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3 March 2010

民主人士对“暴力”的谬误

近年来,不论是海外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士,还是争取双普选,建立民主政制的港澳民主人士,“反对暴力革命”、“反对以暴易暴”、主张“和平、理性、非暴力”等听起来非常政治正确的话,占据着道德高地,也似乎成为一种共识,并担起“道德大旗”。而这种思维也因此被中共及土共所利用。在香港,“80后”的民主运动,稍有推撞的作为,被真正暴力的土共及亲共主流媒体“正义凛然”的标签为“暴力”;至于公民党和社民连实行“五区公投”的“起义”口号,在中共和土共眼中视之为“暴力”。一般的港澳人不知不觉被中共洗脑下,一些对西方民主国家来说是极之温和的作为,他们也马上与中共站在同一调子的,视之为“激进”和 “暴力”。

民主人士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道德大旗”有一个重要的盲点,就是面对专制政权手段维护自己的独裁统治,是否也要“和平、理性、非暴力”?按照他们的逻辑,向专制独裁作自卫反抗的是“以暴易暴”。正是“非暴力”的论调在现今民运、异议人士、甚至是港澳部分民主派人士中成为主流,变相是自我剥夺了自卫反抗的权利。难怪“非暴力”的高喊民主多年,交出是什么样成果则可想而知。而且,面对民主异见人士的“和平、理论、非暴力”,中共的态度和回答是什么? “温和、理性”的《零八宪章》发起人之一刘晓波被判刑11年,而刘晓波本人则是痛恨“以暴易暴”的。

或许不少年以“法国大革命”和包括中共在内的全世界范围的共产革命的“暴力革命”作为例子,认为用暴力推翻一个专制政权,所建立的另一个残暴的专制政权。中共就是一个例子,高举民主大旗只不过是一种手段,真目的仍是搞暴政。当然,此种情形没有错需要提防,但由此理解成为主张一定要“和平、理论、非暴力”则是大错特错。众多主张“和平、理论和非暴力”的民主人士常常忘记的是,美国的独立战争,继而立国,方式就是他们眼中的“暴力革命”建立的。

英国思想家托马斯.潘恩在其著名的《常识》指出,反对专制,包括武装反抗,是人的基本权利,这是“常识”,而《独立宣言》也明确写着:“政府企图把人民置于暴政之下时,人民就有权、也有义务推翻这样的政府。”而美国的独立战争,完完全全是武装的反抗,最后建立了自由独立的美国。转换成现在众多民主人士眼中,这就是“暴力”了。《独立宣言》的起草者、美国第三届总统也说过一句名言:“我在神的殿堂上发誓,向残害人类心灵的一切形式的暴政永远宣战。”

美国赢得独立战争后所制定的宪法上,也明文允许使用“暴力”。在美国的宪法第二修正案中写道:“人民拥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也就是说,拥有武装,就有必要时推翻暴力的“革命”的可能。因此尽管在美国发生了不少枪击案(中共及港澳亲共主流媒体当然如获至宝的进行负面宣传),但是美国基于对政府的不信任感,以及防止美国走向暴君之路,大多数仍支持拥有持枪这个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直至现在美国有3亿人口,民间有2亿5千万枪支,几乎是人手一枪。

还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独立战争后,并没有打着民主的旗号,不论是《独立宣言》和立国后所制定的美国宪法,均没有“民主”的字眼,但是仅200多年内却成为国际举足轻重的自由民主国家。这其实归功于美国先贤们的长远眼光,因为美国先贤认识到,民众既有自卫及武力反抗暴政的权利,同是提防以“民主”为名行暴政之实。“法国大革命”是一个典型。现在不少专制独裁国家就是打着“人民”、“民主”的旗号。总而言之,面对专制暴政,打着“民主”旗号但建立另一专制暴政的意图当然要防范,但是有自卫、起义和武力反抗暴政的权利也是必要的。换句说话来说,现在许多众多民主人士显然不明白这一点,而且也没有认清“非暴力” 其实就是剥夺自卫反抗的基本权利。

由于民主人士的主流诉求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理所当然的方法是充当“谏臣”的角色了。最典型的就是《零八宪章》,《零八宪章》内容没有错是合情合理,但是只不过是“温和、理性”的请共产党修宪而已,而不是彻底否认中共所制定的整个宪法。中共是否被刘晓波等《零八宪章》这“谏言”所感动?当然没有,结果刘晓波因《零八宪章》的“谏言”被判刑11年。这说明了什么?其一,是主张“非暴力”的民主人士,对于中共的本质仍没有清晰的认知;其二,也是最重要的,“谏臣文化”在中国的毒素与“奴性文化”同样猛烈,也是渗入每个中国人的基因,《零八宪章》是一个典型,认为这“谏言”能“感动”中共政权。换言之, “谏臣们”对中共仍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亦即期望中共会变好,进行体制改革,光着身子的皇帝是可以悄悄的穿上衣服的。这情形同样发生在港澳身上,不少民主派人士仍幻想能与中共谈判、陈情,令中共让港澳举行真正的双普选。笔者认为,由于“谏臣文化”的毒素太深,加上“非暴力”的主张,向中共“进谏”的方式肯定会重重覆琼的上演下去,但结果都是一样的,以失败告终。

“非暴力”主张造成另一个结果,就是对有意以武器对暴力政权进行反抗或自卫造成致命的一击,降低他们的反抗意愿,变相为独裁者觉得根本没有什么威胁可言。中共认为结束一党专政等于颠覆革命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可是“非暴力”主张推翻共产专制等于“暴力革命”,则根本是与中共走在同一条路子上!既然连武力反抗暴力政权也反对,因而也使不少人再不敢抗暴。也因为如此,还不如选择唯唯诺诺的做一个奴才算了。再加上中国大陆(甚至不少港澳人)的奴性基因实在太深,因而使“奴性文化”始终挥之不去,真正民主自由之路遥遥无期。

至于有不少主张“非暴力”的民主人士以甘地、马丁.路德金为例,证明“非暴力”这个“高级”的理论是成功的。可是他们忘记了,甘地、马丁.路德金面对的是民主国家,而自己面对的是独裁暴力政权。看看达赖喇嘛高喊半个世纪多的“非暴力”主张,有什么实际进展可言?事实上,面对独裁暴政,人们有武力反抗、起义和自卫的权利。但是现在中国大陆甚至是港澳的问题是,深入根髓的“奴性文化”,以及主张“非暴力”、幻想与中共“良性互动”,从而使中共“改良”、“变好”的“谏臣文化”的双重效应,大大削弱人们推翻中共的勇气、锐气和决心,致使以武力结束中共暴政的声音和实际行动弱小得非常可怜,并且迅速遭到主张“非暴力”人士的排斥。难怪中共政权至今仍非常牢固,怎么推也推不倒了。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