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9 December 2009

齐奥塞斯库垮台留给后来者的警示

罗马尼亚前领导人齐奥塞斯库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至少在其被军事法庭执行枪决以前,中国官方一直都是将这位老齐同志引为知已,并给予高度评价的。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

当年,齐奥塞斯库有一条爱犬,昵称考布,它的知名度极高,就连英国大使都认识,在罗马尼亚几乎是家喻户晓。在公开场合,人们一般称其为考布同志,以示尊敬。但是,这个尊称仍然不能令齐奥塞斯库满意,这是因为,以同志相称,享有与臣民同样的地位,有辱考布同志的髙贵身世。

于是,齐奥塞斯库决定,给自己的爱犬考布郑重授予罗马尼亚陆军上校的军衔,享受县团级待遇,从而使这条来自英国的拉布拉多猎犬成了世上乃至史上级别最高的动物官员。这可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从此,在布加勒斯特大街上,那些在寒风中排队购买食品的市民们就经常可以看到“考布上校”乘坐的豪华小汽车,招摇过市,扬长而去。

对于爱犬考布,齐奥塞斯库宠爱有加,罗共中央办公厅的安排照应更是无微不至。考布的实际待遇标准,显然已经超过了县团级,看上去更像是罗共中央副总书记的派头:出行有豪华专车,居住有豪华别墅,还配备有秘密警察充当保镖,并设有专职医生加强日常保健。与此同时,齐奥塞斯库还喜欢搞形象工程,为了建设一条“社会主义胜利大街”,他大拆布加勒斯特老城,结果有许多老人都被逐出自己的房屋,露宿街头,挨饿受冻。拆到后来,一家医院成了这条大街上的最后障碍物,这是一所每年可以为5万多名罗马尼亚人提供医疗服务的平民医院,老百姓都希望将其保留下来,但它的命运最终却是由考布上校决定的。

那天,考布陪同齐奥塞斯库来医院视察,威风凛凛地走下车来,发现围观者中竟有一只猫,这是医院为了灭鼠而专门饲养的。考布上校怒眼圆睁,勃然大怒,一个箭步窜上去张口便咬,由于这只猫并不认识齐奥塞斯库同志,及其享受付总书记待遇的考布上校,竟一边奋起还击,一边且战且退。考布也是穷追不舍,没想到该猫一记勾拳,将考布上校打出了鼻血。齐奥塞斯库为之大怒,愤然乘车离去,考布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院长也吓傻了,医院的前途堪忧。果不其然,几天之后,一纸下令拆除的决定就送了过来,这所医院随即便被夷为了平地。

1989年3月,六名前罗马尼亚高级党政官员通过外国电台联名发表了一封给齐奥塞斯库的公开信,指责他造成国民经济的崩溃,践踏人权,使社会主义名誉扫地等等。对此,《炎黄春秋》杂志上作者张汉文和周荣子的文章回顾说,由于《自由欧洲电台》等西方广播电台的传播,这封信在罗马尼亚家喻户晓,普通百姓纷纷对此信给予称赞,认为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

尽管广大民众都对齐奥塞斯库十分不满,但由于当局的严密控制,人们无法发泄这种情绪,就编了许多政治笑话来讽刺和挖苦齐奥塞斯库。这些笑话当时在罗马尼亚广为流传,其中的一条说:一次,许多人在一家肉铺前排长队等候买肉,不少人一大清早就赶来排队了,十分辛苦,到底能否买得到也还是个未知数。这时,一个人骂骂咧咧地说,“市场供应这么糟糕,全都是齐奥塞斯库搞的,现在我就去把他干掉”!说完便走了。过了一会,这个人又回来了,继续排队,有人就问他,“是否已经把老齐干掉了”?他却一言不发。大家就开始骂他是胆小鬼,放空炮,此人实在忍受不了了,只好说出真相:原来,“那里的队伍排得比这儿还长”!还有一个笑话则说道,在布加勒斯特,许多申请出国的人正在排队领取护照,其中有人回头一看,排在他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齐奥塞斯库。看到他如此吃惊的样子,齐奥塞斯库表示:“既然大家都要出国,那么我也走”。此人立即回应道:“如果你也走的话,我们还有什么必要出国呢”!

事实上,从1989年12月中旬开始,在“打到人民公敌”和“独裁者滚下台”的怒吼声中,尼古拉.齐奥塞斯库,这位几天之前还“深受人民爱戴”的罗马尼亚总统已然变成了一只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地在到处挂满自己画像的国土上东躲西藏。《领导文萃》杂志上,作者王开岭的文章感慨道,更为始料不及的是,当齐氏夫妇劫车而逃时,几乎所有罗马尼亚的广播里都响起了这样的声音:“各位市民,请注意,人民公敌齐奥塞斯库夫妇刚刚劫持了一辆紫色达契亚轿车逃跑,请予以缉拿”。同样出人意料的是,从12月22号晚,齐氏夫妇落网到他们被推上断头台,只不过相去了三天。

有覌察人士注意到,就在此前不久,齐奥塞斯库还曾公开表示支持北京当局的六四镇压行动,或许,也正是由于其决心仿效北京的强硬立场,才把自己送上了这样的一条不归路。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