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0 November 2009

陈奎德论《08宪章》:中国人普遍性身份的宣言

由美国旧金山华人创办的“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评选“《零八宪章》签署人群体”为年度“中国杰出民主人士”,颁奖典礼在旧金山中国城举行,特别邀请陈奎德担任颁奖典礼的首位演讲嘉宾。

陈奎德为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执行主席、网络政论杂志《纵览中国》主编,他在演讲中阐述了:《零八宪章》是中国人普遍性身份的宣言。当初他接到《08宪章》的文本时,就意识到这将是一份载入历史的文献,却仍然未曾预料到它会激发如此重要的反响。他说:“今天在中国,从三百零三人一直到一万人之众,在严酷铁幕下,把自己的真名签上《08宪章》,实际上是中国经历百年曲折迂回之后,重续先贤薪火,再启变法革新。但其重心,已不是奏请当局,而是诉诸民间;其签署者,也不再局限于知识精英,而是遍及各个阶层。”

陈奎德在演讲中指出,《零八宪章》的焦点是普世性,《零八宪章》就是确立我们这一代普遍性身份的现代宣言。他说:“宪章,凝结了我们的基本认同。它表明,中国人并非异类,并非自外于文明人类的特色族群。我们和国际社会其他国家的人一样,同样应享有人的尊严,享有言论、信仰、免于恐惧、免于匮乏的基本自由,同样应分享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和基本人权。在基本权利面前,不存在自外于普遍人性的所谓‘中国特色’、‘中国国情’。”近年来,北京当局竭力向外推销自己的“软实力”,不惜以亿万民脂民膏,收购海外媒体以为喉舌,同时办起二百多所孔子学院,来势汹汹,洗脑天下。不过,就是把这二百多所孔子学院加在一起,它们的软实力也不敌薄薄的一纸《零八宪章》。

因此陈奎德认为,《零八宪章》是中国软实力的基本典范。他说:“原因仅仅在于,它奠基于现代的基本常识上,它诉诸‘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这就赋予它不可摧毁的道义力量。只要深入思考一下就会发现,某事物的软实力,是可以由该事物被封锁的程度来界定的。被封锁愈森严,其软实力就愈强大。而《零八宪章》,正是由于其孕育了强大软实力,才被封锁。谓予不信,那么,请解放《零八宪章》,让它与北京出钱的形形色色喉舌们以及孔子学院们,在话语市场上公开公平地竞争吧。在这里,当局的对开放宪章的恐惧和畏缩,将印证我对软实力强弱之势的判断。”今天人们日益体会到了,我们的权利,是高度相关的:倘若他人受难我们不伸出援手,那么,明日我们受难,也将孤立无援。因此,人溺我溺,守望相助,日渐成为共识。他说:“《零八宪章》的破土而出,凝结了人们的基本愿景。这份万人签署的重迭共识,划定了我们权利的范围,是公民权利的守护者,是政治合法性的基准标杆,是一次公开地系统地界定我们政治身份的当代宣言,是中国加入现代文明世界的身份证。”

陈奎德表示,就共产国家转型的脉络看,从1917年共产主义在俄国得手,到1977年《七七宪章》出土,是60年。与此平行,自1949 年中共建政,到今年《零八宪章》成势,也是60年。他说:“这当然不完全是巧合。可以预见,不管基于哪种脉络,我们都会在将来中国的历史转型中间,看到《零八宪章》在其中所起的枢纽作用。它正在成为当代中国民间的一面旗帜。它是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以适当的姿态,发出的适当的声音。仅仅基于这一点,它也将镌刻在中国的历史上。”

陈奎德为上海复旦大学哲学博士,曾任上海《思想家》杂志主编。1989年他前往美国访问,因谴责六四屠杀而不能回国,成为一名政治流亡者。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