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1 November 2009

东德人不满现状 领教一下"中国模式"如何?

2009年11月9号,是柏林墙倒塌20周年纪念日。当许多国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纪念这个划时代历史事件的时候,中国方面却依然保持着可疑的沉默。 11月3号,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说时指出:“柏林的自由之神提醒我们,自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通过奋斗争取来的,只有用生命去维护自由,我们才能够享受自由”。有报道说,听到这里,全场起立,掌声经久不息。不过,默克尔上述演说的主要内容却被新华网全部删除了,篡改成为一篇什么《德国总理呼吁为保护自然环境开展国际合作》。

谈到柏林墙的来龙去脉,有评论回顾说,二战结束后,柏林分治,东西之间本来没有墙,但从1945年开始,每年都有数十万东德公民通过柏林逃往西德,这使得东德政府大为恐慌。于是,一道高墙便在某个周日的夜间偷偷摸摸地竖立起来,尽管东德方面将此墙命名为“反法西斯防卫墙”,但其真正防范的却是东德人“滚滚西去” 的离心选择。自由原本是人的天性,但自由说是无价却也有价。在“一墙两制”的28年间,大墙西边的自由便宜得如同空气一般不要钱,正如墙东的自由很昂贵,贵到需要付出血的代价一样。所以,在28年之后,当柏林墙宣布开放的那个晚上,一下子就有10万东德民众从这里涌向了西柏林。想象一下当时的那个场面吧,那真是一场奔向自由的胜利大逃亡,可以说,它不仅是东德人民的自主选择,也是人性和历史的选择。

东德号称“民主德国”,西德则是“联邦德国”,尽管后者没有民主的字样,但真正的民主却不在东德,而是在西德。显而易见的是,从1945年开始,直到 1989年结束,东德人长达45年的持续逃亡,实际上就是一种“用脚投票”的民主表决,他们用自己的脚,投了西德的票,这对以“民主”自封的东德来说,无疑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反观我们这里,记得十多年前,官方主流媒体经常刻意渲染“苏东巨变”给该地区国家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不是什么“社会动荡”就是“民不聊生”啦等等,总是试图从反面来证实所谓“中国模式”的优越性。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中不少内容已被证明是严重背离事实的妖魔化宣传。如今,在柏林墙倒塌2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上述意识形态宣传手法再次卷土重来。比如说,有评论写道,近些年来,在德国国内多项以“德国统一”为主题的民意调查中,经常会得到比较消极的结果:像什么曾经的东德人抱怨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曾经的西德人则埋怨被拖了后腿,被抢走了工作机会等等,甚至指责东德人不知足。凡此种种,不免让人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柏林墙倒塌以及由此而来的两德统一,或许完全就是一个“历史性错误”?更有甚者,据新华社的报道,柏林自由大学2008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有12%的前东德居民和11%的前西德居民表示,如果柏林墙没有被推倒的话,柏林的形象会更好。而最极端的例子则出现在到柏林历史博物馆参观者的留言中,有一些人竟然写下了“重建柏林墙,而且要建得更高一些”的主张。

综上所述,《南都周刊》上南京大学景凯旋教授的文章写道,正如知名东欧问题专家金雁所说:我们完全可以设想,假如20年前的东德没有搞民主化,而是原来的执政者忽然被市场经济的“花花世界 ”所吸引,他们完全可以用行政手段来“招商引资”,不必去搞什么髙社会福利和东、西德马克的1:1平等兑换,更用不着去搞西方式的自由工会,而是充分发挥国内大量廉价劳动力,和可以利用公权力随意圈地的优势,以铁腕手段“减员增效”等等。如果这样的话,西边的制造业资本要不一窝蜂地涌进来才怪呢!那些土其其人和巴尔干人的外劳也都用不着再雇了,东德本土的“农民工”比谁不好使唤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前东德没准早就创造出可以与中国兄弟相媲美的“经济奇迹 ”了!话说回来,如果这样的话,今天的东德人就会更加满意了吗?

针对部分德国人对于两德统一的质疑和不满,《时代周报》的分析指出,考虑到德国人不善于自我表扬而喜欢反思不足之处的民族性格,请不要错误地把德国社会和媒体20年来一直喋喋不休的提醒和警惕,解读为东德民众真的希望回到当年的 “柏林墙时代”。文章最后强调说,除了20年前的既得利益者们,很少有人真正希望这么做。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