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2 January 2010

谈中国政府处决阿克毛

12月29号,引发中英两国外交摩擦的英籍毒贩阿克毛在新疆被执行死刑。消息一经传出,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引起了毛左愤青们的一片欢呼声,而环球网当天进行的一项调查也显示,在1万5千名投票者当中,竞有97%的人支持中国政府的上述处决行动。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1月2号晚上,央视主持人水均益与几名专家在节目中围绕此事大侃特侃,抨击英国政府的双重标准。对此,有评论写道,水均益他们这回看来真的是抓住了理儿:当中国政府就西方法院的某项判决与其政府进行交涉时,他们往往会说,我们的司法是独立的,政府不能干预司法。而这次中国法院作出的判决,英国政府却要求中国官方干预改判,这不是典型的双重标准吗?于是,中国媒体不断抨击西方国家”双重标准”的传统说法,又得到一个新的有力证据。

不错,这的确是双重标准,但问题是,对同一个或者同一类对象不能用双重标准,而对不同的或不同类的对象就得用双重标准。由于西方国家普遍实行司法独立,政府无权干预司法,你无法要求英国政府改变法院的判决。但是,中国是公开而坚决地拒绝司法独立的国家,中国的法官都是“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的,那些事关政治影响的案件更是要由法院的上级领导来决定的,法官只不过是按照指示把它宣布出来而已。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对此,水均益和他演播室里的专家们不会不知道。显然,英国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向中国政府交涉要求改判并没有错,如果他们竟然傻乎乎地直接冲着法院来,那倒是真的很无知了。由此可见,正是因为我们公开拒绝了司法独立,才逼得西方人不得不用“双重标准”来和我们打交道。

其实,水均益和专家们还忽略了一个问题,虽然英国人在司法程序问题上不得已使用了“双重标准”,但在法律的价值准则上奉行的却是单一标准,那就是,作为现代司法制度内涵的人道标准。西欧国家普遍废除了死刑,这是现代的法律和文明理念,它已经在文明社会得到普遍尊重。不过,这种理念对于我们国家来说还是非常陌生的东西,中国法律上死刑的罪名之多,每年处死的人数之众,与中国的经济奇迹一样在世界上早已闻名遐迩。虽然中国的GDP还在坐三望二,但我们每年合法杀死的人却超过了全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的确,处死阿克毛是依据中国的法律,但我们是否应该思考一下,这究竟是需要维护的法律,还是需要废除的法律呢?

丛日云教授分析认为,按照水均益们的观点,英国人不应该在司法程序上使用双重标准,不过,在法律的人道精神方面却应该接受双重标准。要知道,这里是中国,对人的生命的态度与你们是不同的,不要把你们的所谓普世价值强加给我们,在你们那里不杀的,在我们这里就可以杀。文章回顾发生在2000年的一条轰动新闻举例说,生活在南京的德国人一家四口被入室抢劫的中国人残酷地杀害了,凶手随后都被判处了死刑。想不到受害者的老母亲却上书中国法院,要求宽恕凶手,信中说:如果你们处死了他们,就等于再次伤害了我们。而当德国媒体记者在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上转达亲属们的这个要求时,却遭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断然拒绝。在这里,西方人没有搞双重标准,而是希望中国人也能与他们的公民享受相同的人道标准,却被中国政府拒绝了。

严刑峻法并不能真正解决犯罪问题,轻易地杀人只能使人的生命更卑贱,而生命的贬值又会促使人们轻易走上犯罪和杀人的道路。一个将人的生命等同于50克毒品或多少万人民币的国家,人们不会尊重生命,包括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一个国家用报复性甚至加倍报复性的方法惩罚罪犯,会鼓励许多人也用同样的方式对付自己的同胞。文章最后感慨道,如今,让水均益们感到高兴的是,阿克毛终于被处死了,英国首相和外长们都白白忙活了一场,一点儿脾气也没有。不仅如此,让水均益们感到庆幸的是,英国人总算有了一个“双重标准”的把柄落在我们的手里,正好可以大加发挥;与此同时,水均益们还充分利用其对舆论的垄断,通过传播偏见不断制造着仇恨。

此外,针对英国首相布朗为阿克毛向中方求情一事,外界褒贬不一。联想到早些时候,中国总理温家宝也曾为其在英国演讲时的那位扔鞋者说过类似的话,两者对比,你总不能因为一个是为本国公民,另一个是为他国公民;一个是为了不判死刑,另一个是为了从轻发落;就能大言不惭地宣称,布朗首相是粗暴干涉了中国的司法独立,而温家宝总理却是体现出宽宏大量和人性化的关怀吧?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