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 May 2010

变相"公投"与"公投"变相

离补选立法会五位辞职议员空缺的日子渐近。对这件史无前例的事件,香港社会喝采的大有,喊打的大有,不喝倒采也不喝顺采的也大有,而声大夹恶喊打的都是非富则贵的"大粒佬"。这是香港特色之一。

香港的"史无前例"大大触痛了北京的神经。于是,香港土共仰承北京主子喊打──把并无法律含义的变相公投补选变相为向北京统治权威的挑战。

有望升为最高国家领导人之一的习近平,曾在曲终人散的两会上针对"变相公投"开金口:"认真贯彻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即要维护香港的社会经济制度和高度自治,又要尊重国家实施的社会主义制度,坚定维护主权统治和安全,切实保证中央行使依法享有的权力。"京大人说得够耸人听闻,好像变相的公投动摇了一国两制,威胁中共对香港的主权。

中共金字塔上的顶尖人物胡锦涛,对港人代表传旨:"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切实有效改善民生,循序渐进推进民主,包容共济促进和谐。"

包容共济,听起来够和谐。透过现象看本质,包容包容,外包而内不容。京大人包容其外,仇恨其内,挂的和谐牌子,卖的阳谋货色。对付区区立法会补选,除了没有动用天安门曾经动用过的坦克,几乎动用了所有的政治资源。这样小题大做的政治围剿,哪里有半点包容之心?

港共或京大人喊打的主要论据是"变相公投"违反了基本法。

日前公民党、社民连派发"五一六通知",向香港市民宣传"公投"政治理念,声称"公投"并无违宪。其实,真正违宪者正是指责"变相公投"违宪的京大人。

激起"变相公投"的终极原因,是港人要在二○一二年落实双普选。基本法清楚写明,香港回归十年之后,由港人实现双普选。可是中共在十年未到之期,就由中联办的一位要人出口术,说香港实现双普选的条件还没有成熟。究竟到什么时候才算成熟?该要人顾左右而言他。成熟的标准由京大人来定,弦外之音,香港的双普选无限期押后。

基本法没有规定公投不公投这条,这可以说是法律灰色地带。灰色地带,就是双向桥。您可以过到桥去,俺也可以过到桥来。法律规定了的是独木桥,只可以单向走;是双向桥的,凭什么不准人过桥?

矫枉必须过正,没有"变相公投"之过正,延迟到二○一七年的特首普选、二○二○年的立法会普选,说不定还要推到三○一七年和三○二○年(那时,共产党还存在吗?)。搞"变相公投"的"矫枉过正",七、八年之后的双普选或者有些盼头。

公、社两党派发的"五·一六通知"说:"五位议员辞职以促成变相公投,实在负上沉重的代价。他们辞去议席后,每人即时失去四十多万元的约满酬金,每人每月失去七万元薪津及十三万元实报实销津贴,还要筹措五区公投运动经费及选举开支。负上如此沉重的代价完全是为了以个人牺牲启动新民主运动,以公投换取公义!"

小时听长辈说过《增广贤文》:"休别有鱼处,莫恋浅滩头。"立法会议员的薪水、津贴可说是比较丰厚,立法会是一个"有鱼的好码头",不是"浅滩头"。鲁迅说过:"曾经阔气的要复古,正在阔气的要保持现状,未曾阔气的要革命。"五子贵为立法会议员,正在阔气着,不仅不与众人争北京的"红顶子",而且还要放弃"好码头",他们没有为既得利益或攫取更多的既得利益而让香港的不民主政制保持现状,是好汉子也,有良知的港人应该为他们喝采和支持!

返回顶部(Back to the top)

1 comment: