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 December 2009

香港反高铁的启示

在中国征地兴建例如高铁般的工程,受影响的民众往往只能逆来顺受,但在香港,却有逾千名民众游行反对政府兴建广深港高速铁路的深港路段。这些包括受影响的村民等示威人士,由于未能获得有关官员的接见进行对话,约100名示威者深夜仍然留在政府总部不愿离去,警方在30日凌晨开始强行清场,两个小时的过程中,有三名保安人员和一名示威者受伤,但没有人至今被捕。

反对高铁的示威者是因应立法会公务小组这个星期三将举行拨款听证会,反对者说深圳至香港一段长26公里的高铁,造价达到669亿元港币(约57.2亿欧元),可说是全球最贵,实非香港人所可以负担,他们因此希望立法会拒绝向这项工程拨款。一名参加反高铁游行的执业医生表示,他不相信香港没有高铁就会被边缘化,政府执意建高铁只为讨好中央政府。游行人士在立法会外,将写上反高铁心声的纸条贴在门外,有人写上“反对掏空香港,舔共媚共”,有人要求议员不要用公币建大白象讨好内地。示威者当中有人除了呼叫“反高铁、停拨款”的口号,也有人趁机高叫“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

反高铁游行29日下午从闹市铜锣湾开始,学生、菜园村村民和社运份子在内的3000名市民,他们自制多种别出心裁的示威道具,沿途表达他们的诉求,以车头带血的“河蟹号“列车带头,又有挂上“绝不让路”的稻草人、单车、地盘铲车、滑板、手推车等道具,高呼“反高铁、停拨款”,口号,坚持不迁不拆。他们在途经立法会时,将反对高铁的心声写在字条上,贴在立法会大楼门前,然后再步行前往政府总部。据了解,申请游行的团体早跟警方协议,派出约25名代表进入封锁范围,到政府总部大门前递信。但当保安员开门让示威者进入之际,一名示威者突然越过中座的铁马,在场其他示威者即一拥而上,混乱间著名社运活跃份子香港大学女生陈巧文和网民代表周诺恒一度被警方困住。他们于是在总部外静坐示威,到了凌晨,警方开始清场行动。

中共的势力已经渗入香港,然而香港人却有着自由民主的理念。由于有反对者的存在,政府不敢胡作非为。只要立法会杯葛高铁,拨款被否决,高铁就不会建设。贵阳市日前因暴力拆迁事件引发群体性堵路示威事件,参与堵路示威的24人反而被刑事拘留。

11月27号,贵州博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派出数十人,他们携带钢管、撬棍和封口胶,采取暴力手段破门进入被拆房屋,将正在熟睡的13名无辜群众强行拽上汽车、拖离现场,致使4名群众受伤。暴力拆迁事件发生后,被拆迁住户约30余人用红布条和40余瓶液化气罐将红边门路口等四个方向堵断。

而最近在上海发生的暴力拆迁事件,引发了全国的关注。上海闵行区一户主,不肯在明显低于市场价格的拆迁协议上签字,结果遭政府强拆,户主被迫向推土机投掷汽油瓶抵抗,经过几个小时的抵抗,房子最终被推土机铲平,丈夫因此以妨碍公务罪被起诉。尽管户主拿《物权法》维权,但面对当局的暴力,法律也成了一纸空文。值得注意的是,女户主潘蓉和丈夫张龙其都是新西兰国籍。当年留学新西兰并加入了新西兰国籍,后来又返回中国,认为国内发展机会较多,然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目前夫妇二人已经返回新西兰。

在一个漠视个人权利,对财产缺乏保障的国家,却每天都在空谈发展,吹嘘经济增长如何快速。既然普通人的权利无法得到保障,那么从发展中受益的是谁呢?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1 comment:

  1. 不经意在google上搜到,写的很好,我是一名在香港读书的大陆学生,感触一样深刻。只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够慢慢敞开心扉,接受大众的声音。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