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8 December 2009

专制国家才会三权“互相配合”

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发表了惊人也毫不意外的“伟论”,他说行政、立法和司法“互相配合”,很明显这句话是冲着香港而来的,意思就是香港应该向澳门学习。学习什么?就是要香港学习澳门的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如何配合行政机关的强势“行政主导”。此话一出,立即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尤其在香港更为激烈。因为在香港,仍然不少人心中,“三权分立”是一个很重要的核心价值。而且。“三权互相配合”论也完全扭曲了“三权分立”的定义。

19世纪英国的艾克顿爵士曾经说过一句名言:“权力会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化。”所以,为了防止“绝对的权力”所造成“绝对的腐化”。民主政治是一个重要的根本,而当中的“三权分立”凸显了当中的重要性。

何谓“三权分立”?相信这个名词连中学生也会知道,这是由法国政治思想家孟德斯鸠所构出来的(当然英国洛克政治思想家洛克也有类似的观点)。意指行政、立法和司法机关是相互独立和对等的,彼此互相制衡,防止其中一方滥权。“三权分立”对于民主政治的重要意义在于透过行政、立法和司法之间的权力制衡,防止专政暴政的出现。这个对于欧美国家等西方民主国家来说,已经是一个很普通的常识了。但换成了大陆和港澳等地区,“三权分立”的重要意义不是被抹黑、曲解,就是被扭曲。以中共等专制独裁国家来说,为了维护独裁统治,对于“三权分立”当然是不屑一顾甚至是贬低,张晓明说出三权要“互相配合”,却不是偶然的。因为中共的“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也有类似的言论——于去年香港说“行政、立法、司法三个机关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的“三权合作论”。张晓明只不过一再重复习近平的话而已。在笔者看来,张晓明的“三权互相配合论”就像太监为表忠心,拍皇帝的马屁而已。可是,这个马屁实在拍得太过火,专制的面目实在太露骨,才会引起强烈的回响。

为什么三权分立对于民主政治来说那么重要,关键在于“制衡”。特别是行政机关(政府)容易造成对于权力的迷恋和欲望,这造就了专制独裁统治的产生。因此,立法和司法本身就有担当了监督和制衡行政机关的责任。在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当中,最不起眼的司法往往床为了整个民主政治制度的最后防线。如果连司法也失去应有的独立性,距离专制独裁可以说为期不远了。

说到“三权互相配合”,现有的专制独裁国家就是很好的例子。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独裁政权——中共是典型之中的典型。中共在“三权互相配合”(与其说“三权互相配合”,倒不如说“三权合作”甚至是“三权合一”)下出现什么情况。除了人所共知的专制统治、往往利用司法打压异见外,更造成贪污腐败,中共的贪官真的是多不胜数,可以说是世界第一。为何如此?这就是因为没有“三权分立”。中共的所谓司法机关,只不过巩固政权的工具(简单来说就是司法为政治服务);而产生那么多的贪官,除了中国人的本性离不开“钱”外,缺乏“三权分立”的互相监督和制衡是其中一个重要的主因。可见“三权互相配合”的劣迹真的是“有目共睹”。这不仅于中共,为数不少的独裁国家也是如此。

再举一个例子吧,这就是张晓明所赞美的、要香港学习的澳门。“行政主导”下的澳门,正是张晓明所说的“三权互相配合”的典型。究竟澳门现在“三权互相配合”的政治体制实际如何?“三权互相配合”政治体制,造就了利益输送屡屡不断,最近澳门所引爆银河贱价批地事件就是一项例证;立法会成了典型的橡皮图章(29个议席中只有12个是民选产生的),不能有效制衡和监督;更造成行政霸权、官权独大、吏治和司法腐败,巨贪欧文龙案就是此情况下产生,而且极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由此可知,澳门可说没有一项值得学习的。说到监督政府,香港仍比澳门强,最起码能够对政改有生杀大权;说到司法公正和独立性,虽然港澳两地的司法制度不同,但单以这两个最基本的标准而言,香港也比澳门要强;说到争取民主自由的积极性,到目前为止香港仍比澳门高不知多少倍。澳门人很多只对特区政府敢怒而不敢言。澳门的民主之所以几乎毫无寸进,澳门人其实要负上一定的责任。笔者认为,中共就是最喜欢澳门人的性格,因为乖乖的听话,而不敢向中共说不。

换句话来说,中共的官员所说“三权互相配合”论,表面上看来,就是“扬澳抑港”,要香港学习澳门的“行政主导”的政治制度。实际也说穿了,中共迷恋独裁统治暴露无遗,始终如一,也因此不惜扭曲“三权分立”。可是,“三权分立”与“三权互相配合”的政治制度谁较好,已是高下立见,在此不用多说了。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