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7 September 2009

离奇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美国旧金山湾区近日破获了一起18年前少女失踪案,使美国社会为之震惊:1991年,案犯菲利普·加里多绑架了11岁少女杰西·杜格尔德,作为性奴,将她囚禁在自家后院破屋中。18年间,杜格尔德为加里多生下两个女儿,大女儿15岁了。获救时,杜格尔德已经29岁。

奇怪的是,杜格尔德对加里多全无仇恨,心理分析专家相信她对58岁的加里多有了感情。杜格尔德与母亲和亲人劫后重逢,却没有表现出欢喜,反而要有一个接受和适应的过程。专家认为,杜格尔德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1973年8月23日,两名有前科的罪犯Jan Erik Olsson与Clark Olofsson,在意图抢劫瑞典斯德哥尔摩内最大的一家银行失败后,挟持了四位银行职员,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小时之后,因歹徒放弃而结束。被劫持的银行职员,曾拒绝警察营救他们,在获得自由后,表现出对劫匪的感情,为劫匪辩护,一位女职员甚至要嫁给其中一位劫匪。被劫持者在经受随时会被杀死的极度恐惧时,又感受到劫匪没有把他们杀死,给他们食物和水的仁慈,使他们心存感激,这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两名抢匪劫持人质达六天之久,在这期间他们威胁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时也表现出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表的心理错综转变下,这四名人质抗拒政府最终营救他们的努力。研究者发现到这种综合症的例子见诸于各种不同的经验中,从集中营的囚犯、战俘、受虐妇女与乱伦的受害者,都可能发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经验。

首先向人们揭示,当今世界,亿万华人,患有严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是美国费城杰佛逊大学医学中心精神和行为主治医师杨景端。他曾在哈佛大学燕京“中国论坛”做过一次著名演讲,指出:中共的专制统治造成了华人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说:“第一条,它对生命的灭绝和迫害。中共从一开始,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一直到镇压法轮功,每一次政治运动它都在告诉人:我会毫不犹疑地对你下手。第二条,它有给你小恩小惠的权利。它控制了你所有的生活资料,给你分房子、给你提级、给你平反。但是有一个前提,所有这些好处都是在恐怖的框架之下。第三条,就是让你的思想除了它之外接触不到第二种信息,除了它给你的,你不会相信任何人跟你说的话。”

当杜格尔德表现出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令美国社会震惊之际,美国的中文媒体时事评论员兰述,也在评述美国华人普遍罹患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以目前全美华人社区正积极筹备规模空前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活动为例,如在旧金山,活动内容包括:五星红旗升旗仪式,千人盛大庆祝宴会,央视《同一首歌》大型演唱会,文艺联欢晚会,等等。兰述指出: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筹备庆祝活动的头面人物,大多数在国内曾深受中共迫害,筹委会主席,当年就是为逃避迫害和贫穷,偷渡到香港,而后辗转来美国的人蛇。兰述说:“什么人他宁愿选择当人蛇,也不愿意选择住在国内呢?他一定是对中共政权,和在中共政权下他个人的未来,已经彻底绝望,同时对这个政权已经非常恐惧。”兰述又指出:这些人来到国外得到了他们想要的自由,于是便罹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中共对于他们来讲,相当于加里多对于杜格尔德,他们与被性罪犯绑架获救后的杜格尔德并无两样。兰述说:“中共给他一点小恩小惠,回国以后给他一些经济利益,他对当初造成他恐惧的中共,就有点心存感激,他觉得中共不是太坏了,甚至去讲中共的好话,他就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种精神疾病,因其有悖常理而闻名,并且无良药可医。旧金山的加里多绑架案,令检察官棘手,因为很难指望杜格尔德出面指证加里多。而旧金山的那一帮帮曾遭受中共迫害的华人,正激情满怀准备讴歌中共专制暴政60周年,全然不顾主流社会向他们投去的惊异目光。有人说,杜格尔德案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个案,但在华人当中,则是常见病、多发病,此时,正处于高发期。

延伸阅读: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什么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