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 December 2009

毛共反中共的闹剧

去年十二月,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以下简称毛共)自行宣告成立,刻意模仿中国共产党(中共)毛泽东执政时期的红色语调,发布《告全国人民书》和《党章》,直斥中共三十年改革开放等于复辟资本主义,走上一条封建、官僚、买办卖国的反动路线,认为“中国人民对中国共产党内的修正主义反动统治集团造反有理”。尽管当时毛共散发大量传单,但海内外传媒均未作深入报道。

中共庆祝建政六十周年后,事情出现了新的变化。毛共骨干成员竟然公然追捧重庆市党委书记薄熙来,为他在重庆市大搞唱红打黑运动而喝彩呐喊,一致推举他为 “毛共首届总书记”,高呼“薄熙来书记万岁”,称重庆是“二十一世纪的延安”,“薄熙来不只属于重庆,而属于全中国,应该回到北京”,“薄熙来,祖国妈妈和人民喊你回北京”。薄熙来被捧了上天,威名盖主,未免坐立难安。十月十五日,薄熙来出动公安,闪电抓捕了毛共三十多人,毛共成员徐建生被抄家拘留,家中电脑等资料被带走,另一名毛共成员魏龙也被拘留,罪名是“制造恐怖,蛊惑人心”。极左人士于是指责薄熙来是个两面人。事件余波仍在荡漾。

究竟毛共成员是自发的极左民间狂热份子,是自由人士冒充的极左人士,薄熙来的暗棋,抑或是其政敌所栽的暗桩,目前还是众说纷纭。笔者觉得事件看似闹剧,实际上暗藏至少以下两大玄机,至今尚未完全排除两者的可能性。一、有极左势力刻意模仿中共煽暴的红色话语,试图抢夺中共固有的话语权,表面上看似蛊惑人心,实际上是希望激起中共内部的极左派支持者或者保守势力,跟随毛共动员,引起中共内部矛盾,为中共内部的保守势力呐喊助威,作为新一轮党内斗争的前哨战。二、有自由派人士,为了显示毛泽东思想的荒谬无理,故意打着红旗反红旗,装扮成毛泽东思想的忠实信徒,曲线戳破中共多年来吹嘘毛泽东思想的无耻谎言,引导中共亲口指斥那些毛泽东的话语正是“制造恐怖,蛊惑人心”。

毕竟,毛共针对中共的基本主张是什么?说起来,还真有趣。

一、声讨杀捕:“就凭他们实行法西斯专政,疯狂逮捕革命造反派,对手无寸铁的学生痛下杀手,野蛮拘捕上访群众这一项,我们就造反有理。”先不论煽动造反是否有理,但这些指控的事实不正好说出了人民的心声吗?

二、声讨腐败:“就凭他们以权谋私,钱权交易,强拆民宅,逼良为娼,吃喝嫖赌,包养二奶,寡廉鲜耻,腐败透顶这一项,我们就造反有理。”这些对中共的指控难道都毫无事实根据吗?

三、分化中共:“对于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以前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党员同志,应首先从思想上转党(退中共入毛共),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办理转党手续;对于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以后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人,原则上一律不予承认,但是对于确实在思想上和行动上与修正主义叛徒统治集团实行了彻底决裂的同志,同样可以加入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毛共《党章》的这条规定,号召中共党员退党的企图,难道还不够明确吗?

四、造反有理:“复辟云水怒,造反风雷激”,“如果有一天共产党不为人民服务了,那么人民就要起来打倒他”,“现在已经到了动手打倒这个假共产党的时候了”。毛共连打倒中共的时间表也省了,竟然号召人民立即起来打倒中共,但中共竟然晚了足足一年才采取行动,不是很奇怪吗?

五、反对改革:毛共说邓小平篡党夺权,永不翻案变成马上翻案,是个不讲政治信用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斥责胡锦涛大搞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叫嚣决不走回头路;大骂目前的统治集团最终会让《零八宪章》分裂中国的阴谋得逞云云。毛共的极端左倾政治立场在此表露无遗。事实上,邓小平的确是靠不讲信用才可以掌握大权,但难道毛共的偶像毛泽东又有讲过信用吗?有趣的是,由始至终,毛共完全忘记了只有在中共的话语权框架下,才有机会变得又红又专,一旦不在此框架下,再红再专,都是徒劳。毛共跟崇尚权力、掌握权力的中共专制政权,在本质上是不可能相容的。

无论毛共的上述主张有无故意讲反话的成分,毛共的主张始终离不开敌我矛盾、红黑对决、路线斗争、崇拜权威的思维惰性,也正好应验了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一九八四》小说中批评共产政权意识形态的那句话:“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这是中共多年来奴化教育下所产生的“脑残” 现象,深入渗透毛共成员的骨髓中:红黑即是非,中西即我敌,敌人全是阳谋阴谋,党国全是大功小错,党国家己依序定位,覆巢之下概无完卵。这些毫无事实根据的刻板印象和辩证思维(以立场决定是非,以权力决定高下),配合激进暴力的造反号召,充塞在毛共的《告全国人民书》和《党章》的思维当中,当然也充塞在中共历年的文宣和政策档案中。除非中国人民有一天觉悟人性尊严、良知真诚、和而不同以及宪政民主制度的可贵,否则以毛共反中共,充其量只是闹剧一场而已。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