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5 December 2009

坚持尽早实现双普选

十一月十八日,在中共幕后操盘下,香港政府公布二零一二年政制改革谘询文件。由于内容不符合香港主流民意,势必进一步降低特首曾荫权和特区政府的民望。然而,在一段时间内,香港曾流传着两个假议题,笔者期盼民主人士能保持警惕,澄清原则,研拟策略。

第一个假议题是:特区政府的二零一二年政改方案获得通过,会否成为在一七年和二零年分别实现特首和立法会普选的先决条件?

十一月六日,曾特首在政改谘询文件定稿前,约见二十位泛民议员,强调能否通过一二年政改建议,并非日后双普选的先决条件;只要符合人大常委会在零七年底所明示的五大先决条件,即可按照其“严肃坚实”的时间表实现普选(亦即在一七年普选特首,在二零年普选立法会),并且引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乔晓阳零七年底的发言内容为证。有评论认为:曾特首的说法间接否定了中联办副主任李刚关于一二年政改是为普选“铺路”的说法。然而,前全国人大代表吴康民等人却郑重指出:一七年政制必须基于一二年政制循序渐进,如果泛民议员否决政府方案,政改原地踏步,中央可能推翻原定时间表。

这些争议根本毫无意义。人大常委会只说到时“可以”普选,也没有定义什么才叫普选,更同时明示五大先决条件,其中,人大常委会有权事先否决行政长官的修改选举办法报告,行政长官也有充分的拒绝提案权和否决权,人大常委会更有最终否决权,中共施恩抑或翻脸,市民无可置喙。据此,二零一二年政改方案能否通过,可以是先决条件,也可以不是先决条件,一切任凭中共说了算。这是残酷的现实,也是港人的抗争焦点。

第二个假议题是:即使没有提出一七年和二零年的普选具体内容,但是一二年的政制发展绝对,必须向着普选目标开进,即使有一点进步,难道都不值得泛民议员开怀接受吗?政治不是要讲妥协吗?这是曾特首和亲共阵营的惯用说词,暗藏陷阱,不可不慎。

先回顾一下目前香港的选举制度。特首由八百人选举委员会选出,大部分委员都是亲共媚共人士,但候选人仍需获得八分之一委员提名(提名门槛),才有机会参与五年一度的小圈子选举。立法会有六十席,分区直选占三十席,功能组别占三十席,并实行分组点票,凡议员提出的法案,需经分区直选和功能组别各过半数同意,才能通过。功能组别的设立,源自法西斯墨索里尼的制度,八五年由港英政府袭用,标榜间接选举,拒绝直接选举,本已违反普选原则,早应废除。

很遗憾,特区政府的政改谘询方案,根本没有任何增量民主成分。主张扩大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人数,从八百人增至千二人;立法会分区直选加五席,共三十五席;但功能组别也加五席,共三十五席,依旧平分秋色,新增五席仅由四百多位处理地区事务的民选区议员互选(亲共人士势必囊括全部五席;在比例代表制下,也可囊括三至四席,成为大赢家)。

按照这种逻辑,如果一二年要做到三十五对三十五(共七十席),那么在一六年增至四十对四十(共八十席),在二零年增至四十五对四十五(共九十席),余此类推,就更民主吗?非也!因为立法会的构造根本毫无改变,功能组别小圈子选举和分组点票制度继续存在,同时更背离二零二零年普选的严肃时间表。政府的鸟笼方案,只是一个从未前进的逻辑陷阱。

那么,争取香港民主的真议题究竟是什么?应做些什么?

一是坚持以争取尽早实现民主普选为理想:争取香港在二零一二年实现双普选:特首选举没有提名门槛,任何登记选民都有参选权和投票权;立法会选举没有功能组别,没有分组点票,全由普及而平等的民主选举产生。

二是研究在什么限度内可以让步与妥协。笔者认为:任何让步都必须遵守两大原则:一是澄清终点细节,二是等量增加民主。即使勉强接受将普选的终点站,从一二年延后至一七年(特首)和二零年(立法会),但香港政府必须事先清楚交代终点站的具体普选内容,作为一二年中途站的根本座标,否则中途站方案是否符合目标,根本无从判断,而政府也无法自证其方案不是随便修改。其次,一二年中途站方案,至少应体现循序渐进的增量民主,亦即稳定、等量提升民主成份。具体而言,由于零八年立法会分区直选和功能组别席次之比是三十比三十(起点),而二零年应全面直选(终点),因此一二年应为四十比二十,一六年应为五十比十,二零年全面直选。分组点票制度,应在一二年取消。在特首选举方面,由于零七年特首只由八百人小圈子选举委员会选出(起点),而在一七年应开放给全港选民(目前已达三百多万)选出,因此在下一届一二年特首选举中,应至少随机抽样让一百五十万登记选民选出,方为真正循序渐进的增量民主方案,提名门槛也应自一二年全面取消。

三是研究在政府的“假民主”方案不获通过时,如何因应,继续推动民主。笔者相信,公民的启蒙觉醒与理性抗争,自下而上推动民主,不再乞求自上而下的恩赐,才是香港民主运动的稳健力量。在议事堂外,民主人士好应组织集会游行,活用网络资源,激发民主力量,尤其让年轻一代体会中共的历史与本质,以及民主的重要性。在议事堂内,泛民议员应断然否决政府所提出的任何“假民主”方案,回归原则与理想,将和平抗争手段升级,凝聚民间力量,发动五区总辞,在单议席单票制分区补选中,仅提出两大政纲“二零一二双普选”和“曾荫权下台”,如能在五大分区中赢得三席或以上,策略运用得宜,有助于产生变相公投效果,引发国际关注,联合各方施压,逼迫中共让步,促进民主发展。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