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 October 2009

革命在口哨聲中爆發——羅馬尼亞七日革命的啟示

1989年12月21日,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支持政府群眾大會,試圖平息蒂米什瓦拉市反政府示威被鎮壓後引起的不滿。當齊奧塞斯庫站在黨中央大樓陽台上向廣場上的群眾說:「感謝組織了這次群眾大會的同志,我認為…….」,廣場上的某一角落響起了口哨聲,很快就連成一片,並且變成噓聲。齊奧塞斯庫尷尬地揮揮手,他和夫人埃列娜叫道:「同志們,請安靜,原地不動!」可是叫喊聲卻匯成憤怒的洪流,齊奧塞斯庫等人衹得退入室內。

以上就是日本NHK電視台根據兩位羅馬尼亞人從不同的角度七天日夜拍攝的資料,製作成「羅馬尼亞七日革命」紀錄片開始的一段。據說,事後中共高層觀看了這個影片,王震說:「如果我們六四不堅決鎮壓,就會像他一樣下場。」鄧小平卻說:「不對,如果我們不堅持改革開放,就會像他一樣下場。」

借中國八九民運的東風,當年十二月東歐最頑固的共產國家羅馬尼亞發生了顏色革命,共產專制政權被推翻,獨裁統治者齊奧塞斯庫夫婦被槍斃。歷史驚人地相似,當年羅馬尼亞革命發生前的許多事情,二十年後竟如翻版一般在中國重現。共產制度注定了所有的共產國家都將重複同樣的錯誤,也將重複同樣的結果,聰明的讀者一定會在當年羅馬尼亞找出今天中國的影子。

1989年末,東歐大陸出現了空前的動蕩,東德、波蘭、捷克、匈牙利相繼出現大規模的政治運動,很快,便波及到了羅馬尼亞,國內人心惶惶。 11月29日,著名的奧運體操明星科馬內奇率先出逃,到美國後,她將出逃的恐怖經歷向西方新聞界公布, 這無疑是政治劇變的一個前兆。 12月15日,羅馬尼亞邊境城市蒂米什瓦拉少數族裔與警察發生激烈沖突,警察使用了武器,造成人員傷亡,全國性的政治動亂開始了。開始之時,齊奧塞斯庫還相當沉得住氣。12月18日,他照常飛往伊朗,作為期3天的國事訪問,並同伊朗總統桑賈尼舉行了會談。與以往唯一不同的是,總統夫人埃列娜•齊奧塞斯庫未隨同出訪,作為羅馬尼亞政府第一副總理,她坐鎮國內。此時,在遙遠的德黑蘭,齊奧塞斯庫總統還一再宣稱:「我們的形勢是穩定的。」 12月20日,一個可怕的消息在羅馬尼亞不脛而走:國家保安部隊在蒂米什瓦拉實施大屠殺,幾千群眾喪生,上萬人被逮捕或失蹤。當晚,齊奧塞斯庫從德黑蘭迅即回國,立即趕往國家電視台,對全國發表緊急講話,嚴厲斥責蒂米什瓦拉動亂是「帝國主義和復仇主義集團以及外國間諜機構組織的」,是「企圖阻止社會主義發展,使國家倒退到外國的統治下的反革命行為。」 12月21日,齊奧塞斯庫總統在首都舉行「支持平息蒂米什瓦拉叛亂」群眾大會,並發表「重要講話」,剛剛講了兩句,廣場上噓聲四起,人們高呼:「要自由!要面包!不要齊奧塞斯庫!」群眾大會演變成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人們沖進書店焚燒齊奧塞斯庫的著作,搗毀街上他的畫像。與此同時,以伊利埃斯庫為首的羅馬尼亞「救國陣線」宣告成立,宣布解散齊奧塞斯庫的全部政權機構。緊接著齊奧塞斯庫下令對「暴徒」開槍,「重建秩序」,國防部長米勒將軍抗命自殺,軍隊發生分裂,很多士兵站在人民一邊,支持齊奧塞斯庫的保安部隊與反對他的國家軍隊在首都市區展開了激烈的巷戰。第二天12月22日,數百萬人涌上街頭,示威的聲浪一浪高過一浪,示威者翻墻衝入黨中央大樓。上午11點30分,齊氏夫婦和羅共高級領導人曼內斯庫的妻子及政治局委員博布,還有兩名保鏢乘直升機從黨中央大樓屋頂倉惶出逃。「起義者」佔領了國家電台和電視台,宣告齊奧塞斯庫「下落不明」,並宣告封鎖領空。僅僅過了兩天,12月23日齊奧塞斯庫夫婦就被憤怒的群眾抓住了;再過了兩天,12月25日聖誕節,被臨時法庭控以「屠殺六萬人民、積蓄超過十億美元的不當財產」等罪名被處決,審訊及處決過程的影片很快在法國及其他歐洲國家播出,中國鄧小平王震等也看到了這驚動魄的一幕。

二十年前,引發羅馬尼亞七日革命的導火索發生在羅西部最大的城市蒂米什瓦拉,它距離匈牙利衹有 40多公里。居民除了羅馬尼亞族人外,還有匈牙利族、日爾曼族和塞爾維亞族。在這裡打開電視機就能看到匈牙利、南斯拉夫的電視節目。 1989年10月匈牙利政局發生劇變,執政的社會主義工人黨改為社會黨,開始實行多黨制。 1989年12月間,匈牙利電視台多次播放羅馬尼亞匈牙利族牧師特凱什•拉斯洛批評齊奧塞斯庫的言論。對此,齊奧塞斯庫十分惱火。12月15日晚,羅馬尼亞警察打算強制他從這座城市遷走,結果遭到200多名匈牙利教徒的強烈反對(匈族人佔羅馬尼亞人口的百分之6%—7%)。第二天(12月16日)下午,這個城市爆發了有上萬人參加的游行,其中多數是羅馬尼亞族人,他們的要求已從反對強迫拉斯洛牧師遷居變成反對齊奧塞斯庫專制。17日齊奧塞斯庫指令軍警「可以開槍」,平息「騷亂」,數日後在首都布加勒斯特引發了革命。

二十年後,在中國西藏新疆相繼發生民族騷亂,胡錦濤下令鎮壓,兩地都有大量死傷。劉曉波領銜發表了「零八憲章」,被胡錦濤投入監獄。余傑先生在「胡錦濤為什麼拒絕救命稻草?」一文中勇敢地寫道:「胡錦濤難道不知道,作出這樣的決定衹能表明,他愚蠢地拒絕了《零八憲章》這根救命的稻草。胡錦濤將本來是救命恩人劉曉波當作仇敵,齊奧賽斯庫的命運將在不遠處等候他,到了那個時刻,他再想回頭請求劉曉波的幫助,已經來不及了。」相信有些讀者會覺得有些難以置信,甚至狂妄,但實際上卻是一片苦口婆心,或許將來某一天會証實余先生的預言。

歷史本來就是這樣,沒什麼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朝為田野郎,暮登天子堂」,想當年胡錦濤做政治輔導員的時候,也不會想到有一天成為這個國家的領袖吧?況且,「帝王將相寧有種乎?」囚徒變總統大有先例,南非曼德拉、南韓金大中、捷克哈威爾……胡錦濤是聰明人(否則怎麼能擊敗眾多對手步步高升直至問鼎?又怎能在政敵重重包圍之中屹立不倒?)他一定明白這個位置不好坐,危險不但來自沸騰的民怨,還來自身邊虎視眈眈的同志。他一定明白現在仍然是「提著腦袋幹革命」(齊奧塞斯庫就是例証之一),他一定明白「有風不要駛盡裡」的道理,一定會給自己和家人留一條後路,做事不會做絕。若再聰明一些,應該記住「水可載舟亦可覆舟」的道理,記住齊奧塞斯庫血的教訓,趁早在人民群眾中留下一些「口碑」,比如體制內外普遍要求的那樣,開出實現民主化的路線圖和時間表,取消黨禁報禁,開放言論自由,用社會輿論來監督那些「前腐後繼」抓之不盡殺之不完的貪官污吏,從鄉村縣鎮到省市中央逐步實行普選,變一黨專制為多黨制、議會政治,還政於民…….你若有本事在群眾的心目中洗脫共產黨負面形象,像國民黨一樣經過普選的洗禮,重新上台執政那才是真英雄;即使做不成蔣經國,也千萬別做齊奧塞斯庫,莫像李鵬一樣國人皆曰應殺。若是頑固不化,哪一天突然之間落到齊奧塞斯庫那樣的下場,就悔之晚矣!

(寫於09年8月20日,紐約)
(www.davidyung@blogspot.com)
(首刋於09年10月2日「觀察」雜誌,轉載請註明出處)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