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4 January 2010

谈谷歌退出中国市场

国际网络巨头谷歌有可能退出中国市场的消息继续引发中国及国际舆论的关注,其中市场考量与因特网信息传播自由的价值操守交织,在中国经济强势崛起于国际舞台的今天,凸现出中国经济先行,政治改革滞后的发展模式与外部世界接轨互动过程中的矛盾。

本周二,谷歌集团宣布将重新审视其在中国市场发展的战略,流露出可能将退出中国市场的意愿。理由是谷歌搜索引擎在去年年底受到显然来自中国政府或其授意机构的网络袭击。

做为企业团体,谷歌在世界各地的发展自然遵从一定的市场逻辑。一些市场分析人士认为,谷歌自开始立足中国之后,发展情况始终不尽如人意。面对网民人数超过三亿的庞大市场,其市场占有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三,始终落后于中国本土搜索引擎―百度。而2009年,谷歌又因为被指控有色情网站链接,并卷入中国作家与出版业间的版权争议。就在几天前,谷歌才刚刚就版权争议向一些中国作家道歉。谷歌因此被列为2009年在中国最失意的企业。

但是,谷歌事件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出中国经济先行,政治改革滞后的发展模式与外部世界接轨互动过程中的矛盾。

最近二十年,中国政府完全搁置政治改革,在持续控制舆论自由空间的同时,全力发展经济,以其令世人炫目的增长率,成为国际舞台不可忽视的大国。而在国际舞台的崛起也显然使中国政府对这种限制民主自由,但经济强势发展模式更加自信,从而对由西方最早倡导而为普遍接受的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更加不屑一顾。

但是,如果说中国经济正日益融入全球化经济体系的话,中国政府坚持、甚至不惜投入大笔资金宣传中国模式的做法显然也在加剧这种模式与外部世界价值理念的冲突。多年来,外国企业大举进军中国市场,为保住市场,往往不得不屈从于中国缺少自由的政治空间游戏规则;但中国为推动其经济发展的需要,也在一定程度上对西方世界在民主、自由、人权等价值理念上的要求采取了相对宽容的姿态。而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加强,外国企业在中国特殊政治环境下的市场上开始面对更多的困难。

去年,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力拓集团四名在中国的员工被捕,他们被指控染指国家机密,这使众多在华外国企业感到忧虑,担心这种常年对中国国民使用的,难以确定内涵的指控从此也殃及外国企业。

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天的谷歌事件只是外国企业在华发展面对困难的又一个典型例证。外国网络企业在中国运作,屈从于中国对舆论自由空间的限制规则,其实已不令人意外。

雅虎集团向中国披露个人信息,致使中国记者和维权人士石涛被判刑已是众人皆知的例证。中国网民对于网络流通之不畅通更是有所领教。但谷歌今年先是在中国大举网络扫黄行动中被指控,随后又卷入版权纠纷,近日再遇网络袭击。而根据谷歌集团目前掌握的消息,这些网络袭击行动显然是为了获取中国异议人士的网络个人信息。本已立足困难的谷歌显然更感到前景茫然。

谷歌可能撤离中国的消息再次引发了国际社会对中国网络自由问题的关注。美国国务院周三对此表示,中国经济崛起势必产生很多问题,网络自由与咨询安全就是其中之一。希望中国面对国际标准与规范。

多年来一再呼吁关注中国政府控制网络信息流通做法的记者无疆界组织对谷歌的行动表示欢迎,并赞扬谷歌此举是对中国互联网审查制度的“反叛”。该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还赞扬谷歌公布它对网络攻击调查结果的做法,表示,“终于外国公司承担起对中国用户的责任,在中国政府不断收紧互联网控制时挺身而出。”

常年被动承受政府的网络封锁与审查措施的中国网民也迅速做出反应。有人对谷歌的选择表示支持,更有人对谷歌退出中国感到茫然。两天来,不断有网民前往谷歌北京总部的门前献花、留言。

但中国政府面对谷歌事件引发的广泛关注,则再次强调网络监控的必要性。据路透社报道,面对西方公共舆论自由发展的模式,中国政府在周四发表的一份公报中表示,政府与网络媒体对公共舆论形成负有责任。

谷歌撤离中国的威胁将在何种程度上推动中国舆论导向逻辑与新闻与舆论自由理念间的博弈、在市场逻辑与价值操守间建立新的平衡有待关注。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