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9 December 2009

哥本哈根与哥们哈罗

在哥本哈根召开的全球气候过暖会议,是热门新闻,已在媒体上“吵闹”了好几天。但这个会议,难有实质性的成效,因为至少有三个难题没法解决:

第一,对全球气候过暖,科学界有争议。很多世界一流的科学家指出,气候过暖,是太阳辐射变化导致的,跟人类排放气体没多大关系。另外,从常识角度,地球那么大,历史那么长,过去一百年,全球气温只增长了一度左右(还是华氏),实在不需大惊小怪。因为地球有四十亿年历史,在这样漫长的时间段中,一百年,等于是一瞬间。这一瞬间的气温变化,并不构成多大意义。这就像人的身体,在七十多年(平均寿命)的一生中,有个零点几秒体温增高一度,根本不需要采取什么“降温”措施,因为药还没送到嘴,温度就可能下来了。它是人体内部的一个自然调整。

另外从科学研究角度,所谓全球气候过暖,有两个被严重质疑之处,甚至被认为是“骗局”:一是现在的全球气候过暖证据,只是地面气温,而不是整个地球表层的平均温度。这就有问题,因地球的表面大部分是海洋,只拿占少部分的陆地气温来说整个地球过暖,明显以偏概全,夸大其辞。英国有个环保记者,曾跑到中国广州会议上说,如不重视气候过暖,海平面上升,2050年上海就会消失。这种说法是不是有点太邪乎了?根据中国国家海洋局的《2007年中国海平面公报》列表,上海、天津、浙江、山东、海南、广西等全国11地的海平面上升数据都不一样,最低是广西,上升27毫米,最高是海南,上升92毫米。同一个海洋,怎么各地上升不一样?这本身就说明这种数据不能作为绝对科学根据。上海的海平面上升是66毫米,比最高的海南低26毫米,如果说海水上涨,按逻辑,那也得先淹海南,而不是上海。

另一更被质疑之处是,所谓全球气候过暖,主要来自联合国的报告,而这个报告,主要参考的是全球权威的气候研究机构、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气候研究中心” (CRU)的数据。而恰恰这个研究所,最近被揭露出在数据上造假。据媒体报道,该所“有意不采用1976至2005年的大气温度测量值,而使用1961至 1990年的为基准,因为后者可以‘更完美地’证明气候变暖的趋势。” 该所负责人琼斯教授在这个丑闻曝光的当晚就辞职,承认“确实存在选择性地采用数据的问题”。

既然这个研究有问题,联合国的报告就缺乏基础;那哥本哈根的气候过暖会议,就等于建立在空中楼阁;再怎么讨论,都有点海市蜃楼的感觉。这就有点像中国五十年代的大跃进,基层报上来是“亩产万斤”,毛泽东、周恩来们,就挑灯夜战,研究粮食过多,如何储存的问题。而随后发生的却是饿死几千万中国人的人间惨剧。

第二,对气候过暖的解决之道,富国、穷国有争议。哥本哈根会议所以吵得一塌糊涂,因为穷国不满富国提出的解决方案。道理很简单,你成为工业国家了,废气已放了很多,现在要求我们不要放,制定严格标准。但我们是发展中国家,急需发展经济,这个损失谁来负?富国至少应该提供“补偿”。可富国又不愿意掏钱,而且拿多少才能合理,也是一笔糊涂账。而且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又乘机勒索,狮子开大口,像那些非洲国家,很多西方援助,都进了独裁者的腰包。因此富国、穷国没法摆平,只能争论不休,最后即使通过什么协议,也只具象征意义。其实各国领导人到丹麦,只是开个大party,哥本哈根,哥们“哈罗”而已。

第三,即使达成协议,也无法有效实行。光联合国成员国,就有192个,全世界的城市,成千上万,中国的县市,就有二千多个,联合国哪有这么多人力物力,到各国监控排气标准?根本是杯水车薪,无法做到的事情。最后只能由各国政府提供数据,而这种官话又有多大可信性?最后,即使是联合国抽查,抓到违反协议的,那又怎么惩罚?联合国连伊朗发展核武,威胁中东和平,都管不了,效率之差,可与独裁国家的官僚比丑,还谈什么解决各国的气候过暖?

除了这三点之外,更明显的是,从地球气温的历史来看,气候变化是常态,即“天有不测风云”。七十年代,科学家还惊呼,全球气候过冷,温度持续下降,世界要进入冰河期,结果虚惊一场。更有说服力的是,就在气候过暖被“炒热”的去年初,中国南方却出现冰冻灾害,造成很大损失,其中就有人们过于相信全球气候过暖,说什么会有“暖冬”,而放松警惕,没有采取有效防冻措施。据专家研究,中国南方这次“冷冬”,50年就会发生一次。

这种气候剧烈变化,在中国历史上常见。据史书记载,在寒冷期时,面积三万六千顷、位于江、浙地带的中国第三大淡水湖“太湖”,不仅全部结冰,“冰层厚到可通行车马”。这种情景,仅文字记载就有三次。被视为中国气象学奠基人的竺可桢,在《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中就指出,中国五千年的气候,有四个温暖期和四个寒冷期,其中第一个温暖期的温度,比现在高三至五度。如果那个时候有联合国,是不是也要开哥本哈根会议?

媒体报道说,在哥本哈根,不仅有来自全球的左翼人士聚众呼喊,甚至闹场滋事,还有专程赶去的北京大学生,在当地的地铁口举着标语牌高喊:“我们的地球,我们的未来,我们决定。”可是这些中国学生,他们亲属的住房如果被非法拆迁这种问题,都没法在中国公正解决;他们在中国连个投票权都没有,连自己国家的领导人都不能决定,还跑到丹麦喊什么决定地球,实在是自我讽刺。只从这一点小插曲,也可以看出,有些人关注全球气候过暖问题的虚伪性。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