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1 November 2009

争取沉默的大多数——看港人争取普选

最近关于香港普选的话题再次成为焦点。争取普选,靠的不是泛民,而恰恰是最容易忽视的群体——沉默的大多数。

我从小在内地长大,但看的却是香港的电视。在那个时代,楼顶上的“鱼刺”天线齐刷刷朝向香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种景象。而对于香港的杂志,更是倍加珍惜,偶尔在路边书摊得到旧的《争鸣》杂志,也会小心收藏起来。而上小学时老师则说香港是“敌对势力的桥头堡”,而我们则要“明辨是非”,“抵御腐朽的资本主义”。尽管当时已经临近九七,受到的还是冷战思维的教育,而我小学也快要毕业,然而那时偷渡香港的人依然很多。从身边亲友听到的,很多都是像谁去香港发财了等等。虽然香港很近,但对香港了解不多,这是我小时候的香港印象。

转眼间,从九七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2年,印象中的香港早已经支离破碎。印象中的自由民主只是个幻影。普选遥遥无期,而敢言媒体也越来越少。而凤凰卫视则冒充香港媒体,欺骗内地观众。虽然2003年的因“23条”引发的七一游行人数创下了新高,然而民主化的形势不容乐观。我以为,多数市民平时是“沉默的大多数”,只有当自己切身利益损害是才会站出来。“23条”正是北京当局强奸民意的行为,激起了多数香港人的不满。

有人说,香港要普选,要民主,必须与北京对话。然而幕后阻止政改的黑手是谁?北京是如何对待大陆民众的?当初承诺的“一国两制”到哪里去了?指望中央是没有用的,香港所要做的不是”对话“,更不是妥协,而是清楚的表明自己的意思,香港人想要什么,港人向北京摊牌的时间到了。

2012即将到来,普选迫在眉睫。而作为普通民众当然希望普选,因为”2017年先普选行政长官“,有人还在等待,有人已经灰心丧气,干脆选择放弃。九七以来,有人认为香港已经被共产党控制,无奈的接受了事实。是的,共产党在试图控制香港,但现在不成功。至少还有梁国雄,有黄毓民,有黎智英,还有无数网民。而很多网民,正是“沉默的大多数”!在我看来,香港还有多党制,还有一些讲良心的媒体,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就是死了也要吼一声!

不幸的是,“沉默的大多数”也是极易被中共绑架的工具。根据我在内地生活的经验,官方的说辞总是这样的:极少数人别有用心的人想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枪打出头鸟,敢于说话,群体事件中领头人物成了“极少数”被孤立,而大多数害怕被牵连选择了沉默,于是便成了“不明真相的群众”。所以,“涉嫌煽动闹事”的人总是“极少数”,大部分人是“顺民”,是“坚决拥护共产党领导”的。

早在江泽民时代,共产党就发明了一种叫“三个代表”的东西,意思也就是共产党代表了全国人民,共产党的意思就是全国人民的意思。中国这么十几亿人,就是共产党内部也肯定会有想法不一样的,讲一个党代表了全国人民这样鬼话,谁去相信?不过由于风险太大,纸糊的灯笼也很少有人敢捅,于是广大人民就“心甘情愿的被共产党代表了”。拜互联网所赐,越来越多的内地网民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如今这个“被”字很流行,“被自杀”、”被代表“、”被小康“都是当局的”杰作“。

香港人也有”被代表“的时候。曾荫权提到关于六四问题立场上,说我的意思就是香港人的意思。幸亏在香港讲话风险较小,公开场合也能直接讨论六四。于是,很多人就提出”曾荫权你不代表我“。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特别是在内地,一来可以降低风险,第二也能引起人们的关注,得到更多的支持。不过第一个敢说话的人也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在某些情况下,特别是在集权国家,意见领袖往往也起着关键的作用。香港人则不用担心游行被抓,加入游行的队伍喊上两嗓子可以说是“零风险”。每个人的参与恰恰是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当局看到,我不是什么”极少数“,你至少不能代表我。公民社会是由无数个体组成的,个人力量微乎其微,但当大多数人表明当局不代表我时,谎言就不攻自破了。

台湾,一向被誉为中国民主的灯塔。在台湾,关于统一或是独立的问题也是焦点。不过民调做了无数次,大多数人都选择维持现状。在统与独之间,则选择“台湾的未来由台湾人自己决定”,这也算维持现状,而选择该选项的高达7成。我认为,台湾总有一天要做出历史的抉择,决定去还是留。中共时刻将导弹对准台湾,而在台湾支持独立的人也不在少数,即使不支持独立的人也对中共心存疑虑。主动权就在这7成认为“台湾的未来由台湾人自己决定”的人,当这7成人可以自己做决定的时候,却还是等待。2008年的公投,则因没有达到法定投票人数而没有通过。但中共却说成台湾人民支持“祖国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难道台湾会成为第二个香港?如今中共直接插手香港事务,香港人更要警觉,每个人只要举手之劳,尽量参加游行,向表明自己的立场。况且民主政治比较成熟的台湾,很多人还在随大流,甚至要别人为他做主,这在一定程度上让中共统战钻了空子。

如果香港成功争取到双普选,香港将成为第二座中国民主的灯塔,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全力争取双普选,关心言论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也是在履行社会责任,能做到这些,也就问心无愧了。面对强权之时,如果只是保持沉默,被动接受,长此以往,便会形成逆来顺受,无所用心的心态,这就是政治学者所说的“集权下的安逸”,离开了集权体制,当每个公民承担自身责任,做出抉择之时,也是一种不能承受之轻。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