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1 December 2009

不应再对中共存有幻想

每年的12月25日是普世欢腾的圣诞节。在港澳,过着的是温暖圣诞。但是,对于北京以至整个大陆。笼罩的却是一股严寒的气氛,因为就是一个非常非常温和的《零八宪章》的起草人、异见作家刘晓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就在圣诞节被中共的“法院”宣判罪名成立,重判11年。因此,2009年的12月 25日,对于笔者以及还有良知的人来说,却是一个不快乐的圣诞节。

中共为何选择在12月25日宣判刘晓波11年监禁,已有人提出这个疑问。笔者认为,归纳起来不外乎有两个方面。其一,12月25日是圣诞节,不少国家和地区是假期(特别是西方国家),中共以为在此日宣判刘晓波,不会引起任何关注,以及各国的批评;其二,也是最重要的目的,中共在这一天宣判刘晓波,就是冲着西方国家和基督徒而来的,意义其实是很容易看出,就是公然藐视西方文明。不可否认的,现代的文明和生活,就是西方文明的成果。而西方文明与基督文明实是密不可分。现代的民主和自由在西方国家能够开花结果,基督文明实是功不可没。

再看看《零八宪章》,诉求其实简单之中的简单,温和之中的温和,以西方民主国家的角度来说,诉求已是一个“常识”,当中自由表达言论也是人民的最基本权利。中共这次重判刘晓波,不仅扼杀了人民言论自由的权利(也是现代西方文明其中一个的重要基本),自己所写的宪法再一次视之为废纸。而且从政治上来看,在民主和自由这个普世价值下,中共更是严重的倒退,甚至更夸张的说,退回到历史上各专制的朝代。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对于其丈夫被重判11年时曾说中国(中共)是“野蛮的国家、不讲理的政府”,的确反映了现在中共这个独裁政权所统治下的本质及其真实的一面。其实,早在4年前(2005年),法国学者索尔孟(Guy Sorman)在其《谎言帝国》一书中,就已经称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是一个“野蛮的国度”。由此可见,中共不论是过去,还是在自我宣称的“大国崛起”的现在,政治都是与现代文明相违背,崇尚专制独裁统治的蛮荒时代。更令人担心的是,中共所谓的“经济崛起”及其“军事崛起”,以及经常煽动的民族主义下,中共的政权完全彻底法西斯化,将大陆变成一个“法西斯帝国”。现在西方民主国家对于中共政权的张伯伦式绥靖政策,恐怕只会自食恶果。

连一个温和的《零八宪章》也容纳不下,将其起草人刘晓波重判,已充分显示了其“野蛮”独裁的真面目(更是“三权互相配合”的“典范”)。这给港澳人,特别是港澳的民主派,更应要以此事件为警惕。一直以来,港澳民主派所争取民主普选所采取的战略,基本上都是直接路线战略的方式,亦即希望与中共“沟通”的方式,来争取“恩赐式的普选”。效果与成本如何?其实“有目共睹”。政制方面依然原地踏步,而且继续被亲共的政党和团体压得死死的。从战略的角度来看,这种战略其实是得不到成效之余,付出的代价却是不成比例的高昂。

刘晓波被重判11年所显示的,尽管中共抛出不少美丽的外衣,但是醉心于和向往的,就是“法西斯”的专制独裁统治,拒绝接受民主和自由的洗礼。民主派直接路线战略(与中共“沟通”)的方式,说穿了就是“谏士”进谏的方式。以笔者所在互联网上所看见民主派及其支持者,面对刘晓波的重判,却依然充当朝廷上的“谏士”--以各种方式联署释放刘晓波。结果怎样则可想而知(因为几乎没有一次类似的“进谏”是成功的)。所以,想争取民主普选,面对中共的资源的优势与其 “死性不改”的本质。10多年来所沿用的“沟通”与“谏士”的直接战略方式,从刘晓波被重判进一步反映出,实应该废除。取而代之的,则是已故英国战略大师李德哈特(B.H. Liddell-Hart)所提出间接路线战略(The Strategy of Indirect Approach)。李德哈特的话更明白此重要性:“一方面经常保持着一个目标,而另一方面在追求目标时,却应该适应环境,随时改变路线。”否则,在争取民主普选和政改的道路上,幻想以直接路线战略就可以得到普选的,长远来说只会吃大败仗。此点港澳民主派在刘晓波重判的事件上,值得检讨和警惕的。

虽然这是表面上是中共对刘晓波的审判,自以为能够以此“杀一儆百”。实际上就是对中共自己进行审判。并且有了“审判结果”:从来都是无药可救。中共不让各国使节听审的结果,就是胡锦涛为首的中共政权外表上非常“强大”,实际是胆怯非常,更视民主自由为洪水猛兽。也正如一句俗语说:“上帝要你灭亡,必先令你疯狂”,知道这一点,西方国家实不应过份以经济为由,对中共政权实行绥靖政策,因为此无异于为中共注入新血,最终会自食恶果。港澳人特别是为争取民主自由不为余力的民主派人士,更应该认清中共的独裁本质,破除幻想,不应指望中共会让港澳进行普选。有一个事实往往被忽略的:中共是世界上最会走数的政权。相信中共一成,双目也会失明。

柏克曾说:“邪恶胜利的条件,是好人袖手旁观”,刘晓波被中共“以言入罪”,直至现在对于一副漠不关心和事不关己态度的港澳人来说,柏克这句名言实是最贴切的形容。这些人实与世界完全脱节,难怪这些人最容易被中共统战了。在这事件已看出,他们连一些大陆大学生(西南政法大学学生)也不如(至少他们发起示威要求释放刘晓波)。因此有人说:“香港澳门化,澳门中国(大陆)化”,并非言过其实,实值得关注和警惕。

最后,希望刘晓波能够在狱中,民主自由的信念能够坚持着,因为这可能是黎明之前的黑暗。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