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2 September 2009

艾未未的纪录片《老妈蹄花》

艾未未本周在他的博客上上传了纪录片《老妈蹄花》,他把8月份在成都的经历拍成了纪录片,一段苦涩而荒诞的记录。

八月初,艾未未来到成都,应浦志强律师的要求,为了成都谭作人的煽动颠覆案做证人。片中,浦志强回忆说,“就那个法官,从头到尾就不敢看我们的眼神。”原因是,法官要走了浦志强提交的证人名单后,回头名单就到了警方手里。荒谬的是,成都中级法院没有同意浦志强要求传唤的全部证人出庭,成都警方却在开庭当天,把这些人全部“控制”起来。

一到成都,艾未未就和成都的朋友有冉云飞等人去吃人民公园边上著名的“老妈蹄花”,吃喝正开心的时候,他们发现有神秘的白色轿车在旁跟踪。艾未未上前追问对方身份,并说要报警后,跟踪的便衣支支吾吾语无伦次地开车撤退,此时,大排档边上,一名吹笛的流浪艺人,正吹着“沧海一声笑”,乐声悠远。

八月十二日凌晨三点十七分十五秒,在成都“安逸158”酒店,艾未未的房间被一脚踹开。门上遍布伤口,是被警棍猛力捶打留下的。艾未未还没完全清醒,对涌入房间身着警服的人说了句:“你们执法要先亮证”,对方一拳就上来了。

这是艾未未后来在北京家中说起这段经历时的描述。同行的女志愿者刘燕萍是这样描述的,“半夜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一看是半夜3点15分,外面人大喊:我们是警察,快开门!我们赶紧穿衣服,火速给家人发短信报告这个紧急情况。 我房间里有一本厚厚的“5.12遇难学生名册”,我情急之下,把它从窗户里扔了出去。臧一把印有谭作人头像的T恤赶紧塞到床底下。敲门声愈来愈粗暴,我们问他们凭什么相信他们是警察,他们说我们这么多人还能有假吗?我们表示不相信他们是警察,不敢开门,他们就强行撞门,大约3点20多分,我们的门被强行撞开,门框掉到地上,一下子冲进7、8个人,三个穿警服的人围着我。”

此后,艾未未一行十几人,被成都警方扣押在了安逸酒店,刘燕萍等四人则带到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分局西安路派出所,在没有办理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刘燕萍开始了失去自由的46个小时。随后,纪录片描述了艾未未与律师刘晓原、浦志强奔走于西安路派出所,金牛区分局和成都市公安局的过程。艾未未的诉求有两个,一是要求公安机关对殴打并非法拘禁证人的做法给出交代,其二是纠正未经证实拘留,就带走并控制刘燕萍的做法,释放刘燕萍。

他们来到成都市金牛区公安分局,几经波折,终于见到了主办的金牛区分局法制科的科长徐某。网友说,一看徐科脸色,就是刚喝了点酒,红的。这位徐科明明知道被拘押人的下落,却王顾左右而言他,还在外面晃悠四个小时才现身。满嘴的成都话,顾左右言他。开始了这片子最有趣的桥段。艾未未问:“你受过普通话教育吗?”徐答:“啊?普通话?”蒲志强”问:“上过大学吗?”答:“学过法律”。 愤怒的艾未未,指着那徐科长说,“你就是一混混。”徐科几经追问,一直要耗到憋不住了,才告诉他们刘燕萍的下落:她被关在派出所附近的一家宾馆,但仍然一直没有法律手续,也拒绝释放。

虽然不是故事片,如网友所说,浦志强、艾未未、和刘燕萍的丈夫席先生……几个人无意间配合得非常好,艾的火爆彪悍,出语直截了当;浦的用词严谨……凸显了面对权力者的坚韧和无奈。他们一直和这些警员扯到了深夜,警员们找借口纷纷逃离金牛区公安分局的会议室,最后问题也没解决。有网友说,看完了真难过。公民的宝贵生命都浪费在跟这些下级怂人打太极上了,“用艾老师的话说,他们就是一点种也没有。”

此后,艾未未和律师们,坚持把投诉材料送到了成都市公安局的投诉中心,刘燕萍最后也被释放。

结尾的桥段也有意思。他们在成都市公安局出门后,要在门口留影,却被武警制止并要求删除录像和照片。武警和协警,保安等人上前,扯成一团。看得出来,仅仅因为艾等人是来自北京的名人才没痛下黑手,当场被殴。整一个群丑乱舞。正在此时,摇滚乐手左小组咒唱起了配乐。歌曲唱到,“做好人不容易。”诚然,不容易。

如《亚洲周刊》的评论所说,许多人熟悉的艾氏风格:恪守理据的同时姿态强悍,精神气场强大,即使身处弱势,也绝非弱者;这样一来,对手看似强势的蛮横、暴力反到成了露怯的表现。这种精神气质与互联网时代精神相应和,正在中国蹒跚前行的维权运动中,带来一种微妙的变化。

YOUTUBE播放

emule下载 文件格式:mp4,尺寸:586.18 MB
ed2k://|file|%E8%80%81%E5%A6%88%E8%B9%84%E8%8A%B1.mp4|614659356|FFF422F22E693EB55ACAEA8ECBE53E95|/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