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January 2010

香港的抗议活动新人类

2009年12月27日,二十一名主要是年轻人的市民计划经罗湖过境内地,抗议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北京作家刘晓波监禁十一年。

他们宣称自己也曾在刘晓波肇祸的《零八宪章》上签署,要过境「集体投案」,但尚在香港境内即已发生混乱。多名疑是内地便衣公安男子涉嫌越境,将四名抗议人士和两名记者拉入内地一方扣留了四小时。

事件哄动全港,舆论质疑内地公安有否越境执法,破坏一国两制?由于事态严重,香港警方在事发当晚表示:「据了解,内地执法人员并没有跨境执法。」但报章和互联网片段摄得港警和抓人男子并排而站,其间抓人者一度失去平衡,一名港警还伸手搀扶。警方只得在次日另发声明,谓前线执法人员「没有看到」穿制服的内地执法人员跨境办事。

警方第二度声明变得虚弱,有改口风和摆弄文字脱身之嫌。涉嫌跨境抓人者根本身穿便服,那自然是「没有看到」穿制服者跨境办事。但是,港警是否就容许穿便服者过境抓人?镜头还摄得港警搀扶抓人大汉,事件已提升至「丧权辱港」的层次,让警方难堪。

跨境风波带出一个讯息:近年来香港的抗议活动涌现新生代,他们行动迅速,以网络联系,抗议方式具创意和激烈,让执法部门更难捉摸,容易擦枪走火。这次迫得警方陷于窘局后,在紧接着的元旦日支持普选游行,又发生三百名示威者冲击中央驻港机构中联办,与在场一千名警员爆发肢体冲突,成功将一具写着「中共法西斯入土为安」字样的道具棺材放在中联办门前。

传媒开始注视到抗议活动新人类出现,始于二零零六年中环天星码头清拆事件。大家耳目一新的是,抗议由一群新脸孔年轻人主导,手法也出人意表,包括市民已普遍接受天星码头清拆后,还多次折返现场抗议,吸引了传媒,造成一波又一波的新闻高潮,也带动了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和陈伟业到场声援。

不错,以支联会、民主党为代表的主流民主派,近年抗议方式已日趋仪式化,主要是争取曝光,向电子传媒说几句精警sound bite(原声对白),让传媒拍下画面,便大功告成。即使是最激烈的长毛、古思尧抬棺材冲击中联办,警方也大致掌握规律,不致有流血冲突之虞。

抗议活动新人类大都没有政党背景,也甚少打算从政参选。这种超脱,正好让他们不必受「激进派」帽子的束缚,有条件不做民意尾巴,而是以行动超前民意。这种不可测性,令执法者更难掌控,加上以网络动员力量难测,爆发力岂容忽视?

这批新人类多数可归类为80后(20岁至29岁),也有90后(20岁以下)。现年27岁(80后)的内地网络作家韩寒在一个访问中说:「我只是单纯的去判断对错而已,我是一个没有立场只分对错的人。中国人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不分对错只有立场。」《信报》专栏作者纪晓风认为,这段话可为80后一代的特质作注脚。换言之,这是没有包袱、偏重行动的一代,如此一代人投入抗议活动,能不让执法者头痛?

要分析这批80后或90后新人类,还请勿忽略他们的社会经济背景:目前香港整体失业率为4.9%,但20至29岁的年轻人却高达7.3%,15岁至19岁年轻人更达到21.6%!

在一个已发展社会成长,这批年轻人无疑比他们的父母辈较少受物质匮缺煎熬。但面对香港发展速度减缓,他们却苦于上升阶梯狭窄、上进出路减少,变得苦闷徨恐。凡此种种,都会为抗议活动新人类大军注入动力,为随之而来的五区补选、尖沙咀码头巴士总站迁移添上变数。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2 comments:

  1. 衝擊中聯辦??
    警察同示威者對住鐵馬衝撞,
    有無郁到中聯辦一條毛

    ReplyDelete
  2. 我巴不得冲击中联办,最好把中联办给炸平。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