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 December 2009

中国防艾滋病第一人高耀洁专访全文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09/12/091201_china_aids_gaoyaojie_iv.shtml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曾经被称为“中国防艾滋病第一人”、八月通过秘密安排抵达美国的河南医生高耀洁在美国举行记者会,指责中国政府粉饰艾滋病疫情。高耀洁在记者会之前接受了BBC中文网记者威克专访:

记者:您为什么会决定离开中国?您是受到了什么样的压力?

高耀洁:首先我今年已经83岁了,我手下有三本书。因为我调查的艾滋病真实情况不能公布于世界,我出来之后是要整理我的书。四川的谭作人被捕后,我考虑到我比谭作人做得时间长、比谭作人做得面积大、比谭作人做得声望也高,可是谭作人已经戴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我比谭作人还重,我应该引以为戒。我就带着我的三本书出来修改,现在我一直不想接电话,就是想抓紧时间修改我的书。

记者:以前您就一直在揭发很多有关河南艾滋病的内幕,现在要在海外出书,您是希望外界知道哪些内幕呢?

高耀洁:你这句话的认识是错误的。艾滋病不只是在河南,艾滋病在中国每个角落都有,而且是血液传播,在中国31个省没有一个空白点。这个问题不只限于河南,而是全国性的。

记者:你最想让外界知道哪些以前不知道的信息呢?

高耀洁:我现在想把我了解到的真实情况写成书,出来以后讲个公理,以便成为历史的一页。

记者:万一别人给您戴上一个您出书是为了“沽名钓誉”的帽子怎么办?

高耀洁:我不是在国内出书,而是在国外出书,因此没有问题。

记者:但是中国政府没有批准您出境,现在出来了,恐怕就回不去了。是不是这样呢?

高耀洁:我现在正忙着出书,没考虑过回去不回去的问题。我现在忙不完了,有一个章节找不到。

记者:吴仪过去担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时候,曾经单独探望过您,您可以和她直言,不需要忌讳,后来情况为什么发生变化了?

高耀洁:我跟吴仪谈了真实情况,吴仪也给我地址,但是后来向上反映问题反映不上去。主要是因为河南是个大黑坑。

记者:前几天,中国的卫生部部长陈竺接见联合国艾滋病官员的时候也表示,将加强发挥非政府组织和公民社会在防范艾滋病方面的作用,您要是在国外不就错过了发挥您作用的机会吗?

高耀洁:他(卫生部长)有嘴,他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我愿意怎么写就怎么写,我这里有事实,有照片。他说,2006年中国感染艾滋病的人口有84万,他现在又说是 74万,难道这10万病人蒸发了?本来这个问题是个学术争论的问题。他说没有,我说有,因为我看见了。我说是血液传播,因为我看见血液传播了。

记者:中国政府最近几年一直在强调艾滋病疫情形势险峻,这不也就显示出中国政府也是很重视艾滋病的问题吗?

高耀洁:中国说他们重视了,必须有事实才行。

记者:那么您觉得中国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周全呢?

高耀洁:中国领导人可以表明他们的观点,我要表明我的观点,我不管他们怎样说。关于中国领导人自己说的问题,我不做答复。

记者:所谓的“血浆经济”,起码在河南是造成艾滋病的祸首,联合国有关中国艾滋病的报告说,中国现在艾滋病人数大约8.5万人,其中3.5万人是因为卖血和输血感染的,您看这个数字准确吗?

高耀洁:“血浆经济”已经转入地下。现在不只是河南,而是全国。他们有嘴,就让他们说吧。现在湖北还在卖着,还有广东、广西、云南,我有好几张照片,山东有6张照片。

记者:我想再问一句,对于联合国报告提供的有关中国因卖血和输血感染的艾滋病人数,您怎么看?

高耀洁:那是他们的问题,我又没有权。我是一个老人,能怎么办呢?我只能写成书,大家做为历史的一页,以后可以看看嘛。你一直在强调河南,我都不高兴听了。艾滋病不只是河南,第一个传出来的是河北,河南还是跟陕西出来的。

记者:中国政府在防范艾滋病蔓延方面开展的工作,你觉得够不够呢?

高耀洁:有关够不够的问题,我不加评论,我忙着写我的书了。

记者:为了艾滋病的问题,您现在80多岁的时候还要背井离乡,代价是不是太大了一点?会不会觉得有点凄凉?

高耀洁:如果我现在不抓紧时间,我一旦去世,这些材料就公布不出去了。

记者:你现在是否感到后悔?

高耀洁:无所谓后悔了,大家都不知道。你刚才只是提到河南,其实这个问题是全国性的。你们在英国如果不知道中国会说瞎话,那你们都是光顾着吃饭了。中国政府最大的能量就是能说假话。你没听说过老百姓有个顺口溜:“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

记者:在治疗和防范艾滋病方面,您最希望看到中国当局能够做出什么努力?

高耀洁:我这个年龄是看不到了,我已经朝不保夕,我血压高到200多,一旦脑溢血就完了。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