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2 October 2009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中共六十周年庆典,金戈铁马,锦簇花团,海内外一批爱国者的民族自豪如痴如醉,西方媒体却冷眼向洋。纽西兰电视三台在播出“阅兵”后,即刻切换到中国百姓在污染贫困环境生活的画面。解说画外音是:中国如此挥霍搞庆典,老百姓却生活在贫穷之中。这样的声音并不仅仅来自纽西兰这样的西方小国,也来自西方的大国,英国《泰晤士报》,美国《华盛顿邮报》都发出了同样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对于我们的爱国同胞来说必然义愤填膺,斥之为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妖魔化。但是,如果理性地来看待这些“妖魔”化言论,就会发现这些妖魔化的背后,是对中国百姓的一份透骨的人文关怀。

中国国庆的挥霍,对于世界上最富裕的美英都是不堪设想的。对于纽西兰这样一个小国,当如天方夜谭。在纽西兰政府每用一分钱,对民众都要有所交待。纽西兰是一个没有正式国庆的国家,“怀当义日”(Wa itangi Day)算是国庆,但是政府不化一分钱,政府首脑在当年与土著居民签约的地方举行一个仪式,就完成了国家大典。奥克兰作为纽西兰最大的城市,市政大厅墙面剥落,地毯磨损,几十年没有钱维修,而政府提供给贫困家庭的“政府房”却越造越高级,甚至为了不造成地区的差别,刻意在高档地段建造政府住房,多少来自中国的移民,居住在政府提供别墅式的居室之中安享生活。尽管如此,媒体还时不时地批评着政府对民生的缺失。这样的媒体当看到中国政府如此挥霍,民生却如此困苦,如何能不拍案评说?西方媒体的评说,用中共的话来说: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话说对了一部分,它伤害了海内外一部分中国人的感情,这一部分人的荣辱感,是自私自利狭窄的民族主义情感,它缺乏的是对黎民百姓的慈悲与同情。他们不关爱,也不让别人关爱。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所谓的妖魔化不但没有伤害他们的感情,而是得到了一份来自远方的关爱,为他们说出了想说而不敢说的心里话。在国庆大典和中秋之日的北京,一位来自山东的女访民李淑莲在信访局被祼体打死前,她与审讯警察有过一段对话:派出所一警号040582的警察刚听完李淑莲讲他们不让自己穿衣服的事,就不屑的说:“你多大年纪了?没穿衣服有什么?强奸你了没?强奸你了没?”李淑莲一下气哭了,说:“我就是80岁了,也有人权。” 警员说:“人权是外国人创造的,要人权找外国人要去。中国没有人权!”小警察一语道出了中国人权的真相,放弃中国人权所有权,一脚踢到外国人这里的正是中国政府。

西方媒体和西方政府,在中国人看来是没有区别的。但是恰恰相反,西方媒体往往是站在政府的对立面批评政府。这些年来,西方政府从国家利益着想,为了从中国的经济来往中得益,往往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保持沉默,并不时地对中共政权进行言不由衷的美化,以达到经济上的最大收益。而媒体则不同,它的使命是坚持道义立场,中共的利益引诱对他们基本上起不了作用。虽然中共在收买西方政府的同时,也在收买西方媒体。今年美国一所大学对此有过一份调查,显示中共可以收买媒体老板,但几乎没有可能收买媒体的主持人、编辑、记者。在西方社会从事新闻媒体的人员,都是在社会中富有正义感的人,而且老板也无权因言论观点不同炒掉他们,倒是更有可能老板为此被告上法庭,弄得声名狼藉。所以西方媒体从来都不会买中共的账,也不会买那些被“伤害了感情”的中国人的账。因为他们的立场所在,是那些贫困无助,人权被凌辱的中国人。纽西兰一名华人记者,去年参加了纽西兰电视一台,有关“三聚氰胺”的新闻制作“Bad Milk”,获得了纽西兰最高新闻Qantas奖。就是西方媒体关注中国弱势群体,为中国弱势群体伸张正义之奖。但是不少爱国者对此低语,说她是揭中国的疮疤,给自己戴上桂冠。

中国的爱国者们对于那些亲近美言中国的西方政客,总是给予“中国人民的朋友”的光荣称号。对于批评中国的西方媒体,总是当作敌人,以最恶毒的语言进行诋毁。但是他们不明白的是,那些给予中国溢美之词的政客,则是从来都没有把中国人当作一个应该和他们的国民享有同样的人权的人看待过,他们看到的只是中国廉价的劳动,廉价的产品,以及把他们的产品推销到中国,他们实际上做了当年帝国主义在中国只有通过武力才能得到的利益。而那此批评中共的西方媒体,则对中国没有任何利益需求。他们把中国人真正当人看,以自己国家的人权标准来为中国民众说话。中国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之语。西方媒体具有的正是这样一种推已及人的人文关怀。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2 comments:

  1. 這就是我不想做中國人,寧做英國人的理由!!!

    ReplyDelete
  2. 先要做人,其次才是中国人。起码要有做人的尊严。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