锁已经表明,新闻不仅越来越难于垄断,而且垄断的后果只能是促成更多的民众走上街头。如果说,最近中国《小康》杂志的民调结果:91%的中国民众不相信中国政府显示的是政权信用失灵的话,此次乌鲁木齐针刺事件所发出的一个重要信息即是新闻封锁失灵。新疆新闻封锁的本意是要避免民众上街,而此次却成为民众上街的原因。

此次事件的第二个重要信息是国家暴力的失灵。国家对暴力的垄断,如对监狱、警察、军队等镇压手段的垄断不仅是合理的,也是必须的,因为舍此就无法维持国家安全与社会秩序。但是,暴力必须慎用。不谈现代国家权力的合法性只能来源于民意这个民主老话题,权力的实施也必须依照宪法所规定的程序。对信息的封锁与对和平示威民众的镇压均属于国家暴力的滥用。在一个现代国家,不能只存在着信息黑洞和军警镇压两种状况。充分满足民众的知情权,保障民众的表达权,从独立媒体到公开议政,从上街游行到罢工罢市均是疏导社会怨气,避免社会冲突的有效手段。应该承认,即使穷尽了上述各种手段之后,冲突仍然可能发生。但是发生之后,国家的职责则是通过协商、对话、谈判等渠道疏通情绪,避免冲突进一步恶化。如果解决冲突只有新闻封锁和军警镇压两种手段,冲突只能更趋严重。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年,六十年来,新疆大小冲突不断,但由于新闻封锁和严酷镇压,新疆问题并未引起更多舆论关注。黑箱作业之下,一方面政权对日益恶化的维汉族群之间的矛盾视而不见,一方面迷信国家暴力,滥用军队。此次有关针刺事件报道显示,肇事者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针刺路人,已经到了破釜沉舟、置生死于度外的地步了。这种情况显示的仇恨和积怨,绝非一日之寒。外来干预,阴谋分裂等指控均难以洗刷六十年来政权治绩的责任。任何社会,如果到了民不畏死、铤而走险的地步,那一定是民众绝望到了极点。如果这种状况并非由外来侵略者所造成,那么,原因有二:一是本身就是国家暴力逼迫的结果,一是国家暴力失灵的明证。当然,也可能,二者兼而有之。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