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4 March 2010

评奈思比的新书《中国大趋势》

美国著名学者、被誉为当代趋势大师的约翰.奈思比(John Naisbitt),自去年在法兰克福书展推出他的中国问题新作《中国大趋势》以来,这本书的一些论点在学界引起了许多学人的关注。奈思比断言共产主义已经不能反映今日中国的社会实质,中国共产党必须要告别自己的名字,也就是说共产党已经不是共产党了。该书荣登2009中国烂书榜第三名,中国人总是不相信身边的人,却靠别人展望自己的生活,在意淫中觉得特靠谱。

奈思比还认为,自邓小平在上个世纪80 年代实行改革开放以来,在经历了30年的经改历程之后,中国正在创立自己的政治体制,他把这个政治体制称作“纵向民主”,或“垂直民主”,其结构是自上而下的指令贯彻,然后是由下而上的民众参与,类似某种上层权威与下层民众互动的新的金字塔民主制度。

对于这些论点,我们接下来会谈到。现在先来看看奈思比其人。奈思比不是书斋学者。他曾担任过白宫特别助理、泰国皇室顾问、IBM与Kodak公司高阶主管,目前在南京大学任教。他之所以被称作 “未来学家”,是因为他在1982年发表了一部一鸣惊人的书《大趋势》,随后又出版了《2000年大趋势》、《全球弔诡》、《亚洲大趋势》等分析当今世界走向的著作,因而被誉为当代趋势大师。

奈思比堪称我们这个信息时代的政治风水师。现在评价他的理论似乎为时过早。不过,他1982年发表的《大趋势》的确令人耳目一新,“大趋势”这个名词也从此伴随着奈思比的名字进入社会政治理论的视野,大有开创一种新的社会政治学理论的架势。也因为如此,奈思比的《大趋势》被视为与威廉·怀特的《组织的人》、阿尔文·托夫勒的《未来的冲击》并称“能够准确把握时代发展脉搏”的三大巨著。

另外,奈思比也是一个对政治体制沿革与变迁极有兴趣的学者。他对中国问题发生兴趣,似乎是想把中国体制的变化作为研究当代社会趋势的一个个案。从2006年起,奈思比夫妇在天津成立奈思比中国研究院,挑选28名大学生帮忙搜集、整理中国基层的信息资料,这就是《中国大趋势》这本书的材料来源。

奈思比这本书的德文版去年10月17日在法兰克福书展全球首发,中文版也已于去年底在中国大陆出版,英文版则于今年在1月在美国上市,书名全称叫做《中国大趋势:新社会的八大支柱》,从八个侧面剖析中国的发展,包括:解放思想;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的结合;规划森林,让树木自由生长;摸着石头过河;艺术与学术的萌动;融入世界;自由与公平;从奥运金牌到诺贝尔奖。

奈思比这本书的核心论点之一是中国共产党在实行经改之后,经济模式起了作用,资本主义经济改变了中国社会,由此也改变了中国政治。奈思比说,自从邓小平在1980年代发动改革以来,中国已经从共产主义转向某种形式的资本主义,这种转变也是催生新中国的因素之一。似乎资本主义在经济和社会分配领域取代毛泽东的那种带有军事配给制的原始共产主义之后,中国社会和中国共产党本身都发生了变化。

其实这个论点并不新鲜,早在中国经改第一个十年期或第二个十年期初见成效之时,西方学者中持这种预设论点的不乏其人,但很多人后来都修改了自己的看法,倾向于认为中国走的是一种资本主义加权威体制的道路,其核心仍然是由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为基础的极权体制。

但奈思比却认为,这其中有一个转换过程,即“思想解放”,其结果是中国社会有了某种自主的下层参与,也就是中国政府自上而下的指令与中国人民自下而上的参与,正在形成一种新的政治模式,称之为“纵向民主”;而支撑中国社会长治久安最重要、最微妙也是最关键的支柱,就是这种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力量的平衡。他认为,这是理解中国独特政治理念的关键。

奈思比这些论说的依据之一,似乎是认为专制上层只要在经济上创造出奇迹,给老百姓以经济上的改善和实惠,人民就顺从了当政者,无论这个体制高高在上的是什么样的制度,都可以“从底层”互动和参与了。人民成了顺民。而且,按他的说法,好像共产党采纳了马基雅维利式的实用主义,就可以创造一个和谐的民族社会。譬如他说,经济道路的探索是中国经历的大趋势,“他们采取各种各样的办法,例如免除一个时期的税收,贸易方面的特殊竞争等,看效果如何。有效的办法就坚持下去,无效的就停止,摸索着前进”。

的确,现在有一种笼统的批判模式,在批评中国的民族主义的时候,忽视了这个社会潜在的危机,包括对现行体制不满的社会力量。正因为始终存在着这样一种要求中国政治改革的社会力量,北京才会在一个经济强大的中国内部强化政权的控制,至今仍列为宪法条款的所谓“三个坚持”,就是这个制度的支柱之一。而奈思比却看不到这些,或者是看到了,但不愿意谈。至今,中国官方仍然在严厉控制宗教、司法、言论和媒体,包括对网路和信息自由的控制。

奈思比的观点正在受到中国大陆有自由精神的人士的批评。现居杭州的作家、独立撰稿人傅国涌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就这样写道:“写过《大趋势》的约翰·奈思比应中国官方之邀写了一本《中国大趋势》,拼凑出所谓的新社会“八大支柱”,特别提出了不同于“水平式民主”的“垂直式民主”,为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辩护,说白了也就是一种宣传,没有什么思想价值。作为一个外国人,站在中国的权势集团一边,振振有词地为他们的利益说话,奈思比不是六十年来第一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奈思比没有低估中国,但他低估了中国人的自由精神。他说,世界应该将中国视为一次机会:“与中国打交道,需要既竞争又合作。选择适合你自己的方法,但是要抓住中国呈现给世界的这次机会。”这些话并不错,但是认为中国社会正在走向一个“和谐社会”,共产党的专制不存在了,这是在欺骗中国老百姓。奈思比说,中国共产党必须要告别自己的名字。不错,中国共产党不仅最终要告别它的名字,还要告别它的制度。这将是历史的必然。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