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8 March 2010

中国人大代表咋就没西方国会议员辛苦呢?

目前中共的两会正在北京肃杀的气氛中进行着,而中国老百姓对此早已是漠不关心,“你开你的会,我过我的日子”;就连交通深受其影响的北京人也没了什么脾气。不过,今年2千多名人大代表人手一台电脑的新闻还是让很多平民百姓发了些许感慨。在许多人眼中,人大代表不仅是权势的代名词,而且还是诸多利益的获取者,当然前提是他们“要听党的话”。

很多人不了解的是,在中国,当人大代表并不是件辛苦的事情。尽管根据中国宪法,人大代表理应是人民意志的代表,需要选举产生;但众所周知,各级人大代表候选人是由中共各级组织部门推荐的,并经党委领导批准后,由基层党组织严密监管选举全过程,以确保组织推荐的候选人高票当选。此外,根据有关法律,人大代表无须和选民见面,无须征求选民的意见,也不能在媒体上公布自己的主张,而且无须向选民汇报自己的履职情况。

从这个选举过程和要求看,人大代表不了解民众的需要,很多民众对人大代表也是一无所知。人大代表需要负责的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党组织,至于选民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想一想,同西方国家那些绞尽脑汁讨好选民、辛苦奔波的议员们相比,这样的人大代表做起来不轻松吗?(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和西方的议会制并不是一回事,但还是有一些可比性)

几个月前,德国大选,各党使尽浑身解数在各个城市、乡镇向选民推荐自己。德国的选举比较复杂,先由选民大选投票选出议员,再根据联邦议会得票多寡,由政党联盟选举产生总理和内阁成员,而选民选举议员是最为重要的一环。记得当时,贴着候选人照片的大幅展板随处可见,信箱里也会时不时塞有各党派活动的通知,一些城市中心广场上还有候选人的即兴演讲。电视上,党派间的政策辩论,对于各候选人、议员的评论节目轮番轰炸。一个感觉就是:从政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若要获得权力,首先要想法设法获得选民的支持。

以前也曾听美国朋友说过,在美国竞选国会议员和总统都是很耗精力的事情。美国人关心政治的人并不多,选民参选率通常在40%左右。如何让选民认识自己,每个候选人是各显其能。有上门自我推销的,有做巡回演讲的,有靠媒体炒作的,反正是十分热闹。

想必大家对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竞选时的巡回演讲还有印象吧。说一个大家不知道的故事:以前弗吉尼亚西部选区的一位众议员为寻求连任,提出了“与每一位选民握手”的口号。一天,他爬了好几个小时的山路,来到一个居民区。在一个农家的门口,他看见一个老太太在劈柴火。为了讨好她,议员大人就赶紧过去,作了一番自我介绍,然后接过斧头,给老太太劈了一大堆柴禾。他想这下子老太太的这张选票非他莫属了。可是当他走进厨房时,竟然发现自己的竞争对手正在给老太太做黄油。如此辛苦的中国人大代表,中国老百姓何曾见过?

而辛辛苦苦竞选成功的西方国会议员们也并不轻松,很多国家法律规定,议员不能同时在行政部门任职。比如,不能既是市长,又是议员。因为行政部门代表的是政府,而议员代表的是民众。所以,国会议员没有业余的,都是专职的,在任期内拿工资。工作就是全职服务民众,代表民众,在国家立法中辩论、讨论、表决。国会议员都配有办公室,民众可以上门、寄信、打电话、发邮件反映情况,提出批评和建议,而议员们对此都要有所答覆。此外,国会议员在国会大厦开会期间,民众可以去旁听或者在外抗议。反观中国的人大代表,有多少人是在政府工作?有多少人有自己的专职办公室来接待民众?有多少人愿意接受民众的投诉并助其进行解决?

追根溯源,导致中国的人大代表们如此轻松的原因在于中共的一党专政。这种政治体制决定了成为人大代表的绝大多数是可以体现党的意志之人。以2004年河北省全国人大代表构成为例,中共党员占70%,体制内官员占70%,其余的 30%或者是借权势发财的富商,或者是没什么文化的劳模。如此代表反映的又怎能是公众的利益?因此有人称人大代表是“党大代表”也不为过。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