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 January 2010

虎年向海外八类“特殊人群”喊话

海外活跃着一批“特殊人群”,这些人和别的族裔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虽然在华人中不占大多数,但这几年仗着东家有点阔绰表现很活跃很抢眼。一直想和这些人聊聊天,触膝谈心是免了,就隔空喊喊话吧,避免话不投机,一言不合擦枪走火,新年新水干一仗,让别的族裔看笑话。不管听到听不到,也不管有用没用,反正从爱护同胞的立场出发,心意到了就好。

第一类:喜欢把西方社会骂得一文不值又赖在这不走的人。你喜欢发泄、喜欢骂,没所谓,加拿大既然能让你来,就不会那么小气不让你骂。但你不要处处看不惯,时时有气发,加拿大上辈子不欠你什么。来到这里,不是加国总督派花轿抬你来的,完全是你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办”来的,其中估计也被骗了点钱、折损了点银子什么的,但这个不是加拿大的错,是你的大脑指挥自己脚的错。退一步,如果真是水深火热,飞机票据说也有上门送票服务,一个电话打几个包包不就自己解脱了?千万不要学祥林嫂,絮絮叨叨终日倒挂着冬瓜脸,听的烦啊。温哥华再次,也是最适合人类居住地。加拿大再孬,国门外还有几十万人候着想来。不差你一个骂骂咧咧的。“回去吧,你妈妈等你吃完饭”。

第二类:喜欢“三哥戴表”(三个代表)的侨领。每次看到你们在台面上“代表”我们说话,想上去抽你们一巴掌的念头都有。你凭什么搞代表啊?谁委托你们的啊?任何侨团虽然名号很大,其实就是三两个人,最多花100块钱注册就OK了,你还好意思动不动就代表谁去赞美、去愤怒、去欢呼、去痛斥。省省吧,你就代表你自己,在国外大家都混得不成气,有时意淫一下、调侃一下可以,万万不可搞得很规整,仿佛人模狗样往闪光灯前一站,就上了大陆组织部的“第三梯队”了。“芙蓉姐姐“的故事你们知道吧?皮的厚度你们都差不多,但这丫头有一个优点你们比不上,不随便“戴表”啊。

第三类:喜欢打点别人小报告的“刁民”。其实这类人并没有多少革命理想,就是不想让别人过得好。因为在暗处窥探、臆想,心中有很多快感。我相信他们并不能到中领馆等地方拿到什么钱,因为,这伙人在有关部门的眼中也是垃圾。告密是人类最下流的不耻行径之一,中国曾是“告密者”的天堂和乐土,如今居然香火延烧到了海外,而且还大有“燎原”之势,直闹得不少华人惶惶不可终日。在此,奉劝那些“刁民”,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干了要折寿的,也不看看是什么年代,也不瞅瞅是在哪个国家,犯得着这样吗?干啥都比这个强,不会有人小看你的。

第四类:喜欢窝里斗的社团头头。其实你们斗,我心里是很爽的,但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觉悟低。虽然你们看上去都一身正气,其实都是小人,不就是为了那个“位置“嘛。觉悟高一点、选举民主一点,不就齐活了,犯得着让我这样“别有用心的人”看你们你死我活的笑话?窝里斗受伤最重的是整个族裔的形象,请在新年里恶斗的各派能够放软姿态“和谐”了事。
  
第五类:喜欢经常去中领馆蹭饭的“各界知名人士”。温哥华吃顿饭挺贵的,但你们也不能经常到领事馆蹭。那饭虽然可口,但这个世界上免费的午餐不多。饭前总要表个什么态吧,或者发个什么言吧。大家都是各路精英,相信打工的话一小时超过10块加币,花三两个小时蹭顿饭从经济效益上来讲是不合算的。从政治角度就更不合算,吃人家的嘴软,讲话常常言不由衷,吃在肚里,噎在心里。想想吃的不是中共的党费,全部是大陆纳税人的银子。虎年如果有人带着干粮盒饭去中领馆开会的,我是举双脚赞同的。

第六类:喜欢忘记自己是拿着“六四”血卡留下来的人。忘本是最大的道德败坏,你们身上有六四死难者的血,虽然今天你们故意忽略这些,但良心不会沉默。不是说因为你们拿了血卡就一定要为那些至今还在饱受砖权者蹂躏的人呐喊,而是期待不要往这些人身上撒盐。我们这个民族不会忏悔,却容易遗忘,而且崇尚“人至贱无畏”,人一贱,就会横冲直撞,忘记了自己为什么离开,怎样才留下来的。

第七类:喜欢把毛腊肉当祖宗拜的人。认贼为父不是过错,最多算是有点变态,但拿这种变态以侨社的名义出来显摆,搞什么“拥毛晚会”这就是往广大海外华人脸上抹黑。建议温哥华的相关华人组织,以后在海外搞类似活动一定不要那么张扬,要像做贼一样偷偷地搞,因为,你们干的确实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更不要上“湘菜馆”老板娘的当,人家是商业行为,你们是政治勾当。

第八类:喜欢情绪激动动辄扛着红旗上街的愤老愤青。老同志,不要随便激动,容易得心脏病。年轻人不能声嘶力竭,爱惜身体要从娃娃抓起。前年“反脏毒反妖魔化”你们火了一把,其实,在我看来,你们也挺鬼精的,知道干啥事既可以进行行为艺术又可以获得别人的满心欢喜。只是这样的机会不多了,就是有还建议你们,先把状况搞明白,不要跟着瞎起哄。老同志更要为年轻人着想,不少娃娃还没有移民身份呢。

末了,祝“特殊人群”虎年吉祥,学走正道,不发歪财。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