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9 January 2010

人都冻死了,还全球变暖呢,写给环保塔利班

全球190多个国家刚刚在哥本哈根开完怎么对付“全球过暖”的会议,世界就进入近年最寒冷的冬天,暴风雪袭击世界各地,冰冻、严寒,死亡,人类像进入冰窟时代!

俗称大苹果的美国最大城市纽约,现在整个城市像个大冰箱,冰天雪地,很多人冻得不敢出门,导致这个世界繁华的商业中心,不少商家提前关门,因没有顾客。报道说,整个美国东北和中西部,都被暴风雪袭击,很多地方的积雪超过一尺厚。美国南端的佛罗里达州,向来被称为退休老人的天堂,因为四季如夏,阳光灿烂,棕榈树常青。但这次气温最低也降到快接近结冰(华氏32度)。整个美国,除了孤零零飘在太平洋的夏威夷之外,几乎都处于寒风刺骨之中。

不仅美国,世界很多地方都被冰雪肆虐,南韩首都首尔,遇到近百年来最大的暴风雪,积雪超过26公分,创下最大降雪量。报道说,首尔的陆空交通一片混乱,所有露天停车场全部被积雪吞噬。

英国在大风雪、甚至冰雹的威胁下,许多学校停课,交通严重受阻。气象报道说,这是英国15年来最寒冷的冬天,气温创下最低纪录。报道说,有一群民众在酒馆里被风雪困了三天。

人口超过十亿的印度,情况更糟糕,Google上的最新消息说,印度北部和东部因受寒流侵袭,迄今已冻死100多人。

在全球人口最多的中国,首都北京也被暴风雪覆盖,京津地区,以及整个华北地区,降雪量均打破自1951年以来同期最高纪录。元旦之后的北京气温,超过 1986年以来的最低值。由于华东、华中等地区也都出现雨雪冰冻,所以中国大部分地区的取暖用电量都大幅升高。报道说,湖南、湖北、江西、河南等省份普遍出现了电煤短缺局面。上海、江苏、湖北等地局部时段已出现拉闸限电情况。

不知此刻会有多少人感叹,前美国副总统戈尔不是说“全球过暖”、北极圈要融化,海水上涨,2014年就要淹没世界吗?这些高喊全球过暖的人,现在都到哪儿去了?当然,戈尔不会像印度穷人那样被冻着,他住的是豪宅,暖气十足,大概还“过暖”,因据当地田纳西州电力局记录,戈尔家前年的用电量,是美国平均家庭的20倍!他家还有电控的大门,电力恒温的巨型游泳池。可能现在戈尔先生正躺在恒温中,构思下一本防止地球热爆炸了的书呢。

对全球过暖说的质疑,大概会随着这场严冬和暴风雪而升温。在全球风雪之际,在美国大学教物理的方励之教授写了篇文章,也来讨论全球气候过暖问题,题目是 “全球变暖中的物理和非物理”,强调全球气候研究,应属物理学领域,但现在却被扯入政治纷争。该文批评戈尔用全球过暖煽情,说再有7年就是世界末日(戈尔是2007年这样说的,等于再有5年大家就会看到,世界到底是不是 “末日”)。

作为物理学家,方励之提供了物理学界的一些情形:两个月前,美国物理学会起草了一份新的“气候变迁”的政策说明,在内部征求意见。方教授说,这个“新版本的调子略微向反对派倾斜”,因为有这样的“关键句”:“现有的气候模型,看起来还没有足够可靠地说明自然的和人为的因素对过往气候变迁的贡献”。等于是说,所谓全球气候过暖是人类释放气体所致,还没有足够的证据。

美国物理学会在全球物理界具有权威的地位,这样的政策更说明:所谓全球过暖及其原因,至今在科学界还没有定论。但全球最高喊气候过暖、并因此拿到诺贝尔和平奖的戈尔,却拒绝对此辩论,说“辩论已经结束,现在需要的是行动”。但是,当基本的数据还有问题、科学界还有争论、连美国物理学会这样权威的机构都支持 “证据不足”,怎么可以说“辩论已经结束” 呢?

即使不从物理学的复杂专业角度,只是从常识来看,所谓气候过暖是人类排放气体所致,也是令人质疑的。首先,有科学家指出,所谓全球气候过暖的数据,只是来自地球的陆地气温。而众所周知,地球表层七分是海洋,三分是陆地,这“少数”的陆地,怎么就能代表整个地球的气温?其二,全球六千多个气象站,绝大多数都建在城市或乡镇附近。城市明显在全球广袤的陆地中处于“少数”,甚至“零星”状态,这个“零星”的城市气温,怎么就能代表全部陆地?更别说整个全球!另外还有研究指出,很多的气象站,都有靠近停车场(受汽车排气影响,数据可能不确),或室内暖气通风口对着测温百叶箱等各种问题。这样里外里一算,这个所谓的全球气候过暖的证据,还有几分科学性?因而有人质疑,“究竟是都市暖化还是全球暖化?”

另外,更明显的常识是,地球有40亿年历史,过去整整100年,全球气温才升高了一度左右。100年和40亿年相比,比眨一下眼还短暂,值得人类大惊小怪,甚至不惜限制经济发展、影响或降低人类的生活品质,而人为地“计划地球、改变生态”吗?

在全球政治领袖中,跟戈尔的地球过暖说针锋相对,并要求辩论的是捷克总统克劳斯(Vaclav Klaus)。他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戈尔们“只是假装解决环境保护问题”,实质上“他们野心勃勃,试图从根本上重组和改变世界、人类社会以及我们的行为和价值观。”这是一种意识形态,它以保护环境之名,抵制资本主义,对抗市场经济,反对人类的自由发展,要像共产主义“计划经济”那样来“计划环境”,“计划地球”,最后“计划个人的生活”,在本质上,具有集权企图,是“一揽子改造世界的乌托邦”。

在全球冰雪严寒之际,但愿这股“冷空气”能冷却一下戈尔们的狂热头脑,同时也使世人的思考回到冷静的常识,而不是过热的意识形态。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